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西班牙大选脱欧第一块多米诺

出处:国际新闻 作者:记者 陶凤 初晓彤 网编:王诗文 2016-06-28

8

英国脱欧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欧盟迎来又一场政治变革节点。从去年底第一次议会选举至今,西班牙国内各政党藩镇割据,冗长的政党内斗令西班牙不得不举行第二次选举。这一次,在外界对英国退欧作用的疑虑中,人民党虽暂且保住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但退欧却向西班牙的下一场政治僵局扔进了一颗祸福未知的石子。

历史重演

上周日,西班牙举行半年以来的第二次议会选举,超过3650万西班牙选民参与投票,决定350个众议院席位和208个参议院席位的归属。

计票结果于当日晚间出炉。其中,执政党人民党获得32.95%的得票率,比上次选举提高4个百分点,预计将在议会获得137席。工人社会党则凭借22.77%的得票率维持了议会第二大党的地位,预计将在议会获得85席。此外,两个新兴政党“我们可以”党和公民党则分别获得21.77%和13.05%的得票率排名第三、第四位,预计将在议会获得71席和32席。

然而,由于人民党依然没能达到176席的绝对多数,因此难以单独执政,仍需与其他党派协商以期联合执政。

人们发现,这次选举更像是上一次的“重现”。在去年12月20日举行的西班牙议会选举中,人民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未能取得执政需要的绝对多数。经过长达数月的协商,各大党派未能就组建联合政府达成一致。因此今年5月,西班牙决定本月再次举行议会选举,只不过结果仍没得到实质性改变。

不得不说,虽然保住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人民党或许也很难开心起来。分析认为,没能获得半数席位意味着第三轮大选很可能将不可避免;届时,西班牙大选或将呈现历史不断重演的“死循环”。

理性上风

不管怎么说,人民党终究还是保持住了优势。在本次选举前,有分析曾担心英国退欧所起到的“模范”作用以及对欧洲大陆产生的政治风险恶化,或令反对党因此受益,进而威胁人民党地位。

但最终结果证明,人民党成为惟一一个较上次选举席位增加的主要党派,这也使那些借助多年经济衰退及公众对主要党派腐败丑闻的愤怒而崛起的新党派实力受到削弱。

对此,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党之所以能在英国退欧的作用下维持议会席位上的多数优势,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随英国退欧而来的经济冲击令欧洲股市大跌,人们此时更需要一个能“镇住场”的有力政党;其二,英国退欧令西班牙选民意识到选票不是玩笑,同时看到政局安定的好处,因而在投票问题上更趋谨慎。

此外丁纯指出,尽管欧洲的极端势力在英国退欧公投后受到一定程度的刺激,但需要注意到,极端政党事实上在欧洲从未占据过主导地位。“由于难民和恐怖袭击等问题的不断发酵,选民的确出现过借由支持极端政党以获得关注并表达不满的现象,但选民的这种情绪终会归于理性。”

扎实应对

目前,是否因为英国退欧而导致选民不再任性地“以偏概全”尚是未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英国退欧后的不确定性,以及退欧风潮席卷欧洲所造成的慌乱给西班牙政坛带来了压力。

西班牙现在已进入幕后协商阶段,人们正在猜测西班牙将选择眼前的哪一条路:组建执政联盟,还是胶着半年后再进行第三次选举。不过如今看来,英国退欧的压力更可能促使过去一盘散沙的各政党迅速达成一致。

可以推测,西班牙组建政府的选项包括:人民党与新晋党派公民党达成中间偏右结盟协议,人民党与社会党组建德国式的执政联盟,或者人民党自己组建少数政府。人民党必须从中择一,否则将面临未来几个月的谈判继续。

上周日晚间,西班牙人民党党魁兼临时首相拉霍伊在马德里对人民党总部外欢呼的数百名支持者表示,“我们赢得了选举,我们赢得了执政的权力”。事实上,过去数年间,拉霍伊的人民党带领西班牙经济成功走出衰退实现复苏,成为欧元区经济增速表现最强的国家之一,但同时该党所主张的紧缩财政政策也导致了选票的损失。

英国公投结果公布之后,避险需求令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上周五大幅飙升,西债和德债的溢价也扩至2014年以来最大值。对于英国退欧给本国带来的影响,拉霍伊在选举后表示,若是数年前,英国脱欧的类似事件可能会令西班牙陷入危机,但以现时扎实的经济基础,西班牙已准备好承受英国脱欧带来的冲击。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初晓彤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