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卢拉易归 辉煌难再

出处:国际新闻 作者:刘佳 赵毅波 网编: 2014-06-20

 

2010年4月14日,巴西圣保罗,时任总统卢拉出席巴西钢会议开幕仪式。

 

17日,巴西福塔莱萨市,就在巴西0:0战平墨西哥的几小时前,数百人用石块作为武器和装备催泪瓦斯、橡胶弹和水炮的警方发生冲突。街头抗议与球场激战交相辉映,桑巴王国正在给全世界奉上不一般的“冰与火之歌”:一切都在不断提醒巴西的政治家,准备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是比看球赛更为重要的日程。

巴西媒体本月的一项民调显示,前总统卢拉目前是最具竞争力的总统候选人,支持率高达44%;罗塞夫只得到了34%的得票率。在今年的大选中,巴西人或许将用选票表达他们对卢拉时代的怀念。

政治资本雄厚的前总统

“卢拉这么高的支持率也是其个人魅力的体现,拉美地区克里斯玛型的领导人都是比较受欢迎的”,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社会文化室副主任郭存海说,而且卢拉是工人领袖,巴西穷人比较多,受穷人拥护。

卢拉不仅让数千万巴西人摆脱贫困,还因调解委内瑞拉与哥伦比亚的冲突,呼吁国际政治经济制度改革以及与中国领导人的良好关系而蜚声在外。他被称为巴西之子,带领巴西成为金砖国家。即使在卸任时,卢拉依然拥有近九成的支持率。也正是出于对卢拉的信任,巴西人将选票投给了他推荐的罗塞夫。

郭存海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在外界眼中,卢拉和查韦斯等人不同,他是温和民主派,是左右两派都能接受的人物。所以直到他卸任时支持率仍很高。

卢拉留给罗塞夫的是一个崛起中的新兴大国:2010年巴西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5%,创25年最高,巴西经济总量正在冲刺全球五强。2016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和2014年世界杯的承办权相继收入囊中,巴西在全球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大宗商品繁荣的顺风车

现在的罗塞夫已经掌舵巴西三年半,但与卢拉相比,罗塞夫的执政成绩单看上去的确不那么光鲜:2011-2013年,巴西经济增长大幅回落,分别仅有2.7%、0.9%和2.3%,今年一季度增长仅为0.2%,即使在拉美地区也处于低位;出口连续三年下滑,经常账户逆差持续扩大,今年一季度经常账户更是创有记录以来最高;高达6%的通胀水平更是让民众苦不堪言。

对于这一困难局面的由来,即使有人归咎于罗塞夫对民众的慷慨许诺,但主流观点仍然承认罗塞夫所面临的是一个比卢拉更为艰难的外部条件,而巴西经济的增长对国际条件有着严苛要求。

“由于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罗塞夫执政这几年所面临的国际经济环境是不利的,因而困难也比较多”,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秘书长周志伟称。

某种意义上说,卢拉执政八年搭了大宗商品繁荣的顺风车。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带动国际大宗商品需求和价格上行,巴西出口获益匪浅。以2010年巴西出口为例,仅矿产品一项占比就达25.5%。而巴西在金融危机后的逆势增长不乏国际资本投机的因素,巴西正是这些热钱在发达国家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后四处寻觅的靶场。

铁娘子的强硬改革

而罗塞夫的运气没那么好。事实也证明,在金融危机三年后,中国的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而发达国家趋于收紧货币政策之时,巴西经济真正的困难时刻到来了。一些媒体以灰暗的经济数据“认定”罗塞夫“无能”,有失公允。周志伟说,“从卢拉到罗塞夫,巴西劳工党的政策是延续性的,但由于面临的经济困难更多,因而公共资源的供给势必受到影响”。

不仅如此,长期以来政策、资本、劳动力过度向资源开采、加工等行业投入,巴西制造业因成本不断上升而日渐萎缩。2012年,巴西制造业产值仅占GDP总量的13%。此外,大宗商品繁荣的假象也掩盖了制度缺陷。以知识产权为例,在巴西,产品要完成知识产权注册需等候十年,相当于美国的4倍、中国的6倍。

此外,卢拉时代巴西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约4000万人成为新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需要教育资源等公共服务,故而反对将大笔资金投入世界杯。

铁娘子没有向现实低头。周志伟强调,罗塞夫事实上在很多方面是强于卢拉的,比如税收改革、惩处政治腐败、改善投资环境、促进企业创新等多方面。罗塞夫是一个敢于触碰问题、解决问题的人。周志伟说,“因为这些问题有着历史根源,不可能在短期之内解决,但不能因此否认罗塞夫的决心”。

回不去的卢拉时代

虽然外界对卢拉重返政坛呼声很高,但卢拉本人的态度则颇显暧昧。2012年5月卢拉表示,如果需要阻止主要在野党重新当政,他或许会再次竞选总统。但卢拉对于参选所做最积极的表态也不过如此。卢拉一年后称,不希望看到有人把自己当做罗塞夫失败后的“保险”,“喊出‘回来,卢拉’口号的人不是愚蠢就是天真”。

对于民众的殷切希望,执政党内部团结对卢拉来说仍很重要。但他也并未直接否认参选的可能性。卢拉或许在等待,日益临近的大选带来的压力势必迫使执政党内部发生变化。

郭存海指出,卢拉如果参选,他面临的挑战和罗塞夫并无不同,第一是增长困境,第二则是中产阶级的抗议。

“不管下一任总统是卢拉还是罗塞夫,巴西现在需要的不是延续,而是改变”,郭存海说。

北京商报记者 刘佳 实习生 赵毅波/文

CFP/图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