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要闻中心 > 国际频道

全球新冠疫苗的中场战事|疫苗出口大作战:从哪来,到哪去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赵天舒 网编:陶凤 2021-03-31

随着产能的逐渐铺开,全球新冠疫苗接种也从争先到了争“滔滔不绝”。当疫苗成了“硬通货”,有限的厂家显然无法满足全球的需求,由此引发的疫苗抢夺战也在不断升级。

美国争先,欧洲内讧,有一些国家还在排队等待……从限制出口到自己建厂,谁都想把主动权握在手里。

壹图网

自产难自用

今年1月,比利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辉瑞和阿斯利康双双宣布,由于位于比利时的工厂出了问题,导致疫苗延迟交付。

作为“欧洲的十字路口”,布鲁塞尔机场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药品物流独立验证机构卓越中心认可的温控达标场地,冷链仓库达3万平方米,是欧洲最大药品储存仓库。

根据德国研究型制药企业协会的数据,2019年全球疫苗生产的最大基地是欧洲,76%的疫苗来自这里。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全球20%的疫苗在这里中转。而在疫情暴发后,比利时的重要性愈发凸显,皮尔斯小镇是辉瑞旗下仅有的两个疫苗加工厂之一。

从比利时生产的新冠疫苗被运到了英国、加拿大、日本甚至更远的南非、澳洲。除了比利时,在欧洲大陆上,英国、奥地利、瑞士、荷兰等国都有新冠疫苗生产基地,比如莫德纳在瑞士的工厂为美国以外的地区供货,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也在英国、荷兰生产。

自产却不一定都能自用。“疫苗是欧洲制造”,去年年底,英国率先批准使用辉瑞旗下的新冠疫苗,彼时比利时总理德克里这样说道。

后续的发展果然如德克里所料,欧盟与英国在疫苗出口问题上纠缠不休。按照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说法,“我无法向欧盟公民解释,为什么我们向自己生产疫苗的国家(即英国)出口数百万剂疫苗,而他们却不把疫苗寄回给我们”。

欧盟方面称,阿斯利康公司给他们交付的疫苗只有计划的1/3,而阿斯利康的全球总部位于英国伦敦。一些欧盟国家认为这种情况要怪已经“脱欧”的英国,称英国在疫苗这一问题上“占了欧盟的便宜”。由于不同的厂家在英国和欧盟都有生产基地,根据合同,这些厂家应该互相交付一定数量的新冠疫苗。

愤愤不平之下,欧盟委员会警告称,如果不能优先获得阿斯利康疫苗,欧盟方面可能拒绝授权这款疫苗出口英国,直到阿斯利康履行合约对欧盟交货为止。欧盟的一些国家领导人在欧盟峰会上也同意加强对疫苗出口的监管,以阻止在欧盟生产的疫苗出口。

在欧盟动真格之前,意大利率先出手了,启动欧盟在1月底实施的冠病疫苗出口管制机制,阻止25万剂在意大利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出口到澳大利亚。

“夹板气”

根据Airfinity数据,欧盟生产的新冠疫苗数量为1.1亿剂,而英国为1600万剂,前者42%用于出口,英国则全部用于自用。

相较于针锋相对的英国和欧盟,自产自销的美国拥有更大的自主权,其产能达到1.64亿,几乎全部用于自用。

辉瑞在美国最大的新冠疫苗生产厂位于密歇根州的卡拉马祖,还有两个工厂分别在圣路易斯和马萨诸塞州的安多弗。上个月,辉瑞公司又将其位于堪萨斯州的一个工厂纳入了新冠疫苗生产网络。

作为目前全世界接种剂量最多的国家,美国也是手握疫苗最多的国家,已有的储备加上订单,美国拥有的新冠疫苗将足够为5亿人接种,远超过美国的3.3亿人口。

尽管大量疫苗面临被闲置,但美国对疫苗出口依旧实施严格控制。美国政府官员说,尽管欧盟和其他国家提出希望美国“分享”其部分新冠疫苗的要求,但美国目前没有计划与其他国家分享其库存中的疫苗。

更要命的是,美国阻止的不仅是成品疫苗的出口,连原材料都不放过,甚至搬出战时才动用的《国防生产法》对疫苗生产原材料实施出口管制。这些材料包括:细胞培养液、一次性试管、医用过滤器等。

牵一发而动全身,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商印度血清研究所(SII)称,美国的出口禁令导致他们无法按原计划按时生产。SII生产的是阿斯利康和诺瓦瓦克斯(Novavax)的新冠疫苗,其中不少本应被送到欧盟或者英国去。

对此,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公开批评称,美国“彻底禁止了在其领土上生产的疫苗或疫苗成分的出口”。德国电视台也提醒说,疫苗出口禁令可能成为于己不利的“回旋镖”,因为出口禁令将使整个疫苗的供应链受到影响,每个国家都会成为受害者。

求人不如求己

一边是英国的纠纷,另一边是美国的不松口,欧盟当地时间3月26日,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欧盟境内两家生产新冠疫苗的工厂投入运营。欧洲药品管理局在当天发布的声明中说,位于荷兰和德国的两家工厂分别生产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和辉瑞新冠疫苗。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预计,到今年年底,欧盟将有52家工厂生产新冠疫苗,有望在夏季获得足量的疫苗供应。

“其实在疫情和疫苗方面,欧盟做得还算尽力。”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对北京商报记者说。其实早在去年2月,欧盟就确定对疫苗进行联合采购以及大力支持疫苗研发。但是这种协调机制也就意味着效率不高。不过目前,因为疫苗交付分配等问题频出,欧盟已经松口,允许各国自行购买。

在各方禁令之下,与欧盟一样打算自给自足的国家不在少数。加拿大就和诺瓦瓦克斯公司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将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一家工厂生产数百万剂疫苗。

而在亚洲地区,韩国的三星生物和SK生物制药已经接连签署新冠疫苗生产合同,日本在神户的生产基地也将开始阿斯利康疫苗生产。此外,巴西和阿联酋等国家也计划今年开始生产新冠疫苗,不仅满足本地需求,也供应全球。

“新冠疫情正在改变全球疫苗生产格局。”德国新闻电视台如是说。

不过,“自给”能否和“自足”画等号,还不好说。疫苗专家陶黎纳也指出,比如印度虽然是疫苗生产大国,但却不是疫苗研发强国。整个疫苗产业链上游也基本由欧美企业控制,没有独立的技术、设备、材料等。

确实,虽然印度拥有“巨无霸”的疫苗制造商,但目前的新冠疫苗接种速度还低于新冠病毒确诊病例速度。美国媒体指出,按照目前印度的疫苗接种率,印度实现疫苗普及至少需要几年时间。

“贵圈”之外

比起还有苗可争、有厂可建的欧美,还有相当一部分国家仍处在“无苗可打”的境地。陶黎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人用疫苗是欧美在全球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领域。

数据显示,占世界人口16%的富裕国家购买了全球70%的疫苗,相当一部分不够发达的国家却始终看不到疫苗的影子。

不是没有人为他们想过办法。此前,为了帮助中低收入国家获得疫苗,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世卫组织和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共同领导并发起了“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其目标是在2021年底前为那些参与国提供至少20亿剂新冠疫苗。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分配机制似乎形同虚设。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上周说:“富国获得的疫苗数量与其他国家通过COVAX获得的疫苗数量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而且每天都变得更加荒唐。”许多富国承诺支持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但迄今几乎没有国家分享它们的库存。

此前,拜登在回应美国疫苗供应将出现“盈余”时曾表示,“我们将首先确保美国民众得到照顾,然后将帮助世界其他国家”。但实际上,美国并没有付出任何行动。

对于这种分配不公平的现象,陶黎纳认为,这应该归因于世卫组织的弱势。世卫组织在技术上或许有话语权,但在分配问题上显然还不够分量。另一方面,现在国与国之间直接交易,效率很高,但毕竟公平和效率不可得兼。

陶黎纳还表示,现在COVAX存在感低,可能也是因为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明示疫苗分配机制。假如世界卫生组织先组织10亿剂疫苗,允许各国按一定比例采购,谁接种效率高,后续分配时可以优先,这样子大家心里就有底了。“这样的疫苗分配规则,哪个国家能拒绝呢?”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