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产经中心 > IT互联网频道

【区块链祛魅进行时】(二) 投资不停、订单上门,不玩币的区块链也有红利?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魏蔚 网编:产经中心 2021-04-21

与币圈的火爆相比,作为底层技术的区块链,一直被“妖魔化”。而从产业和技术角度,通常,中心化的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可以降本提效,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又经常被质疑低效率。不过,由于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特性,在某些场景下,它的应用效率又肉眼可见地提升。

复杂的逻辑,让普通用户和政企客户面对“区块链+产品”时经常云里雾里。最炫耀的永远是比特币涨涨跌跌,两者掰扯不清的关系,让部分企业打着小算盘、趁机蹭热度。区块链技术到底是什么?哪些场景才是真需求?不搞币的技术服务商什么背景?挣钱吗?挣谁的钱?种种疑问,不该因区块链技术的晦涩难懂而故作神秘。

“本来是场科普区块链常识的比赛,但却收到了寻求合作的邮件”,“完成数亿元C轮融资,正式迈入独角兽企业行列”……趣链、欧科云链等这类C端知名度不高的区块链技术类企业,虽然低调但尝尽了红利。

和BAT区块链业务不同的是,这类创业企业的整体布局不一定全面,但受益于政策红利,仅靠愿景就能获得资本青睐的也不少。根据IT桔子数据,2018年国内区块链融资案和融资金额达到顶峰,靠407起投资拿到了1143亿元,其中大部分由创业公司获得。2021年至今国内区块链行业融资案共16起,总金额24.5亿元,资本开始谨慎,市场进一步集中。

从应用场景来看,创业公司围绕的无外乎政府项目、金融科技等,是巨头的子集。对于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前景,业内人士则见仁见智,有人认为创业公司不用找新场景,应该在现有场景下做深化,有人则直言区块链布局是个无底洞,如果以盈利为目的,没有目标的投入无意义。

图片来源:趣链官网截图

技术类创业公司分道扬镳

“趣链完成数亿元C轮融资,正式迈入独角兽企业行列。本轮融资由易方达资本领投,银宏基金跟投”,近日趣链发布的一则短新闻,引发了区块链行业的关注。被聚焦的原因在于,根据IT桔子数据,趣链这笔融资是2021年迄今,国内区块链企业融资额最高的一起,如果IT桔子估算的65亿元估值属实,趣链还是2021年迄今拿到融资的国内区块链公司中最值钱的一家。

瞄准区块链创业公司的有机构投资方,也有互联网头部企业,比如蚂蚁和腾讯。IT桔子信息显示,2021年1月,蚂蚁等投资了西游记NFT,西游记NFT是一家区块链NFT(非同质化代币)卡牌游戏研发商,用户通过购买NFT盲盒,可以获得不同战力的卡牌英雄,通过升级、添加装备、组合等方式提升卡牌战力。同月,腾讯投资、中关村协同创新基金等向微芯感知投资了数千万元,微芯感知关注于边缘计算芯片和区块链领域。

尽管市场中不乏被选中的幸运儿,但对比即可看出,资本市场对区块链行业的态度开始谨慎。

拿北京计算机学会数字经济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娟的话说,“2019年之后,新兴的区块链公司尝尽了甜头,很多公司尚未开展业务,仅靠愿景就能拿到融资。现在最早一批区块链企业很多都分道扬镳了,最早一批区块链技术类企业要么去给别人做嫁衣,要么走向了币圈。趣链和欧科云链算是发展得比较顺利的”。

一位区块链从业者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了类似信息,“整体来看,区块链行业还处于发展初期,需要不断的投入,很多公司和人才耐不住寂寞,会进入币圈,因为那样挣钱比较快”。

从整个市场看,就算投资总额减少,头部区块链企业加速扩张,也没能浇灭新鲜力量的热情。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19日,我国现有近7万家经营范围含“区块链”的企业。

从企业注册数量趋势来看,2016年起,区块链关联企业注册数量逐步上升,2016年和2017年分别有1922、5045家区块链相关企业注册成立,2018年年度注册企业有15067家。2019年该数字虽回落到12564家,但到2020年增至26051家,是年度注册企业数量最多的一年,年度注册增速66.36%。

不求大而全 定制输出解决方案

区块链依然火爆,但因诸多原因,在技术赛道坚持下来的并不多,至今还在坚持且有一定代表性的,都是在技术应用上有两把刷子的。

在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公司发展时,欧科云链集团副总裁胡超提到,欧科云链是中国区块链行业最早的创业公司之一,目前在金融、智慧助警等场景有成熟产品落地。在推进区块链产业应用落地的过程中,欧科云链确定了区块链大数据应用为关键方向。

2019年6月,欧科云链集团旗下OKLink区块链浏览器上线,该浏览器是一个主要针对数字货币搭建完整数据的查询平台。2020年9月,OKLink区块链浏览器上线了区块链大数据监测和交易行为可视化工具“链上天眼”。链上天眼面向所有用户免费开放,可通过地址分析、交易图谱以及链上监控等功能,帮助用户了解链上资产流动来龙去脉、保护链上资产安全。目前链上天眼可以针对B(企业)端、G(政府)端用户需求,进行定制、升级。

数据来源:IT桔子

趣链科技区块链的应用最早起步于金融领域。趣链科技首席运营官何鸿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趣链在2016年就和浙商银行展开了合作,联合研发的全国首个基于区块链的应收款链平台,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目前平台上的应收账款签发金额超过3000亿元。2019年以后,趣链科技的区块链应用领域逐步推广至政务、司法、电力、医疗等”。

谈及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应用落地,一位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创业公司的优势,就是自己不做具体的业务,和客户不是竞争关系。这就跟独立云计算公司可以在巨头云集的背景下生存是一个道理”。

技术应用的场景也是业内人士对比区块链企业的关键指标。王娟对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建议是:“我认为创业公司不应该做横向的蔓延,我更看好在一些场景下的纵深化发展。”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区块链创业公司,更多是担忧。他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区块链创业目前的问题是很难找到应用的场景落地。在虚拟货币泡沫的时候,区块链只需要服务虚拟货币,就能带来巨大的收入。国家禁止发行虚拟货币交易后,虚拟货币即便暴涨,但其运用区块链技术早已经成熟,也创造不了巨大的使用场景。现在来看区块链技术离真正落地的路子仍然很远”。

客户主动求合作  专业技术人才不足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国家层面布局区块链,有系统性作用。但一般的小团队区块链创业不具优势,现在市场上大部分所谓的区块链应用项目,其实是把原来基础互联网技术做做包装而已。而且这种以吸引资本投资为目的的区块链技术研发就像是个无底洞;创业公司通常以盈利为目的,但这种模式显然距离钱比较远,不建议盲目进入”。

一位区块链创业公司人士也承认,“区块链技术投入很大,但拿下一个项目能挣数百万到数千万元不等,一般是先给客户上区块链系统,然后按年收取服务费”。

对公司营收规模,胡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区块链行业发展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目前各个公司的盈利模式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例如一些技术公司会基于客户需求,通过定制性输出解决方案,是一个典型的成熟盈利模式。”趣链相关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提出的营收、盈利相关问题则三缄其口。

商业化成绩是秘密,商业化的过程不是。回忆链上天眼商业化时,胡超印象最深的是,“去年8月,我们举办了首届区块链科普短视频大赛,这场比赛本来是向大众科普区块链常识的活动,但从9月开始,对外公布的参赛邮箱里收到了来自国内多地沟通与‘链上天眼’合作的诉求。欧科云链的很多客户,都是主动联系到公司,寻求业务合作”。

但让区块链公司苦恼的是,区块链专业人才稀缺。

在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看来,“区块链是一个技术组合,都是过去的旧技术,只是跨好几个专业领域,都精通的人不多。其实,相比云计算和AI,门槛并不高”。但胡超称,“区块链是融合了密码学、数学、经济学、计算机科学等多个学科的新兴技术,这就要求人才需要具备这些多学科交叉复合的底层知识结构。而且区块链技术再先进也需要实际应用的场景,在‘区块链+产业’的深入推进过程中,光懂区块链是远远不够的”。

此外,有区块链创业人士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行业本身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内部架构很不一样,有的公司销售团队好几十人,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分公司、子公司,有的公司甚至没有专门的销售团队。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相关推荐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