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财经新闻中心 > 上市公司频道

扣非净利连亏18年 上海三毛困局何时解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董亮 马换换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21-04-21

作为我国毛纺行业首家同时发行A、B股的上市公司,上海三毛(600689)光环早已褪色。4月21日,上海三毛正式对外发布2020年成绩单,结果仍不理想,公司实现扣非后净利润仍为负值,约为-338.1万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海三毛主营业务经营情况并不乐观,自2003年起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就为负值,至今已持续18年,而该现象在A股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面对公司业绩窘境,近年来上海三毛也打出了清退低效资产的招数,但却屡屡遭遇多次降价也无人接盘的尴尬。对于上海三毛而言,如何破解当下的业绩难题无疑成为了公司的首要挑战。

图片来自东方财富数据

2020年亏损3540万元

2020年,上海三毛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540万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338.1万元,这也是该指标连续18年为负值。

财务数据显示,上海三毛2020年营收、净利双降,其中实现营业收入约为9.45亿元,同比下降30.97%;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540万元,同比下降531.67%;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338.1万元。

据了解,上海三毛是资本市场的老牌企业,早在1993年便登陆A股,是我国毛纺行业首家同时发行A、B股的上市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自2003年起上海三毛便陷入了业绩颓势。Wind数据显示,2003-2020年,上海三毛已连续18年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为负值,但自2018年起该指标开始出现减亏。

具体来看,2017-2019年,上海三毛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3359万元、-404.2万元、-740.5万元。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扣非后归属净利润更为反映企业主营业务经营情况,若该指标常年为负值,说明企业主营业务经营情况不乐观。

资料显示,上海三毛目前从事的主要业务为进出口贸易、安防服务以及园区物业租赁管理,2020年公司进出口贸易累计完成营业收入6.9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33.21%;安防服务累计完成营业收入2.11亿元,较去年同期小幅增长约4.6%;物业园区租赁实现各项收入2779万元,较去年同期略微减少约2.32%。

据上海三毛介绍,2020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约为-3201.91万元,主要为转让宝鸡公司股权产生的投资损失以及所持创新壹号基金当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后,公司主营业务较上年减亏约402.41万元。

低效资产清退难

面对公司的业绩颓势,上海三毛自2017年便喊出了处置低效资产的口号,但公司在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利,屡屡遭遇无人接盘而降价的尴尬。

回溯上海三毛历史公告,2017年起公司先后筹划过出售房产、出售股票资产等事项。诸如,2018年,上海三毛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位于深圳海王大厦住宅楼13B、13C室两处房产,首次挂牌价格为1177.11万元,由于房产交易市场不活跃,公司两次下调挂牌价至评估价格980.93万元。但截至2019年1月3日,上述房产未能征集到意向受让方而撤牌。

此外,上海三毛还拟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出售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茂发物业位于重庆、深圳的5处住宅房产,但最终也以撤牌告终。

在上海三毛处置低效资产的案例中,最为典型的是上海一毛条纺织重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一毛条”)。由于上海一毛条长期处于停产歇业状态,且主要资产生产用地长期闲置,上海三毛曾于2017年7月启动公开挂牌转让上海一毛条100%股权程序,但挂牌一年时间,三度下调标的资产挂牌价格,由3496.1万元下调至2447.27万元,最终未能征集到意向受让方而在2018年8月撤牌。

撤牌两年后,上海三毛再度开始筹划出售上海一毛条100%股权。2020年9月,上海三毛发布公告称,公司将通过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上海一毛条,首次挂牌价格为2493.24万元。但无人摘牌的情况再度出现,2020年12月30日,上海三毛表示,公司接到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函告,于信息披露期满,上海三毛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公司决定调整上海一毛条挂牌转让价格至2243.92万元。

据上海三毛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日,上海一毛条尚处于挂牌中,尚未被摘牌。

会否转型引关注

在扣非后归属净利润连亏的背景下,上海三毛未来是否会寻求转型谋救也引发市场关注。

据上海三毛披露的数据显示,以产品分类来看,公司仅保安服务业2020年营收较上年处于同比增长状态,其余纺织品、钢材、机械五金均处于同比下滑状态。

具体来看,2020年上海三毛纺织品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32亿元,同比下降43.6%;钢材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610.05万元,同比下降69.65%;机械五金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32亿元,同比下降1.28%;其他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148.76万元,同比下降84.29%;保安服务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82亿元,同比微增4.6%。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主营业务常年经营不佳的企业而言,一般会采取转型策略,这也是公司尽快摆脱业绩颓势的方法之一。

实际上,在2019年上海三毛也曾表示过在积极谋求转型。据彼时媒体报道,上海三毛董事、总经理刘杰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在保持稳健经营的基础上,积极谋求转型,公司将继续围绕控股股东战略发展规划,依托现有资源,立足现代服务业并结合现有转型业务,择机配置具战略协同性的对外投资。

但截至目前,上海三毛未有相关具体转型动作。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海三毛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

在业绩不振的情形下,上海三毛股价表现也不理想。截至4月21日收盘,上海三毛报7.13元/股,总市值不足15亿元,仅14.33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相关推荐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