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财经新闻中心 > 银行理财频道

借定增甩不良“包袱” 难解的中小银行资本风险之伤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孟凡霞 宋亦桐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21-04-22

在定向增发的过程中,搭售不良资产已成为不少中小银行的标配。4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发现,开年至今,已有湖南耒阳农商行、广西融安农商行、广西凭祥农商行、广东龙川农商行、广西桂林漓江农村合作银行、广西龙胜农商行等多家银行拟以定增搭售不良方式寻求资本补充出路,在这背后是中小银行不良高企,多项核心经营数据“不达标”的现状。分析人士认为,从整个金融系统看不良风险并未消失,搭售方式不应该成为一个常态的选项,也并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银行不良贷款承压的事实。

壹图网

定增“捆绑”不良纾困

今年以来通过“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已经成为中小银行的“主流”。4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证监会官网公开信息统计发现(统计日期以申报稿中标注的2021年为准),今年以来,已有湖南耒阳农商行、广西融安农商行、广西凭祥农商行、广东龙川农商行等多家中小银行先后向证监会提交了定向发行股票申请。

多家银行均在申报稿中提到了“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同时,需另行出资购买银行不良资产”。例如,湖南耒阳农商行在近日提交的定向发行说明书中就表示,本次定向发行价格为1元/股;但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同时,需另行支付0.95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除了湖南耒阳农商行外,多家银行也采取上述方式处置不良资产,从发行价格来看,银行普遍采取折价的方式给予股东一定的优惠。广西融安农商行股金每股面值为1元,投资者每出资1元认购1股的同时,须另行每股出资0.35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贷款本金及利息。广西融安农商行同时要求投资者自愿委托该行对所购买的不良贷款进行管理、清收和处置。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广西龙胜农商行2021年定增计划中,投资者每出资1元认购1股的同时,须另行每股出资0.5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贷款本金及利息,可募集资金6000万元。其中4000万元计入实收资本,用于增加注册资本;其余部分2000万元全部用于处置该行不良贷款。而广西桂林漓江农村合作银行募集新股金额为30240万元,其中16800万元计入实收资本,用于增加注册资本,其余部分13440万元全部用于处置不良贷款。

谈及银行定增搭售不良现象,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卜振兴分析认为,主要是受疫情影响,部分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水平激增,面临着降低不良率的压力,所以在定增方案中采取了搭售的方式。

而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从定增文件来看,拟购入股份的新股东都是折价买入,但如果将不良资产的部分整合起来则会变成溢价购入。一位正在进行定增申请的相关银行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定向发行的材料中是1元/股卖出,股东还需另行出资0.8元/股用于购买不良资产。但实际上银行平时对外流通的股价就为1.8元/股,只是不好写溢价发行,才用了这样的形式去表述,后续购买不良资产的流程还未明确,不是一个确定的事情,也不排除定增事项会出现变动” 。

化解经营指标“未达标”短板

划定购买不良贷款才能作为股东资格的背后,是不良率承压的现状,也是银行的无奈之举。正如广西融安农商行在申报稿中所言,通过定向募股,有助于尽快化解存量不良贷款,在短期内大幅增加资本净额,确保不良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等主要监管指标持续达到监管标准。

从近年来的数据看,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9月末,广西融安农商行资本利润率分别为14.35%、9.27%和9.08%。广西融安农商行表示,2019年末和2020年9月末资本利润率不符合监管指标,主要由于2019年以来,加大了处置不良资产,同时受到疫情等经济环境影响,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使得资产利润率有所下滑,资本利润率暂未达到监管要求。

再来看湖南耒阳农商行的数据,2019年末和2020年末,该行贷款拨备率分别为5.79%、4.85%,拨备覆盖率分别为73.13%、131.84%。湖南耒阳农商行提到,2019年末和2020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不符合监管要求,是因不良贷真实反映、内部涉案人员违规贷款风险暴露、经济下行及疫情造成部分客户失去偿还能力等因素影响。近两年来,该行不良贷款不断攀升,并持续处于高位,截至2019年末湖南耒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一度飙升至7.91%,后又在核销、清收等措施下,下降至2020年末的3.68%。

湖南耒阳农商行表示,将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通过强化内部清收等方式大幅度压降不良贷款,预计2021年末,不良贷款占比控制在3%以内。

在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看来,如果搭售的不良资产份额较大,可能会导致新股东背上不良资产的负担,将风险由原来的银行转移至新股东身上,虽然新股东跟银行之间并没有直接的经营关系,但收购份额较大的不良资产可能会导致新股东未来的现金流、资产负债状况出现一些不利的影响,也会对银行本身的健康产生一些潜在的威胁。

针对定增最新进展、不良资产化解压力、后续将采用何种手段提升经营能力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致电上述银行进行采访,上述银行均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不良贷款承压事实难改

短期来看,定增搭售不良可以消减不良贷款压力,但通过此类转嫁的方式,不良资产是否真的能被消化?卜振兴进一步分析称,定增搭售不良的优势显而易见,能够在增资的同时降低不良率水平,立竿见影,劣势在于将不良率转嫁给股东,容易引发股东的反对,同时,对于不良资产的认定和转移价格也存在信息披露不清晰,定价不准确、不科学的问题。

股东反对这一情况也在上述银行中出现,在湖南耒阳农商行召开的第八次股东大会及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在对增资扩股相关方案进行审议时分别有17.44%、1.24%的股东投了反对票。而对于股东投反对票的原因,该行并未在定增说明书中做出解释。

王剑辉认为不良贷款压力不会完全消除,他强调称,目前,监管对这种融资方式并没有显示出反对的态度,同时这些融资的规模对市场的冲击也相对不大,对市场冲击有限。此类搭售如果没有特别强的吸引力,同时股权价格也没有太大的优惠空间,也可能使得融资面临一定的难度。搭售这种方式不应该成为一个常态的选项,也并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银行不良贷款承压的事实。

“采取这种方式只能转出一部分不良资产,不能完全消化,最核心的还是要做好风险管控,防止病从口入,同时做好事中事后监管,防范风险的发生。”卜振兴如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