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专题

一个“国”字头文化机构的真相

出处:文化创意产业周刊 作者:卢扬,郑蕊 网编:周珂言 2015-07-31

 

res02_attpic_brief

 

自小品《木兰从军》播出以来,娱乐大众的效果远不及引发的争议热闹。就在外界对于演员贾玲丑化木兰形象该不该向公众道歉一事争论得越发激烈之时,一个名为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组织意外地走入了大众视野。北京商报记者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这样一个挂着“国”字头,看似专业的研究组织,却有着不为外界所知的一面 。

记者调查

办公时间竟大门紧闭

为了一探究竟,北京商报调查小组在工作日的10时,亲自到访位于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的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

让北京商报记者意想不到的是,该研究中心绿色的铁皮推拉门紧锁,门闩更是已经锈迹斑斑,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办公室内漆黑一片。若不是大门正上方挂着的牌子,很难让人联想到眼前两扇斑驳的铁门后,正是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办公场所。

据一位清洁人员透露:“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一个多月了,在此期间就从来没有看到这扇门打开过。”

通过查询公开资料得知,2007年5月,虞城县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木兰之乡” ,同时被批准挂牌成立“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并于同年11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了挂牌仪式。为了获得更多信息,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

但是,由于研究中心大门紧闭,无法在现场联系到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此外也没有找到该中心的官方网站,“114”也查询不到该研究中心的电话,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随即联系到虞城县文化局,但工作人员表示研究中心是一个民间机构,未获得政府拨款,只提供了木兰祠管理人员的联系方式,而该管理人员表示自己并不了解研究中心的具体情况。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致电虞城县政府办公室,终于获得研究中心主任宋成树的联系方式,可屡次拨打电话均未获得对方回应。

多方咨询

成员以离退休干部为主

由于无法直接与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进行沟通,为了能进一步了解该研究中心的具体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当初批准研究中心成立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但其工作人员表示,该研究中心不归自己管辖,对方具体做过哪些研究工作也无需向自己报备,因此对这方面的情况并不了解。

而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则透露,该研究中心的成员由离退休干部和一些专家学者组成,主要任务是研究木兰文化,目前已经有一些研究成果,但具体内容并不清楚。

通过大量查询历年研究中心的相关信息发现,宋成树曾公开表示,该研究中心自2007年成立以来,搜集、整理有关史料近200万字,多次组织了全国性的研讨会,并撰写了《木兰传》、《虞国史话》等多部著作,还协助有关部门拍摄了7部有关木兰的专题片。

此外,宋成树还表示,该研究中心的专家学者还行程上万公里,走遍了全国有花木兰传说的地方,经过实地研究、考证,出版了《木兰其人考辩》专著,对木兰传说、木兰精神进行了进一步研究、阐述,而该中心撰写的4部《木兰文化大观》也即将出版。

为了证明该内容的真实性,北京商报记者搜寻其言论中提到的著作,发现只有孔夫子旧书网上有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分别在2009年和2013年出版的《虞国史话》、《木兰传》和《木兰其人考辩》,作者一栏中均有宋成树的名字,但这些书在河南人民出版社官网上提供的于2013年11月6日创建的全书目名单中却没有其身影。

业内质疑

国字头机构水分很大

“中国”一词较为特殊,在大多数人看来,如若企事业单位或是社会组织使用该词就代表着政府、国家,甚至其就是政府,其行为就是政府或国家行为。为了避免误会的发生,国务院办公厅此前曾下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公司名称冠以”中国”等字样问题通知》,其中规定除国务院决定设立的公司外,其他新设立的公司(包括各类经济实体)一律不得在名称中冠以“中国”、“中华”、“全国”、“国家”等字样。而针对社会组织名称的相关法规政策中也提到全国性社会团体名称可以冠以“中国”、“全国”、“中华”等字样,但须按照有关规定经过批准。

而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使用了“中国”一词,让人第一反映为这是一个国家级或是全国性的研究中心。但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在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主办的中国社会组织网以及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均未查询到该研究中心的信息,此外在河南省企事业单位信息网中也没有查到相关信息。

鉴于此种情况,很多业内人士对该研究中心的权威性产生质疑。而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这类研究中心很多,也对外介绍自己做过并去过哪些地方进行了研究考察,看起来名头很大,但其实这类协会的成立因为离退休干部或是一些专家对该文化有共同的兴趣,然后一拍即合,建成了一个与兴趣小组性质相类似的协会或研究中心,大家有空闲时间就聚在一起聊聊天,谈谈自己的想法,或是去某个地方转一转,真正能专业并专心从事研究的很少,几乎可以算是没有。

民众呼吁

应对类似协会加强监管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所在地虞城以“花木兰之乡”作为自己的特色代表,据公开资料显示,虞城曾在2013年举办第六届木兰文化节,并成功签约投资项目40个,签约资金203亿元,使得该地区的经济直接与木兰文化产生联系。对此,业内人士纷纷怀疑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斥责存在极大的炒作嫌疑。

就在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公开斥责贾玲丑化花木兰形象之后,网友们质疑该研究中心的声音不断,更有网友在网上留言,既然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都发声要求道歉了,那妖协也要求《捉妖记》道歉,煎饼协会要求《煎饼侠》道歉。

尽管网友们的留言存在恶搞的成分,但目前我国确实还有一些平时人们很少听说其名字的协会,比如经山西省民政厅批准设立的关公文化研究会,或是位于河南省泌阳县,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牌的盘古文化研究中心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相关协会本应是通过对文化的研究起到促进和发展的作用,但目前对协会的管理较于松散,难免会发生非专业协会打着旗号进行炒作,甚至从中牟利的事件,这样反而会给文化研究带来负面影响。为了让文化研究更加专业,并具有权威性,应对协会的设立进行相关的规定,避免问题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