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旅游 > 酒业

上市曲折路漫漫 红星二锅头还要走多久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刘一博 实习记者 王傲 网编:王巍 2021-08-26

8月26日,大豪科技以26.8元/股收盘,历经23日“一”字跌停,24日、25日略有波幅后,仍没有太大起色。股市震荡,事出有因,20日,大豪科技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中止审核通知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称,“根据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于2021年8月20日中止大豪科技收购一轻控股等公司相关股权的交易审查”。历经9个月,大豪科技与红星股份的资产重组由于审查中介机构的出事而被迫中止。

贾丛丛/漫画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指出,重组中止审核,主要原因是中介机构被查,严格来说这与大豪科技自身及标的资产红星股份无关。但之前大豪科技与红星股份走过的路就需要重走一遍,重新聘请中介,重新申报走流程,对其重组时间和效率会产生一定影响。

IPO闪退

鼻梁碰着锅底灰——触霉头(倒霉),此次资产重组被中止,大豪科技可以算是被殃及之“池鱼”。8月20日,9个月的借壳上市路临门一脚,中介机构却被查,收购案被中止。作为审查中介机构,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被查,让其负责的IPO、再融资及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均受到连累,大豪科技成为被牵连公司之一。

对此,大豪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与上述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事项无关,本次交易的中止审查,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与此同时,大豪科技表示,公司与中介机构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以及中国证监会的要求完成恢复审核所需的各项准备工作,并尽快提交恢复审核申请,公司将根据相关事项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采访大豪科技负责人及红星股份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双方均未予以回应。

此次中止资产重组给大豪科技及红星股份带来的是一个坏消息——9个月的工作,全部都要重来。自2020年11月开始的资本重组工作,大豪科技向上海证券交易所递交的审核意见函、因资产重组所做的各项说明公告、向北京国资委递交申请资料、向中国证监会提交申请资料……6月26日,大豪科技已经收到北京国资委批复的文件,7月7日大豪科技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关于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核准〉的受理通知书》,资产重组眼看就要完成全部手续。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委任的中介机构涉嫌违规,该中介机构的所有项目都被叫停,因此红星和大豪科技必须要更换新的中介机构并移交相关资料重新开始,所以可能至少需要几个月时间的调整,才能重回轨道。

十载上市梦

这次被搁浅,仿佛预示着红星二锅头上市之路要做时间的朋友,就是一个字“等”。2011年2月22日,由红星、龙徽等多家酒企整合而成的北京首都酒业有限公司(首都酒业)正式挂牌。一轻控股总经理苏志民出任首都酒业董事长。当时苏志民表示:“未来五年,首都酒业公司将以品牌、市场为核心,集中利用优势资源,继续走大众为本的路线,力争‘十二五’中期实现上市目标。如果能尽快找到合适的壳资源,首都酒业集团将于2012年借壳上市;如果不能借壳上市,则将在三年内登陆A股市场。”

雄心壮志奔赴资本市场的背后是红星二锅头彼时的傲人业绩。资料显示,2011年,时任红星股份党委副书记的赵云龙曾对外披露,红星二锅头2010年销售额为18亿元,而同为北京酒企的牛栏山2010年销售额为16.99亿元。

时间来到2014年,首都酒业并未如期实现上市目标,而且红星的业绩也没有实现明显增长。据欧睿国际统计数据显示,2015-2019年,牛栏山销量年均增长25%,而红星二锅头销量年均增速为-12%。

在光瓶酒市场,牛栏山市占率高达11%,而红星市占率仅为2%,在红星之前,还有老村长、玻汾等品牌市占率高于红星(安信证券2018年数据)。

在此背景下,红星二锅头低调换帅,阮忠奎接替于吉广出任红星股份董事长,肖卫吾接替冯加梁担任红星总经理。2019年初,红星股份再度换帅,北京一轻控股公司总经理助理周法田接任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年11月9日,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建厂70周年庆典上,苏志民表示,红星二锅头是北京一轻都市产业链中的金字招牌,为推动二锅头品类繁荣,为行业和社会做出卓越贡献。但是他已经不再提起助推红星股份上市的往事。红星作为“二锅头的宗师”,甚至是牛栏山的师傅,如今却是相形见绌了。同是北京酒企的牛栏山早已上市,业绩也早已突破百亿。

业绩低迷

上市路难,红星自身瓶颈也难突破,双重压力之下红星二锅头将如何破局是摆在企业面前的两座大山。数据显示,2020年,红星股份低档、中档和高档白酒产品收入分别为19.72亿元、3.50亿元和1552万元,分别占比当期收入总额的84.29%、14.96%和0.66%。在其收入结构中,中低档产品收入占比公司收入的98%以上。

在白酒行业集体奔向高端的当下,红星二锅头依然守着低端产品的一亩三分地苦苦挣扎。与此同时,其营收业绩也略显逊色。由于要与大豪科技进行资产重组,红星股份近年业绩首次被公之于众。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红星股份分别实现收入26.38亿元、23.39亿元和11.0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92亿元、4.31亿元和2.66亿元。 营收,净利润均显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而同为京城二锅头的牛栏山,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02.89亿元、101.85亿元、40亿元,已然将红星二锅头远远地甩在身后。

自身乏力,借壳上市的车看样子并不稳妥。近年来,大豪科技业绩波动较大,数据显示,2018-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0.75亿元、9.73亿元和8.3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0亿元、2.55亿元和2.14亿元;毛利率从2018年的48.93%降至2020年的41.55%。

晋育峰指出,红星能否变得更强,既取决于行业大环境,更取决于红星自身能否突破瓶颈。瓶颈并非只有一个,致使其业绩停滞不前的原因有很多,产品是其中一个,但不是必然结果,还要注意管理决策、市场开拓等。

北京商报记者 刘一博 实习记者 王傲/文 贾丛丛/漫画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