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基金

步履缓慢 宝盈基金再失良将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孟凡霞 刘宇阳 网编:王巍 2021-05-20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这句形容优秀的人才会跟随能够发挥自身才能的明主做事的古语,放在当下的公募行业亦不为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宝盈基金发布公告表示,旗下基金经理李进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这也是近半年来宝盈基金旗下离职的第三位权益类绩优基金经理。除基金经理频现离职外,作为一家成立长达20年的老牌基金公司,宝盈基金至今管理规模仍在起起伏伏中原地踏步,更远低于“同级生”。有分析人士指出,未来宝盈基金想要打破规模增长阻碍,在业内占据一席之地或也困难重重。

北京商报

再现绩优“舵手”离职

距离上一位权益类基金经理离职不过2个月,宝盈基金旗下再有“舵手”离场。5月15日,宝盈基金发布宝盈鸿利收益灵活配置混合、宝盈研究精选混合、宝盈先进制造灵活配置混合共3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根据公告内容不难看出,相关基金的原基金经理李进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并于5月15日离任3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此后,由共同管理的其他基金经理肖肖和张仲维分别继续管理。

公开数据显示,李进自2013年8月加入宝盈基金,至今已近8年,历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自2016年10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一职,先后任宝盈策略增长混合、宝盈鸿利收益灵活配置混合等5只基金的基金经理,累计任职4年有余的背景下,任职期间最佳回报高达246.6%,其余多只基金也在任职1-3年期间,创造了72%-211%不等的任职回报,可谓优秀。而且李进不仅业绩好,在业内的风评也较佳。据一位公募从业人士评价称,李进人品好、踏实,还很顾家。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近日李进离职的公告才正式披露,但在此前,已有持有人猜到了这一情况。据天天基金网中宝盈鸿利收益灵活配置混合的基金吧内容显示,自4月29日披露新任基金经理肖肖与李进共同管理该基金的公告后,怀疑李进要离职的评论就不断出现,更有持有人表示,“如果李进离开,坚决赎回”,由此不难看出持有人对李进的认可。如今离职已成“板上钉钉”,那么,李进的未来去向会是哪里?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李进的下一站或是景顺长城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除李进外,今年3月,宝盈基金旗下另一位加入近8年,任职才刚满2年的基金经理郝淼也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据悉,郝淼任职期间的最佳回报为183.83%,也一度被市场所看好。另外,若从近半年看,宝盈基金旗下还有一位基金经理曹潜于2020年11月27日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数据显示,曹潜曾任职达2年的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股票也曾实现154.75%的任期回报。

缘何近期频频出现绩优基金经理离职,又是否会对相关产品的未来运作造成影响?宝盈基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方面认为,基金经理的离职不会对产品运作产生影响。宝盈基金一直都是投研一体化,还是希望以时间说话,去证明公司整体的投研实力。

在财经评论员郭施亮看来,近期市场背景下,基金经理离职出走,一方面可能与同行竞争高薪抢人因素有关,另一方面可能与之前市场行情比较好,部分基金经理获得比较好的报酬,或者从公募转向私募,以期获得更好的人生突破点不无关系。总体来看,市场环境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基金经理的去向以及行业人才抢夺的程度。

南方某大型公募内部人士则认为,随着国内公募行业发展走向成熟,各方面的资源也正逐步向头部机构集中,这既反映在规模上,也反映在人才上。而头部机构凭借各方面的资源优势,进一步强化自身实力,并为投研服务,也能更好地成就基金经理。受此影响,中小型公募人才逐步流失,甚至持续加速的情况就可以想象的到了。

规模骤降垫底“同级生”

事实上,近期困扰着宝盈基金的,不只有投研人才的流失,还有规模的下滑。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宝盈基金成立于2001年5月,时至当下已整整长达20年。但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机构的总管理规模却仅约为588.11亿元,较2020年末的674.72亿元环比下滑12.84%。若仅关注非货币基金的情况看,则同期数据自570.52亿元缩水至437.1亿元,降幅约为23.39%。

具体到各细分类型基金的规模变化情况看,股票型基金规模下滑最为明显,由122.54亿元降至53.48亿元,降幅约为56.36%。同期,混合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的管理规模也双双缩水,下降幅度分别为17.21%和8.68%。

需要注意的是,非货币规模的明显下降,使得宝盈基金在全行业规模排名环比明显下滑,由2020年末的第52位降至今年一季度末的第60位。另外,这一数据更远低于曾与宝盈基金同年成立的其余4家公募基金公司。

数据显示,同样成立于2001年,成立至今已近20年的公募基金公司还有易方达基金、银华基金、长城基金和融通基金。从4家基金公司最新一期的非货币基金规模情况看,易方达基金和银华基金分别约为9346.13亿元和2211.66亿元,遥遥领先。长城基金和融通基金虽然相较前者略显弱势,但规模也达到了767.33亿元和653.28亿元。

对于一季度非货币管理规模下滑的原因,宝盈基金在回应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春节后市场风格出现了较大变化。不止是公司规模受到影响,整个行业都出现了类似情况。具体来看,有客观的原因,也有公司自身的原因,内部也在反思和检讨。

郭施亮坦言,一季度非货币规模环比下滑,可能与市场环境因素、管理人的基金资产管理能力以及一季度投资回报预期等多方面因素有关。因为对多数投资者而言,也是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快速涌入,却很少愿意陪伴基金成长壮大,尤其在市场表现不佳时,基金投资者赎回需求明显增加,也导致了部分基金公司的规模缩减。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也指出,今年春节之后,A股市场大跌对基金,尤其是权益类基金的规模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同时,还导致新基金的发行规模较小,以及基金申购少赎回多的情况发生,从而也使得部分基金公司的规模缩水。

未来发展多题待解

虽然今年一季度的基金规模变化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出现较大波动,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宝盈基金20年的发展历程中,规模的起起伏伏已成常态,且长期增长缓慢。

就非货币基金规模情况而言,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宝盈基金曾在2007年三季度A股第一轮“牛市”前后实现了219.72亿元的阶段高点,但随后迅速下跌,并在2010-2013年期间维持在100亿元附近。直至2014-2015年第二轮牛市来临之际,宝盈基金非货币基金规模再度冲高,并一度突破600亿元,创下647.04亿元的历史高点后,继续震荡走低,2017-2019年区间则在100亿-200亿元附近来回波动。

前述公募内部人士直言,影响一家公募规模增长的因素有多方面,其中,最主要的是业绩表现,只有给持有人带来好的投资体验才能不断增强黏性。同时,产品布局和渠道影响力也是重要一环,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产品覆盖的范围小且不被渠道方认可,那么规模持续增长的难度也很大。此外,人才激励政策尤为重要,毕竟基金公司的核心是人才,优秀的管理业绩背后,需要不断吸纳优质的投研人才。

正如该内部人士所说,据公开数据显示,虽然宝盈基金成立至今已达20年,但旗下成立超5年,甚至是10年的产品数量较少。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20日,宝盈基金旗下有数据统计的5年以上的基金共15只(份额合并计算,下同),10年以上为8只。相较之下,同在2001年成立的易方达基金在这一区间可纳入统计的基金则分别达到85只和25只。

郭施亮表示,若一家机构成立时间较长,却规模发展缓慢,可能与自身的资产配置能力有关,这时可以选择变更基金经理,或者高薪寻找更好的基金管理人才,来提升基金净值的投资回报预期。只有投资回报能力得到持有人的认可,才有望吸引更多的资金涌入,从而促进基金规模的壮大。

不过,在前述公募内部人士看来,当下中小型公募想要弯道超车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一般能够被市场关注,在行业内占得一席之地的通常是两类公司。一类是‘大而全’,即管理规模大、产品覆盖面广,且有长期品牌影响力的头部机构。另一类是‘小而美’,即虽然管理规模较小,但自身在某个细分领域具备一技之长的中小型机构。不过,随着公募行业发展得越发成熟,小而美的机构也正在分食其他机构的‘蛋糕’,并逐步成长,且头部机构的资源把控也更加强势,想要短期内能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刘宇阳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媒体合作:010-64101871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010-82011988)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22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