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银行理财频道

“狂飙”的信用卡代还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北京商报金融调查小组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23-03-15

沉寂许久,信用卡代还的“妖风”又再次刮了起来。自1985年第一张信用卡诞生以来,信用卡在我国推广的时间也已走过了30多年,依托生活品质和消费升级不断提升的时代契机,持有信用卡的人数不断攀升,“零”信用卡的人越来越少。

刷卡消费固然痛快,但随之带来的逾期、债务问题也难以避免。在利益的驱动下,信用卡代还市场应运而生,一波人打着“摆脱信用卡债务、帮你轻松上岸”的口号“踏浪”入场,想从中分一杯羹;也有一波人利欲熏心,打着代还的旗号行诱导、诈骗之实,欲将持卡人拉入深坑。

虽然“一个代还平台活不过三年”已成为行业铁律,但纵使清退又如何?关停又如何?这场灰色交易依旧在“地下”不断复苏,且狂飙得更加凶猛。

图片来源:北京商报

复苏:有市场就能活

每天早晨7点,鸿伟(化名)都会准时打开手机翻看前一天未回复完毕的信息,最近,他刚把微信背景换成主营业务介绍图,准备大干特干,而他做的业务就是信用卡代还。

信用卡代还这个词,或许听着很陌生,但已在行业存在许久。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为私人代还,一些“中间商”通过小广告联系到有需求的持卡人,用自有资金帮助持卡人还款,然后再提供POS机让持卡人将已还入的资金进行“套现”,用来偿清“中间商”的欠款。

另一种则为平台代还,当临近账单日,持卡人只要在卡里留一部分资金便可,然后通过代还平台用消费模式将剩余资金反复刷出还进,重复多次就可以达到还清账单的目的。

依托于持卡者消费信贷观念的日益普及、卡均透支额的增长,信用卡代还市场发展火热,为了从中获利,不断有“中间商”入场,为持卡人提供代还服务。不过,由于这类行为不受法律保护,且极有可能存在诈骗风险,为了保护持卡人资金安全,2022年中,监管、银行纷纷“出手”限制非本人还款、对信用卡还款通道风控手段进行升级,一时间,信用卡代还市场受到不小冲击,“中间商”萌生退意,代还平台App关停成为常态。

尽管已被认定违规,但2023年疫情管控政策优化、消费需求激增,也让信用卡代还市场再次复燃。“卡内5%余额就能全额还清账单、信用卡额度任意支配、缓解资金压力解放双手。”在鸿伟看来,信用卡代还的生意无论何时都不会“哑火”,虽然生命周期超过3年的平台寥寥无几,但换个“马甲”,改名后再出发也未尝不可。

“专业还卡养卡”“智能还款弥补POS机解决不了的问题”“月工资不够还信用卡找我”,不到10分钟的时间,鸿伟快速编辑好文案发在朋友圈里,下一步他只需要等待客户上门便可。

从调研、考察,再到上线、宣传……有还款需求信用卡代还就有市场。持卡人扩大的衍生需求让谋利者不断入场,和无数“中间商”一样,蛋壳(化名)最近也抛弃了之前已经关停的平台,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个新的信用卡代还App,起因是最近她接到了不少客户的反馈称需要代还服务,和以往接触的老平台不同,蛋壳最近接触的新平台功能设置得更加齐全,除了可以自定义设置还款计划外,还能自行选择签约通道。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咨询顾问苏筱芮表示,信用卡代还市场屡屡复苏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从需求侧看,信用卡还款需求持续存在,并且由于近年来宏观经济等因素,导致此类需求处于上升阶段;而从供给侧看,代还业务存在已久并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链条,他们具备专业话术和操作流程,甚至通过前期的各类“经验总结”,采取了更加隐蔽的方式进行获客。

狂飙:代还背后的秘密

消费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消费升级的不断创新催生着持卡人对信用卡的需求,信用卡代还平台也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更新迭代。北京商报记者随机注册多个新上线的信用卡代还App后发现,与老平台相似的一点是注册成功后的第一步,持卡人便要进行实名认证,上传身份证信息,随后才可以进行下一步操作;不同的一点是,代还方式的优化完善。

以蛋壳推销代理的代还App为例,注册成功后,持卡人便可以选择各类签约通道,小额代还通道的交易限额为50-1000元/笔,费率为0.66%;优质通道有两种,专门为大额信用卡提供还款服务,交易限额为50-2万元/笔,费率均为0.76%。签约通道后,持卡人便可以根据还款计划设置还款周期,以还款1万元为例,可设置的还款周期为3-11天。“这都是平台优化后的新功能,客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蛋壳介绍称。

而对于李施(化名)来说,他的抱负远不是靠营销代还App赚钱,在平台推广的过程中,他依旧喊着“一起做代理推广赚分润”的噱头招揽持卡人,也将“裂变”拉人头营销玩得更加娴熟。以前直推3人才可以做VIP,现在直推1人就可以成为VIP代理,每人刷卡金额达到1万元可拿到5元/人的奖励;直推10人就可以成为代理商,每人刷卡金额达到1万元可拿到10元/人的奖励;直推50人就可以成为区代理,每人刷卡金额达到1万元可拿到20元/人的奖励。“裂变”人数越多,拿到的分润也越多,而对于如何规定设置的分润费率,李施却讳莫如深,他直言:“我也不清楚,都是上面规定的。”

若说信用卡代还App还款、直推的费率“透明”可见,还有另一种隐藏的灰色收入则让信用卡“中间商”们赚得盆满钵满。入行近7年的任俊(化名)最近准备再次拿起手头的生意,为持卡人提供信用卡代还服务,与平台模式不同,任俊是一位私人代还“中间商”。

私人代还“中间商”的身份大多为自然人,还款资金来源也多为自有资金。去年,在严打之下,信用卡代还市场被围堵,客户一时间消失无踪,任俊本打算就此“金盆洗手”,但今年以来,持卡人代还需求的增加,让他再次入局。“最近一个月前来咨询还款的持卡人越来越多。”任俊盘算着将费率从4%调高至6%左右,以代还1万元为例,每还一笔,他都要向持卡人收取600元服务费,生意好的时候,月入过万也轻轻松松。

私人“中间商”从中操作的信用卡代还模式并没有统一标准,收费也是自行决定,可操作空间大。为了揽客,任俊还同时为持卡人提供“养卡套现”的配套服务,表达了想要套现的需求不到3天,北京商报记者就收到了他寄来的刷卡机具,想要使用POS机,持卡人需要先缴纳198元激活机器,以刷卡5万元为例,每刷一笔的手续费为300元。

信用卡代还平台猖獗,点燃了信用卡“倒卡”“养卡”大军的热情,然而,代还之后,持卡人除了原本需要归还的债务,还会每月背上一笔服务费支出,循环的账单并不能减轻债务压力。

套路:骗子鱼目混珠

一边是长期以来潜伏地下的“灰色套路”难禁,另一边则是不法分子伺机出动谋取钱财。刘力(化名)就是一名受害者,前段时间,他闲来无事在浏览网页时发现了一个点赞送福利的活动,操作非常简单,只要看视频点赞即可,点赞一条返现6元,但这个福利每个人只能做5单,玩了一段时间后,刘力想拿到更多福利,便添加工作人员联系方式询问。

工作人员告诉他,第一个福利做完后就要升级为第二个福利,一个任务可以返现12元,要求便是在平台上做信用卡代还业务,从他晒出的截图信息来看,这是一个助还信用卡的平台,平台上清晰地写着“某某代还尾号1296中国银行信用卡”“某某代还尾号9658交通银行信用卡”。

一听有福利可拿,刘力十分心动,便开始在平台上充值做起了任务,起初他充值600元资金后就开始了代还操作,每天最多可以替15个人还款,代还一个人的佣金是10元,充值的代还金额越高,佣金也就越高。起初,刘力通过代还操作三小时挣了200多元,但第二天想再次登录软件时却发现软件已被冻结,无法登录。

“直到接到反诈中心来电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刘力回忆道。也有不少持卡人遇到了一样的套路,诈骗的方式也是大同小异,有的持卡人同样是充值之后发现平台无法使用,有的持卡人遇到的情况为平台一再让补齐代还资金,否则无法提款,但充值之后却发现平台“跑路”,无影无踪。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处费”,所有高额报酬的背后都有可能是陷阱。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疫情的三年间,很多持卡人收入受到影响,此外,随着近期房地产市场回暖,购房者通过信用卡短期借贷的需求也在增加。当然也有一部分用户信用卡管理过于混乱,也形成了信用卡代还的需求。监管已经明确表示信用卡代还违规,容易被洗钱和跑分平台利用,且信用卡代还也会和套现相结合,导致持卡人资金受损、征信受损后信用卡被冻结、个人信息泄露,还容易让持卡人养成不良的超前消费习惯。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悦提醒持卡人,由于监管打击,目前市场上的代还App比较混乱,通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对用户来说实际上没有任何保障。平台通过反复消费、还款进行代还操作,容易被银行风控拦截,甚至降额封卡。用户在进行代还操作时,需要填写详细资料,包括身份证、护照、社保、信用卡等个人信息,甚至还要提供CVV码等核心资料,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这些信息被平台掌握后,极有可能引起信用卡盗刷或将个人信息用于其他非法渠道。对个人代还的兼职者而言,还可能出现持卡人不偿还资金、收益无法提现等风险,甚至可能掉入“帮忙代还信用卡领高额佣金,刷单返利”的诈骗陷阱。

严打:从源头“封杀”堵截

信用卡代还,这一走在灰色地带的产物光怪陆离的背后,是“中间商”利欲熏心急于捞钱的现状,而在银行、监管的严控之下,这一灰产势必也难以长远。

对于信用卡代还行为,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曾发布公告称,信用卡代偿和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业务模式,涉及信用卡违规套现、平台收取高额费用、用户信用卡信息安全等问题,潜在风险值得关注。报告指出,违规代偿平台运营模式基本包括三种,套现贷模式、平台代偿模式及信用卡套现模式。其中信用卡套现模式,实际上就是用户有多张信用卡,利用信用卡刷卡消费存在免息期的特点,循环刷多张卡来维持免息借款。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银行从业人士也提到代还平台存在的风险。一位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表示,一年12期账单中有10期以上账单都是他人代还,这类就属于异常行为,银行一直以来对信用卡代还行为都是处于严打状态,若监测到此类行为,将对持卡人进行降额封卡处理。

“信用卡违规代还需要从源头制止。”另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目前,我行已经加强了对信用卡用户的信用风险与欺诈风险的预防和判断,从信用审核、风险预测、风险追踪等全流程监测可能存在的违规风险。”

“此类代还行为存在的风险,从持卡人角度可能会存在个人隐私信息泄露的风险。”在苏筱芮看来,个人信息可能会被私人代还或平台代还的相关人员转卖或非法使用,此外高昂的费用也会进一步加剧持卡人财务负担,建议后续从代还平台的根源入手,例如,对专门为代还平台提供App建设的系统服务商进行打击,对屡次、多年违规从事代还业务的人员进行相应处罚。

银行层面,北京银保监局此前发布的《关于加强信用卡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通知》一文也提到,银行应对引流平台的资质进行审查,不得与现金贷类、信用卡代还类、具有养卡套现等负面信息或功能的平台合作。银行应对互联网平台宣传文案的合规性进行审查,不得以高授信额度诱导消费者办卡。

正如王蓬博所言,最主要的还是要管控好还款渠道,行与行之间做好信息互通,并且对持卡人信息以及是否通过代还平台还款都进行监控,一旦发现可随时处置,在业务发展和合规管控之间能够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王德悦也持有同样看法,在他看来,这些标注着安全可靠、智能还款的信用卡代还App绝大多数都没有相关资质,属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打击信用卡代还,银行可以加强对还款通道的管控,如限制非本人还款,对反复刷单且商户跳码等不规范使用信用卡的持卡人,采取降低信用卡额度、封卡等方法来保障信用卡资金的安全。

北京商报金融调查小组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媒体合作:010-64101871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010-82011988)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jsb@bbt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22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