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产经中心 > 汽车频道

2021上海车展特别报道|“四叶草”的失声者们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刘洋 濮振宇 网编:产经中心 2021-04-22

濮振宇/摄

大浪淘沙,对于从高速增长进入调整期的中国车市来说,车展记录着车企的盛衰交替。在被称为“四叶草”的国家会展中心(上海),上海车展迎来“新人”的同时也送走“旧人”。与2019年上海车展相比,猎豹、华晨中华、海马、东南、汉腾、观致、长安PSA、东风雷诺、众泰、奇点、博郡等均爽约展台,有的被股东双方放弃,有的仍处在PPT阶段,有的则经历破产重整。

法系“洗牌”

近年来磕磕绊绊的法系品牌,在本届上海车展同样存在感不强,曾参与过2019年上海车展的长安PSA、东风雷诺两家合资车企,一家已易主更名,另一家则宣告解散。

长安PSA由长安汽车和PSA集团合资成立,主要生产豪华品牌DS系列车型。成立以来,虽然先后推出过5款DS品牌车型,但长安PSA的市场表现却始终未达股东双方预期,销量常年低迷,2019年销量仅为2000辆左右。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长安PSA总负债高达59.99亿元。

面对“造血”能力较差的长安PSA,2019年长安汽车和PSA集团先后宣布出让长安PSA股份,宝能集团最终接盘,接手长安PSA深圳工厂及销售公司。随着股权交割完成,长安PSA正式落幕。

虽然合资公司落幕,但DS品牌尚未放弃中国市场。去年,DS品牌重建在华团队。8月,DS发布全新在华品牌主张“致美·行远”,同时DS旗下第二代轿车产品DS 9也在华完成亚洲首秀并开启预售。

不同于长安PSA,东风雷诺成立时间稍晚,但两家归宿类似。2013年11月,东风与雷诺联合重组三江雷诺,东风雷诺项目正式通过发改委审批;12月,东风与雷诺正式签订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合资经营合同,双方持股比例为50∶50。

2017年,东风雷诺销量为7.21万辆,增幅高达140%。然而,2018年开始,东风雷诺销量持续下滑,当年销量仅为5.01万辆,同比下滑30.6%。2019年,东风雷诺销量仅为1.86万辆,同比下滑63.1%。随着销量下滑,东风雷诺成为股东的业绩“包袱”。财报显示,2019年东风集团销量与营收均出现下降,下降原因为“受东风雷诺及神龙汽车销量大幅下滑拖累”。数据显示,2019年东风雷诺税前利润为负值。

去年4月,东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鉴于国内汽车市场下滑及东风雷诺经营状况,雷诺拟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50%股权转让给公司,东风雷诺停止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随着东风雷诺重组,宣告雷诺在华放弃传统燃油车市场。

PPT造车“难产”

2019上海车展,博郡汽车曾凭借高端电动跨界SUV车型iV6、电动旗舰SUV车型iV7及 i-SP、i-MP、i-LP三大原生电动车平台引流,但庞大的产品线并未成功落地。

博郡汽车创立于2016年,拥有浓厚的传统车企背景,公司创始人黄希鸣曾任职于福特汽车,而博郡汽车前身是黄希鸣创立的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2019年4月,博郡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博郡iV6开启全球预订;6月博郡iV6首台白车身正式下线。根据计划,博郡iV6将于2019年底量产,去年一季度交付。不过,去年6月,黄希鸣发布内部信称,博郡汽车于2019年下半年出现现金流问题,经过几个月沟通和努力,仍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博郡汽车现已决定重新定位公司商业模式,以公司已经形成的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这封内部信被外界视为博郡汽车已放弃整车制造计划。

与博郡汽车类似,同样缺席本届上海车展的奇点汽车也仍停留在PPT阶段。资料显示,奇点汽车早在2014年10月便已成立,运营主体为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沈海寅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虽然搭上造车新势力“早班车”,但奇点汽车却迟迟未能实现量产上市。2017年,奇点汽车发布量产车型iS6;2018年1月,沈海寅宣布iS6将在2018年底量产上市;2018年10月,沈海寅又宣布iS6推迟至2019年春节前后量产;2019年3月,数据显示,iS6对外仅交付6辆。

对于一直无法量产的原因,沈海寅解释称,因为合作伙伴和生产基地的3次变更,导致车型延期上市。iS6将由北汽昌河在江西景德镇工厂生产,预计2019年底前实现量产。然而,iS6至今未传出规模化下线的消息。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认为,造车新势力已进入下半场竞争,开始全面比拼销量规模和技术实力,那些至今仍未实现量产交付的PPT新势力车企,翻身的希望渺茫。

边缘自主品牌“失声”

除部分法系品牌和造车新势力,众泰、海马、华晨中华、汉腾、观致等自主品牌也缺席本届上海车展。实际上,由于经营状况普遍不佳,这些自主品牌缺席本届上海车展并不令外界感到意外。

近日,众泰汽车发布业绩快报显示,去年营收15.04亿元,同比下降49.61%。对于亏损原因,众泰汽车方面在公告中表示,去年受资金短缺影响,公司下属各汽车生产基地基本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汽车整车基本无销售收入,造成去年经营业绩亏损较大。

巨额亏损的背后是众泰汽车每况愈下的销量状况。数据显示,众泰汽车2018年销量为23.4万辆,同比下降26.23%;2019年销量仅剩11.66万辆,同比下降近50%;去年上半年,依靠销售库存车,众泰汽车销量仅为1417辆。

随着销量和利润下滑,众泰汽车开始逐渐陷入债务困境。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众泰汽车流动资产为141.13亿元,但流动负债高达134.33亿元,流动负债占流动资产的比重为95.18%。

去年9月,众泰汽车债权人浙江永康农商行以众泰汽车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已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永康法院提出对众泰汽车进行预重整申请。随后,永康法院受理登记债权人对公司预重整申请,并选任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为预重整管理人。

不仅众泰汽车,海马汽车也面临巨额亏损问题。海马汽车业绩预告显示,去年海马汽车预计净亏损9亿-13.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亏损为10.4亿-14.9亿元,这也是自2017年起海马汽车第三次出现年度亏损。对于去年由盈转亏原因,海马汽车在公告中坦言,2020年度公司生产经营受新冠疫情严重影响,加之公司汽车产品调整仍处于攻坚阶段,营销模式创新成果尚未完全体现,公司产品市场表现未达预期,汽车产销量同比下滑,导致公司经营业绩亏损。

此外,华晨中华不仅自身销量不佳,更面临着股东华晨集团破产重整所带来的冲击;观致汽车凭借股东方面的支持虽然销量一直保持增长,但也面临着不小的亏损问题;汉腾汽车则流出产能严重过剩、拖欠员工工资的传闻。

“大量自主品牌缺席本届上海车展,反映出行业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头部玩家优势越来越明显,尾部玩家正加快边缘化。在造车新势力和合资品牌夹击下,技术竞争力不强的弱势自主品牌很容易遭到市场淘汰。”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濮振宇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