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金融科技

顶风宣传FIL币挖矿,“千倍币”噱头存忧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岳品瑜 廖蒙 网编:王巍 2021-07-22

监管高压态势下,币圈震荡连连,矿圈更是迎来了海外大迁徙。“大哥”比特币、“二哥”以太坊的挖矿活动在国内停产,主打IPFS(星际文件系统)概念的FIL币挖矿却开始在市场上活跃起来。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不少云算力平台当前转向营销FIL币挖矿,玩起文字游戏强调FIL币具备高价值与前景,鼓吹小成本换高额回报。但这一玩法复杂、周期长的投资行为背后,实际上却是风险重重。

蹭热点

云算力平台瞄准FIL币

“国家禁止比特币挖矿,布局FIL币挖矿的黄金时代”“监管持续加码、FIL毫不畏惧”……7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矿圈论坛中出现了不少类似言论。北京商报记者以“IPFS”“FIL”为关键词搜索发现,与FIL相关的挖矿广告几乎“霸屏”。

“0元购机,联合挖矿”,顺着这样一则小广告,北京商报记者找到了代理商赵峰(化名)。赵峰介绍称,公司新推出了联合挖矿的活动,“你只需要支付相应的质押费,就可以参与FIL币挖矿,矿机成本由公司承担,产生的收益公司与你四六分”。

“按照FIL币项目方制定的交易规则,参与FIL币挖矿必须缴纳质押币和GAS费,其中质押币到期后会退还,GAS费就是手续费,会在挖矿过程中被消耗掉,每T算力费率约为0.1%,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活动期间缴纳一次质押币可以参与三年挖矿,从第二年开始,用户只需要支付每年1000元的矿机托管费即可。”赵峰补充道。

赵峰向北京商报记者展示的招商资料显示,通过8T、16T等不同规格的硬盘或更大内存的矿机开展挖矿活动,用户支付对应的质押币。以最小容量的8T硬盘选项为例,实际有效算力5.33T,设备原售价为16600元,用户所需要支付的封装满成本(质押费)为36.3枚FIL。

全球币价网站CoinGecko数据显示,截至7月22日12时,FIL报价为45.44美元,约合人民币293.76元。由此计算,用户认购8T硬盘,实际可获得5.33T算力,需要出资10635.9元购买FIL币用于质押,其次后续两年还需要缴纳2000元设备托管费。

另根据介绍,5.33T算力每天可产生0.2004枚FIL,用户可以获得其中的60%。按照一年365天计算,用户三年间可以获得的FIL数量为129.86枚,同样以币价293.76元计算,用户到期可获得的收益约为38147元。即便是扣除成本费用,用户也仍然能获得3万余元收入。

存猫腻

高收益背后风险重重

质押费到期退回,只需承担2000元矿机托管费和少量手续费,三年后便可以获得3万余元收益。这场看似一本万利的挖矿活动背后究竟有哪些猫腻?

据赵峰描述,用户需要通过公司旗下“暴雪矿场”App缴纳质押费,3天后便可以在App内看到矿机上架,并产生收益。但根据FIL线性释放的规则,每日产币量中只有25%能立即释放,剩余数量会在180天获得。这样也意味着用户成本回收时间被进一步拉长。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使用“暴雪矿场”App需要通过赵峰提供的链接、绕过应用商城进行下载,且期间多次出现故障。缴纳质押币则需要通过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直接向“暴雪矿场”提供的网络地址进行充币转账,用户一旦转款便无法轻易实现退款。

对于“暴雪矿场”App内如何保证质押币安全,赵峰给出的回复是质押币交到了公有链上,即便公司跑路了也不能带走。

不过,对于赵峰这一说法,沉浸币圈多年的王阳(化名)却有不同看法。王阳表示,这类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的挖矿活动,实际上完全依靠公司主体做背书。用户缴纳的质押币交到了哪里以及被用做何处、是否真实存在矿场等都需要用户反复求证。“平台一旦跑路,必然是带着用户的币一起跑。”

“而FIL币是分布式存储数据,按照技术要求需要先质押再挖矿,看似符合逻辑,但也非常容易变成资金盘,全靠二级市场交易支撑,用户还是不应该轻易尝试。”王阳进一步补充道。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亚同样认为,加密货币矿场的准入门槛较低,隐匿性较强,矿场的资质、能力等方面参差不齐。存在部分平台本身没有算力,也没有实体矿场支撑的存在,以庞氏骗局模式或传销模式拆东墙补西墙,一旦资金链断裂便难以为继。

李亚指出,算力合约属于虚拟产品,投资人购买仅靠平台的宣传资料进行判断,究竟合约背后有无实体矿场支撑,投资人实际上很难知情,参与此类活动的投资人更应注意风险。

抠字眼

与监管玩起文字游戏

打着IPFS的旗号,FIL的前景被大肆鼓吹。据了解,IPFS中文名为“星际文件系统”,是一个去中心化、可以用来存储和访问数据的网络底层协议。

在北京商报记者与赵峰的交谈中,赵峰也多次强调FIL是唯一有实体应用支撑的加密货币,头部互联网企业以及一些国家级项目均有使用IPFS,并称现在币价较为低迷,公司认可FIL价值,宁愿自己负担成本囤币,等待币价上涨从中获利。

赵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暴雪矿场主体运营公司为湖北暴雪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在湖北设有办公室与矿机托管机房。而在问及加密货币挖矿已经被禁止、为何暴雪矿场还能开展挖矿操作时,赵峰回复称,国家禁止的是比特币挖矿,并非FIL币挖矿,FIL币是低能耗,没有监管风险。但对于“低耗能”体现在哪,赵峰未能正面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包括暴雪矿场在内,还有多家平台在推广各种类型的FIL挖矿活动,并且玩的均是抠字眼的文字游戏。在各类推广文案中,均以比特币挖矿被监管严打退出为噱头,强调FIL币未被禁止。同时,以各类极具煽动性的话语频繁强调FIL币使用IPFS技术,为FIL币打上“千倍币”“万倍币”的名号,吸引用户关注。

随着IPFS被疯狂炒作,除了FIL外,Swarm、BZZ等币种也开始兴起,继续引导用户购买算力、挖矿,“铁打的韭菜流水的币”这一荒诞剧目仍在上演。

中国计算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北京前沿金融监管科技研究院首席顾问夏平指出,IPFS在FIL问世之前已存在多年,其被广泛应用并不意味着FIL具备实际价值,这类宣传中以技术价值模糊概念,涉嫌虚假宣传诱导用户,纯粹是借着IPFS炒作。

夏平强调,监管本质上禁止的是针对所有虚拟货币开展的、一切形式的挖矿活动,当然也包含FIL。而任何形式的挖矿,都要耗费大量的资源,除了电力资源外,将显卡、硬盘等作为数字经济“元件”的电子产品用到挖矿这种事情上,也是对人类有限资源的极大浪费。

大洗牌

矿圈向海外转移

针对这一擦边球式的营销情况,北京商报记者也向湖北暴雪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采访,对其当前矿场布局、监管之下业务规划等问题进行进一步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在赵峰向北京商报记者描绘的美好画卷中,FIL币前景无可限量。而北京商报记者也与多位币圈人士进行了交流。而不论是行业从业者还是炒币人士,对于FIL均持否定态度。

行业从业者刘宇(化名)也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FIL币挖矿模式更像是传销,大量通过互联网流量进行洗脑式推广。当前借着监管整治比特币挖矿等热点推广,产品成本高、周期长,更像是在急切地寻找最后一茬韭菜。

刘宇表示,尽管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上给出的说法是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但各地清退文件均清楚写明打击对象为“虚拟货币”,当前较为知名的矿场、矿池以及云计算平台,都在向海外转移,一些小矿场等更是直接停业。

“相关平台向海外转移业务,也均是低调进行,谁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在监管面前露脸,被抓了典型。”刘宇称,“这个时候还在顶风宣传挖矿活动的头铁平台,一方面可能是实控人不在境内,另一方面可能是平台本身开展的就是虚假业务,只想借机割韭菜。”

正如刘宇所言,自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以来,内蒙古、青海、四川、新疆、云南等多地对辖区内虚拟货币挖矿行为进行摸排,断电拉闸、关停清退,强监管风暴席卷整个矿圈。

从FIL的币价走势来看,FIL在上线两个月后急速拉升,在4月1日触及历史最高价236.84美元,此前便急转直下,大幅缩水。在FIL相关论坛中,也有不少用户认为FIL已经进入了收割期。当前被吸引参与FIL挖矿的用户,一方面面临平台跑路风险,另一方面则是未来如果币价走势不佳,能获得多少回报仍然是个未知数。

李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平台和矿场违规运营甚至跑路可能会涉及到非法集资或资质诈骗等犯罪行为,5月1日生效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中已将利用虚拟货币吸收资金的行为列入非法集资行为处置和调查认定对象。

在夏平看来,现阶段任何形式引导普通公民来挖矿都是站到了法律的对立面,虚拟货币直接威胁金融稳定和国家安全,对于境内涉及从事加密货币的行为,严监管是必然趋势。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应该明白加密货币和黄赌毒一样不可触碰,放弃一夜暴富的幻想。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廖蒙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