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通胀无药可解 贝索斯开怼拜登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 陶凤 赵天舒 网编:王巍 2022-05-16

居高不下的通胀持续为美国消费者带来困扰,无论穷人还是富人。即便富有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也在几天里两度对美国总统拜登对通胀的评论感到不平。在现实面前,拜登对曾经的“通胀暂时论”早已绝口不提,而他将高通胀归咎于俄乌冲突等黑天鹅事件正变得越来越没有说服力,更不知道通胀拐点和经济衰退哪个会先到来。

北京商报

“对穷人伤害最大”

当地时间上周日,贝索斯在推特上表示,通胀对美国最不富裕的人伤害最大,并在一周内第二次批评拜登对通胀的评论。

贝索斯抨击道,拜登政府才是物价暴涨的源头。面对经济过热的通胀环境,拜登政府却力图祭出更多刺激案,是参议员曼钦挡下法案才避免自伤。 “事实上,(美国)政府努力向已经过热、通胀的经济注入更多刺激。通货膨胀是一种累退税(regressive tax),对最不富裕的人伤害最大。”

据了解,累退税的意思是纳税人所得和财富越高,实际税率越低。贝索斯的这条评论是对拜登声称美国有望实现有史以来最大的年度赤字下降(总计1.5万亿美元)的回应。

事实上,这是近期贝索斯二度开怼拜登了。拜登14日发布推文称:“想降低通胀吗?我们应该确保最富有的企业公平缴纳税款。”

贝索斯当天立刻反击,要求美国新成立的虚假信息委员会审查该推文。贝索斯说,讨论调高企业税没问题,压抑通胀也是重要议题,但是把两者混为一谈纯为“误导”。

白宫上周日拒绝就贝索斯的推文发表置评,不过CNBC报道指出,在这两次表态中,拜登都没有明确点名“亚马逊公司”,尽管之前他曾对这家电子商务巨头的税务记录发表过评论,认为该公司“应该开始缴纳他们的税”。亚马逊在2021年在全球收入4690亿美元的情况下缴纳了37亿美元的美国税款,鉴于其规模,它经常被批评为在联邦税上贡献不足。

此外,拜登还将矛头对准了前总统特朗普,他认为在特朗普任期内赤字“每年都在增加”。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从“通胀是暂时的”到“通胀本质是好事”,再到归因于俄乌冲突等意外事件,拜登总能对这件事找出借口。

而对于拜登在通胀问题上的四处“甩锅”,不少美国民众乃至知名经济学家显然并不认同其说法。First Trust portfolio首席经济学家韦斯伯里(Wesbury)上周就表示,一段时间内,通货膨胀=印钞。这场“通胀”始于18个月前,而短缺和供应链问题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通胀何时见顶

拜登和贝索斯互相指责之际,正值美国通货膨胀高烧不退之时。4月,美联储密切关注的美国通胀数据虽有所回落,但幅度不及市场预期,仍在40年来的高位附近徘徊。

美国劳工统计局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CPI同比升8.3%,较上月8.5%的增幅有所缓和,但高于市场预期的8.1%。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CPI同比升6.2%,较上月6.5%的峰值略有回落,但仍超出市场预期的6%。

具体来看,住房、食品、机票和新车价格,是4月推动通胀增长的最大因素。而此前对通胀增长贡献较大的能源价格、二手车与卡车价格等则有所回落。

数据表明,美国通胀或已显现出一些降温迹象。不过,经济学家与分析师普遍认为,现在就判断通胀已经或接近“见顶”还为时过早。根据皮尤研究中心上周公布的一项调查,通货膨胀目前是美国人最关心的问题。在4月25日至5月1日期间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70%的受访者表示通胀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指出,美国国内旅游业的恢复是带动机票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机票价格4月环比增幅高达18.6%,为1963年首次跟踪该类别以来最高单月环比增速。

杨水清进一步分析道,4月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的通胀或已从第一轮的供需问题转向能源拉动后,又过渡至服务业通胀。而随着出行旅游等需求的剧增,未来判断通胀是否见顶,还要看美国服务业的通胀能否得到有效的遏制。

值得一提的是,亚马逊也是美国通胀“苦主”之一。今年以来,亚马逊遭受着包括劳动力成本上涨、供应链问题等通胀带来的打击。今年4月,该公司报告了七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亚马逊也坦言,高企的固定成本短时期内无法解决,将产生持续的影响。

Jefferies LLC首席经济学家Aneta Markowska则表示,“推动通胀上涨的原因不再仅仅局限于最初疫情带来的供应链短缺问题,这意味着通胀压力实际上正变得更加广泛”。

加息或不加都是问题

为应对通胀压力,今年以来,美联储持续加快加息、缩表步伐。5月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50个基点,将联邦基准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0.75%至1%之间,创下2000年以来单次加息最大幅度,并同时宣布将从6月1日起缩减资产负债表,以遏制通胀。

上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获国会批准连任后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将通胀率降到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他坦言,美国劳动力供需失衡和通胀高企并存,而美联储政策手段有限,能否实现经济“软着陆”取决于许多不可控因素。

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经济学家Andrew Hunter指出,4月份核心通胀的回升可能会加强美联储在未来几次会议上继续加息50个基点的决心,同时也意味着美联储将考虑更积极地加息。不过,Hunter补充称,随着商品暂时的短缺得到缓解,以及工资增长降温,通胀将进一步更明显地回落,美联储或在今年下半年放慢紧缩步伐。

杨水清表示,美联储此轮的货币政策紧缩是相对落后的。应该在去年下半年就开启相关的加息事宜,但实际上一直推迟到今年3月份才开始加息。未来还有五次议息会议,从目前的通胀数据来看,预计美联储加息的力度或高于预期。眼下,美国的联邦基准利率在0.75%-1%,今年有望达到2%左右的水平。

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大幅度加息又会抑制经济。在加息预期的压力下,近期市场惶恐不安。美股连续出现大跌,标普500指数更是跌破4000点关口。

在此背景下,高盛已经下调了今年的市场预测。高盛的股票策略团队将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022年底目标从4700点下调至4300点,并指出自1月3日该指数达到峰值以来,投资者一直受到“打击”。高盛还表示,如果出现经济衰退,它将把标普指数推低至3600点,这将比当前水平下跌11%。

高盛资深董事长Lloyd Blankfein就已经敦促企业和消费者为美国经济衰退做好准备,称这是“非常非常高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媒体合作:010-64101871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010-82011988)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jsb@bbt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22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