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产经中心 > 快消频道

连亏三年,一年五换总裁,昔日女装巨头拉夏贝尔的退市危机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白杨 张君花 网编:产经中心 2021-04-15

4月15日晚,2020年财报出炉,拉夏贝尔已经连亏三年。从曾经的“中国版ZARA”,到A+H股上市,这家女装巨头在它成立20年之际,正在面临退市危机。公司总裁从创始人一直换到了设计师,都没能挽救拉夏贝尔的业绩颓势。那么,学习南极电商“卖吊牌”就能让拉夏贝尔起死回生吗?在业内看来,拉夏贝尔所要解决的,已不单单是产品和渠道的问题,此前过于快速的扩张之路早已为长久发展埋下了隐患。

图片来源:拉夏贝尔官方微博

连年巨亏

4月15日晚,拉夏贝尔发布业绩快报称,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18.19亿元,同比下降76.27%,净亏损13.48亿元。

对于此次巨额亏损,拉夏贝尔给出的解释是受疫情影响,公司线下经营网点收入大幅下滑,但仍需承担商场租金及人员费用等固定支出,导致本期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下降幅度明显低于收入下滑幅度,该因素导致公司亏损约9亿元。同时,公司进一步关闭线下低效门店,由于已关闭门店的经营亏损及一次性确认装修摊销等费用,导致亏损2.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拉夏贝尔登陆上交所以来,就出现连续性亏损。2018年,拉夏贝尔首度亏损1.6亿元,2019年净亏损扩大至21.66亿元,2020年再次亏损。

至此,拉夏贝尔已经连续亏损3年,这也使得拉夏贝尔“被ST”。3月22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预计公司2020年底经审计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若公司2020年底经审计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公司A股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这已经是拉夏贝尔2021年以来第3次提示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0年上半年,拉夏贝尔也曾12次提示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就巨额亏损及未来发展规划,北京商报记者对拉夏贝尔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快消品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巨额亏损,多次退市警示,显然拉夏贝尔已经进入了非常困难时期。亏损加净资产负值,已经“被ST”的拉夏贝尔很有可能直接退市。

高层动荡

业绩连亏重压下,2020年以来,拉夏贝尔总裁一职先后频繁更换了5人,总裁候选人也从财务、营销、品牌等各个口线挨个试了一遍。

2020年2月,拉夏贝尔方面称,于强因需要投放更多时间及精力在其自身的业务上,已辞任拉夏贝尔执行董事、总裁等职务。同时,邢加兴重新成为拉夏贝尔总裁。同年4月,拉夏贝尔方面再次宣布邢加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其副总裁尹新仔升为公司总裁。

然而,尹新仔上任不到4个月便辞职。2020年8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尹新仔因个人原因辞职。在尹新仔辞职后,拉夏贝尔总裁一职空缺三月之久。直到2020年11月4日,拉夏贝尔才敲定新一轮总裁人选。当天,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一职由章丹玲担任。据悉,章丹玲自2001年3月至今一直任职于拉夏贝尔,作为拉夏贝尔的联合创始人,其现主要分管新零售、线上渠道及市场工作。

仅在上任一月后,章丹玲则宣布辞去总裁职务,交棒给同样在品牌口工作多年的副总裁张莹。

高层动荡的同时,拉夏贝尔也在加紧线下收缩,门店从此前的近万家锐减到至今不足千家。数据显示,2017年底,拉夏贝尔拥有9448家门店。而在2019年,拉夏贝尔就关闭了4391家门店,平均一天关店12家门店。今年1月30日,拉夏贝尔在公告中称,2020年在境内线下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4878家降至年末的959家。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此前位于北京丰台区新业广场一层的拉夏贝尔早已关门。而从高德地图上搜索拉夏贝尔门店,也仅剩8家。

卖吊牌求生

在连年亏损、高层动荡、频繁关店的情况下,拉夏贝尔一直想要寻求新的出路。在品牌方面,拉夏贝尔也从此前的并购扩张转为了战略收缩。据悉,2004年伊始,拉夏贝尔启动多品牌发展战略,品类逐步由女装拓展至男装、童装,旗下品牌有La Chapelle、Puella、UlifeStyle、7.Modifier、Candie’s、La Babité等12个品牌。此外,拉夏贝尔还以5200万欧元收购了法国女装NafNafSAS公司。

然而,到了2019年5月,拉夏贝尔以2亿元的价格出售旗下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的股权,其旗下七格格、OTHERMIX及OTHERCRAZY等线上服饰品牌也被剥离。

随着资金压力、疫情等因素影响,拉夏贝尔旗下多个子公司相继破产。2020年1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杰克沃克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具备破产原因,法院受理杰克沃克的破产清算申请。同年5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境外全资子公司法国NafNafSAS因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当地法院已经裁定其启动司法重整,拉夏贝尔丧失对NafNafSAS控制权,其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彼时,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当前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公司主动实施战略性收缩,重点聚焦核心女装业务发展。对于成长前景不确定的非核心业务以及预期未来大幅亏损或需要较多资金投入的业务,将根据经营现状大幅减少或停止资源投入。

为了缓解发展压力,拉夏贝尔向南极电商开始学习“卖吊牌”。2020年9月,拉夏贝尔公开表示,将线上业务由“企划设计-自主采购-平台运营-线上销售”的传统模式,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不过,该举动也被业内质疑。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过于快速的扩张之路早已为拉夏贝尔的发展埋下了隐患,退市或许只是时间问题。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白杨 张君花

网友评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