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商业新闻中心 > 时尚频道

炒鞋谁受益?商家待价而沽,品牌平替热卖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北京商报不等式调查组 网编:北京商报不等式调查组 2021-04-08

在炒鞋大行其道的二级市场里,消费者终究是弱势群体。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持续调查发现,消费者下单后,一旦球鞋涨价,卖家会以缺货、在调货等理由延迟发货,甚至直接取消订单。此外,品牌方还会连续发布款式和配色相似度极高的限量款和普款,买不到限量款的消费者只能转而购买普款,普款往往会大卖,一级市场里的品牌商何愁不赚?业内人士指出,当下“炒鞋”市场泡沫巨大,风险系数很高,在时尚风向和市场审美不断变化的当下,可能很快就会破裂。

消费者被牵着走 涨价后商家不发货

二级市场,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交易,掺杂着不确定因素。球鞋一旦开始涨价,部分商家会以各种理由不发货。

消费者小森(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在某平台名为小鸿体育的店铺以6587元购买了一款41码的AJ6,购买后该鞋在二级市场涨价至1万元左右,而此时商家以缺货、在调货等理由延迟发货,而该款AJ6在小鸿体育店铺的售价也已上涨至9559元。时隔一个月,小鸿体育仍未发货。

一个月未发货,与商家的承诺充满矛盾。另一位消费者小张(化名)在小森购买该鞋后一周,询问小鸿体育客服以现在的标价购买41码是否能发货时,店家表示2天调货时间即可发货。北京商报记者在小鸿体育店铺中看到,现在该款AJ6价格有明显回落,41码现售价7699元。客服表示按订单顺序发货,大概2-3天。

“消费者买完球鞋,商家因为鞋涨价了不发货、退货的事情在球鞋圈非常常见。”炒鞋圈的王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但如果消费者在鞋贩子处购买的鞋降价了,想退货或者补差价,是根本不可能的。球鞋二级市场中的这类问题,没有明确的交易规定。”

王先生继续强调,限量款球鞋和别的商品不同,价格变动幅度极大,这就造成交易是否顺利全凭卖家信用。在发货前卖家取消交易并退款,大部分平台以及微商的私下交易都不会对卖家有任何惩罚。

先发限量款再发普款 品牌方间接受益

消费者不但被卖方牵着走,还逃不出品牌方的“忽悠”。或许,品牌方能从二级市场间接受益。二级市场价格不直接促使品牌方获得收益,但品牌方往往会在发售限量款后,再发售一款“平替”,这时受到限量款二级市场的影响,这类“平替”也会有极高销量。

左为Supreme联名Nike SB Dunk Low,右为普款黑白熊猫Dunk

左为Supreme联名Nike SB Dunk Low,右为普款黑白熊猫Dunk

业内人士王先生(化名)透露,耐克品牌方在发售球鞋时,一般会在相近时段推出“限量款”和“普款”,以此提高普款的销售额。“比如AJ1,耐克品牌方往往会先发售几双天价AJ1,配色样式都很符合大众审美,深受欢迎。此时发售普通款AJ1,同样会有很高销量,二级市场价格也会翻倍。”

该人士还举例称,这样的模式屡见不鲜,在Supreme联名Nike SB Dunk Low发售之际,耐克品牌方同样推出了与联名款相似的普款黑白熊猫dunk。对于这一说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耐克品牌方,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发售价699元的黑白熊猫dunk,现市场价在1500-2000元不等,黑、蓝、粉三个配色在发售当天均被一抢而空,在球鞋交易平台的销量更是高达10万单。

左为Dior联名AJ1,右为“小Dior”AJ1

左为Dior联名AJ1,右为“小Dior”AJ1

此外,Dior联名AJ1与“小Dior”AJ1也存在“平替”蹭热度的可能性。名声大噪的Dior联名AJ1,原价18000元,现女码市场价在7万元左右。2020年初,该联名款的发售消息引发无数关注,面对这样配色喜人、但价格令人望而却步的球鞋,不少球鞋爱好者选择转战同时段发售的配色相似的“小Dior”AJ1。

“小Dior”AJ1发售价仅1399元,然而男码市场价现为3000元左右,部分女码市场价已破万。有网友评论称:“‘小迪奥’不是联名,叫这个名字就是蹭热度而已。”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官网“小Dior”AJ1的全名为Air Jordan 1 zoom racer blue,并没有任何Dior字样。但由于鞋型、配色与Dior联名AJ1极为相似,球鞋交易平台与炒鞋圈一直称呼Air Jordan 1 zoom racer blue为“小Dior”AJ1。

泡沫很快会破裂 炒鞋现象亟待监管

“球鞋与其他物品不同,一旦涨价卖家再取消交易,消费者想再以之前价格购入是很难的,造成的损失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上文提及的王先生认为,相关监管部门和平台应该对这类交易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和限制,避免消费者吃“哑巴亏”。

球鞋价格的高速上涨现象其实由来以久,尤其在会讲故事、频出联名的耐克身上最为显著。“买基金不如买鞋”,一潮鞋爱好者小李(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小李表示:“如果能原价囤几双限量款、联名款,过一段时间的价格就是天价。”一双发售价1499元的offwhite联名AJ1现市场价在3万元左右,发售价不过千元的Supreme联名Nike SB Dunk Low的白金绿配色,38.5码价格更是一飞冲天,高达25000元左右。

因球鞋价格的上涨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归根结底是炒鞋现象带来的隐患。经济学家宋清辉直言,炒鞋纯粹是一种投机行为,没有未来。当下炒鞋市场泡沫巨大,风险系数很高,在时尚风向和市场审美不断变化的当下,可能很快就会破裂。

他进一步指出,“炒鞋”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对于“炒鞋”投机之风应该进行一定的监管,也有助于对“炒鞋”金融风险早发现、早处置。

内联升副总裁程旭表示,对于炒鞋问题,市场监管部门应对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消除监管的灰色地带。品牌方也应迅速采取措施,对恶意炒作的市场行为进行管控,主动发声,消除对于品牌的负面影响,平抑舆论。同时,球鞋交易平台也应该加大对于个人恶意炒作、虚假交易的处罚力度,不应成为黄牛非法牟利的温床和保护伞。

北京商报不等式调查组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