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产经中心 > IT互联网频道

【区块链祛魅进行时】(三)币圈涨涨跌跌,蹭热度的“美图们”想干啥?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魏蔚 网编:产经中心 2021-04-22

与币圈的火爆相比,作为底层技术的区块链,一直被“妖魔化”。而从产业和技术角度,通常,中心化的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可以降本提效,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又经常被质疑低效率。不过,由于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特性,在某些场景下,它的应用效率又肉眼可见地提升。

复杂的逻辑,让普通用户和政企客户面对“区块链+产品”时经常云里雾里。最炫耀的永远是比特币涨涨跌跌,两者掰扯不清的关系,让部分企业打着小算盘、趁机蹭热度。区块链技术到底是什么?哪些场景才是真需求?不搞币的技术服务商什么背景?挣钱吗?挣谁的钱?种种疑问,不该因区块链技术的晦涩难懂而故作神秘。

 没想到,砍掉手机业务之后,互联网圈再次被美图惊掉下巴是因为区块链。近日美图发布公告称,已累计购买1亿美元虚拟货币。

这是美图继2018年申明不发币之后,又一次跟虚拟货币发生瓜葛。美图解释这能向投资者表明本集团接受技术革新的抱负和決心,从而为进军区块链行业做好了准备。美图相关人士对三年前披露的“创建一个去中心化、安全加密的身份通行证”愿景的落地情况,对于以什么形式进军区块链行业,却保持沉默。

坊间对美图“沉迷”于区块链也表示担忧,认为这种游移在主营业务之外的巨大投资,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迅雷浮沉的例子就在眼前,虽然它没有购买虚拟货币,但备受质疑的玩客云(后更名链客)曾引发高管内讧,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让迅雷至今没缓过劲。

图片来源:美图官网截图

投资或硬件 总跟币有关

距离美图最近一次披露“购买比特币”公告不到两周,比特币价格大跌20%,这让人好奇美图对投资加密货币是否仍有信心。但对于以上疑问,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美图相关人士未予回应。

产生这个好奇的前提是,2021年3月以来美图因购买加密货币,已经发布三次公告,这是美图2016年12月上市以来第一次,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也实属罕见。

港交所信息显示,美图分别在3月7日、3月17日、4月8日发布《须予披露的交易-购买加密货币》的公告。

根据公告,美图第一次购买了1.5万单位的以太币和约379.12单位的比特币,总对价4000万美元。第二次美图购买了1.6万单位的以太币和约386.09单位的比特币,总对价5000万美元;第三次购买了约175.68单位的比特币,对价1000万美元。截至4月8日,美图累计购买价值约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这三次购买是美图董事会此前批准的一项投资计划,按照计划,美图可以购买净额不超过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至于购买加密货币的原因,美图在公告中解释,“董事会认为,加密货币具有足够的升值空间,并且在此时通过将其部分现金储备金分配到加密货币,可以用作资金管理中分散持有现金之风险。更重要的是,董事会认为,这能向投资者和利益持份者表明本集团接受技术革新的抱负和决心,从而为进军区块链行业做好了准备”。

不过,自美图首次披露加密货币,业内人士就对此提出疑问。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在公司主要业务没有发生重大转型的时候,在区块链和虚拟币投入巨大,证明公司战略判断发生偏移。一般来说,这种游移在主营业务之外的投资,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证明公司并没有集中精力做好主要业务”。

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了担忧,“投资比特币其实风险太大,纯属投机。如果非要投资,我认为比特币比较适合一家私营企业或个人持有,不适合上市公司做投资”。

其实,在美图之前,也有因区块链业务被质疑的互联网企业,较典型的一家是迅雷。

2017年8月,迅雷开卖智能硬件玩客云。玩客云是一个私人云盘,但号称是“会赚钱的私人云盘”。借助玩客云,用户可以将家中闲置宽带、计算、存储等资源分享出来。用户的回报是“玩客币”,即一种可用来兑换网络加速、云存储和数字内容的虚拟币。自玩客云亮相,有关这款产品是共享计算、区块链还是炒币的争论就没停过。 

区块链应用只是口号

争议归争议,当时迅雷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却十分突出。玩客云7月开卖时,迅雷股价3美元左右,到12月股价已经飙至14美元上下,涨幅366.7%。

巧合的是,在迅雷股价涨至巅峰时,迅雷高管发生内讧,导火索就是玩客币。时任迅雷公司高级副总裁於菲发布声明指出,她与时任迅雷CEO陈磊之间矛盾的根源在于玩客币。於菲爆料,迅雷玩客币并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涉嫌构成对用户的欺诈;此外,为避免第三方恶意炒币,迅雷官方应封堵玩客币转账功能,但这一提议随后被陈磊拒绝。

一波三折之后,迅雷内讧以於菲退出、双方谅解收场。但迅雷股价走势突变,至今也没能重现当时的辉煌。2018年迅雷出售链克(玩客币)、链克商城等业务。此后迅雷的业务、管理层发生剧变。不过迅雷官网显要位置,依然在“安利”自己的区块链业务:星域云、网心云、迅雷链开放平台。

图片来源:迅雷官网截图

根据迅雷财报,2020年营收1.87亿美元,较上一年增长3%,营收来源分别是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会员业务、互联网广告三部分,其中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贡献得最多,营收占比47.8%,但迅雷并没有单独披露区块链业务营收。

相比迅雷,美图和区块链的关联性较弱。张毅甚至直言,“比特币和美图的经营业务关联性不高,纯属投资,不应该成为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

美图也不是没有分享过自己对区块链的构想,2018年发布的美图区块链方案白皮书,算是外界了解美图区块链布局的窗口。

根据白皮书,美图区块链的愿景是通过为用户创建一个去中心化、安全加密的身份通行证:美图智能通行证。一方面,美图智能通行证可让用户锚定在区块链上散落各应用的资产,并且通过人脸识别AI验证,更方便及安全地使用各种应用,并得到隐私的保护;另一方面,美图智能通行证也让一些需要强验证的服务如医疗和教育领域,可以更有效地利用区块链服务用户。

但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美图相关人士对上述身份通行证是否已应用在美图各应用等具体落地问题,未予回应。

真需求?炒概念? 傻傻分不清

对于美图提到的智能通行证,OECD区块链政策委员会专家王娟的看法是,“这个智能通行证,类似通证。美图有一些知识产权方面的应用,需要一些类似于身份验证账户。在国内做数字身份是一个挺好的思路,腾讯区块链和蚂蚁链比较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它们通过用户的日常交易形成了一种数字身份,不需要验证”。

但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我认为目前生物识别、密码识别等安全控制方式足够安全,在身份验证方面,不需要区块链的智能通行证,因为没有实际意义。指纹识别、人脸识别的精度在进一步增加,目前并没有出现大规模泄露生物识别库的情况,用本地存储的方式也能降低传统云端存储带来的风险”。

或许是因为坊间对区块链应用有诸多异议,在互联网行业,除了BAT之外,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对区块链市场十分谨慎。

“目前互联网整体处在一个内卷竞争的阶段,小公司希望利用技术更迭,实现对大公司的超越。区块链看起来有很大机会,许多在科技行业不知名的人,在2017年左右获得巨大声誉和利益。区块链泡沫散去之后,区块链技术也仍然有一定的运用空间,但这块业务现在需要扎扎实实做,一夜暴富、泡沫暴涨的阶段已经过去。对这种投入巨大、收效不显著的业务,很多公司只好敬而远之,只有资金和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才能不断亏损投入。”这是王超的看法。

在与张毅交流时,北京商报记者得到的观点是,为了炒概念去布局区块链没有意义,当下区块链产品的实际价值值得商榷,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技术要放在国家层面上去。

其实,“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已经为区块链发展指出了路径。在针对区块链技术方面,纲要显示:推动智能合约、共识算法、加密算法、分布式系统等区块链技术创新,以联盟链为重点发展区块链服务平台和金融科技、供应链管理、政府服务等领域应用方案,完善监管机制。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相关推荐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