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要闻中心 > 国际频道

估值950亿美元 在线支付巨头Stripe变身硅谷最大“独角兽”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汤艺甜 网编:陶凤 2021-03-15

在估值达到950亿美元时,在线支付公司Stripe终于高调了一回,一跃成了硅谷最大的“独角兽”。

虽然在国内听起来名不见经传,但从业务发展来看,Stripe更像是人狠话不多的角色,趁着电商发展的浪潮,建好了支付的基础设施,然后将亟待解决支付问题的在线公司笼络在麾下,从而获得高速发展,甚至分走了支付巨头PayPal的一杯羹。

不过,若缺乏继续成长空间,估值可能只是一时辉煌,其可持续性或许还要画上一个问号。

继续欧洲扩张

如果不是最新的估值消息,Stripe可能还不会这么引人注意。当地时间3月14日,Stripe在官网挂出了一则融资消息,宣布已完成新一轮6亿美元融资,投资者包括安联保险和安盛保险的子公司、Baillie Gifford、富达管理研究公司、红杉资本和爱尔兰国库管理局。

Stripe官网

重点不是6亿美元,而是Stripe的身价。这轮融资完成后,Stripe估值达到950亿美元,成为硅谷当前最大的“独角兽”,全球第三大“独角兽”,仅次于中国的字节跳动和蚂蚁集团。

Stripe的估值最近一直处于高速增长中,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增长了2倍,超过了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旗下的火箭公司SpaceX,后者上月以740亿美元估值完成融资后,一度短暂成为美国风投支持的最大私有公司。

与历史相比,Stripe当前的估值也堪称顶峰,超过了上市前的Facebook和Uber,Facebook 2012年上市前的估值超过800亿美元,优步2019年IPO前则为720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Stripe公司由爱尔兰的天才兄弟科里森两人(帕特里克·科里森和约翰·科里森)于2010年创立,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其软件允许个人和企业通过互联网拨款和接收付款。据Stripe官网显示,有150多个国家的数百万家公司运用Stripe来运营和扩展业务,其中不乏微软、谷歌、Uber等大公司。

根据Stripe在官网中的说法,最新的这轮融资资金将会投资于其欧洲业务,尤其是都柏林的总部,以支持不断飙升的需求,并扩大其全球支付网络。

欧洲市场是Stripe当下的重心之一。目前,Stripe在42个国家开展业务,其中31个在欧洲,欧洲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虽然总部位于旧金山,但Stripe最近在爱尔兰的都柏林设立了第二总部,并将此轮融资的大量资金投向欧洲。

值得一提的是,Stripe已经和爱尔兰达成了合作。在最新一轮融资中,由爱尔兰国库管理局管理的爱尔兰战略投资基金投资了5000万美元。爱尔兰副总理利奥·瓦拉德卡直言,爱尔兰政府与Stripe的结盟,将在未来五年内创造超1000个工作岗位,并推动爱尔兰的经济增长。

进击的支付基建

成立十年后,Stripe已然成了美国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其间的传奇色彩不比其他“独角兽”少。

在成立的第一年,两位创始人分别只有19岁和17岁,是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百万富翁之一,凭着一句“PayPal的商户支付工具不行,不如投资Stripe”,兄弟二人便说服了当时的PayPal的创始人,包括马斯克。

作为一家更toB的公司,Stripe的名声可能不如PayPal那么响。但其实,二者在业务方面有着明显区别。

Stripe更像是一个支付基础设施的搭建者,为开发者或商家提供支付API接口或代码,程序员只需要通过几行代码,就可以解决支付网关、信用卡存储等等复杂的流程,让商家的网站、移动App支持信用卡付款等。

“人们常常认为Stripe就是做支付业务的,和PayPal类似。但其实最恰当的说法是:Stripe是云基础设施公司,和AWS、GCP、Azure类似。这是因为Stripe更偏向为线上商务提供一般化的基础设施。”Stripe首席产品官William Gaybrick曾这样表示。

便捷的模式让Stripe获得了不少企业的青睐。Stripe则从每笔交易中抽取佣金,每笔成功交易收取“2.9%+0.3美元”的费用。Stripe官网显示,其合作公司超过数百万家,包括美国最大电商亚马逊、谷歌、微软等最大一批互联网公司,也包括网约车平台Lyft、Grab,刚上市不久的在线订餐平台Doordash等。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分析称,与PayPal、支付宝等相比,这种业务主要从供给侧,也就是从拥有收单需求的商家切入,将程序员作为目标客群,具有其独特的创新模式,类似于支付领域的超大型开放平台。

苏筱芮进一步分析称,从定价水平看,Stripe相较其他平台更具优势,因此也获得了中小商户的青睐,Stripe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能够切入中小商户的支付痛点,用先进的技术水平和超前的商业模式来解决问题,也能够相对较好地控制成本,如果Stripe今后一直保持这种科技领先的态势,那么后续盈利将会十分可观。

随着在线支付的迅速崛起,Stripe的估值也一路飙升。2010年6月,Stripe从Y Combinator获得了种子基金,2011年5月从红杉资本等获得200万美元投资,2012年红杉资本牵头的财团又投了1800万美元。早2016年D轮融资后,Stripe的估值已达到90亿美元,2018年继续升至200亿美元,2020年4月16日,Stripe又获得了6亿美元的融资,使其估值达到360亿美元。

更拥挤的赛道

疫情的暴发更是让全球电子商务业务一路高速发展,Stripe也坐收了一些红利。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欧洲已有超过20万家新公司在Stripe平台上进行了注册。根据创始人约翰·科利森的说法,2020年,Stripe系统每秒处理近5000个请求,包括付款、退款、客户数据检查和对其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其他查询。

不过,由于并未公开上市,Stripe成立至今没有披露过任何营收或盈利情况。对于当前的一些财务指标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Stripe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虽然估值高企,但Stripe目前还不打算踏入资本市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Stripe高层表示,短期公司的融资重点并不是IPO,而且与那些志同道合的长期投资者合作。公司首席财务官Dhivya Suryadevara表示,“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会更令人兴奋”。

在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看来,接近1000亿美元的估值,在当前的美股中来看算是中大规模,不过,Stripe作为初创型企业,不能光凭估值高判定是否有前景,也要看未来的发展,包括业务发展和竞争对手。对于科技公司而言,短线要看价值,长线还是要看成长空间。

当前的支付市场虽然庞大且客观,但竞争也颇为激烈,对于Stripe而言,也是不小的考验。根据埃森哲的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数字支付的快速转变迫切需要银行实现支付系统的现代化。2023年,近4200亿笔交易价值7万亿美元预计将从现金转向信用卡和数字支付,到2030年将增加到48万亿美元。

越来越多的企业试图分羹,除了已上市的数字支付公司Adyen和Square,还有未上市的数字支付初创企业Checkout,而在Stripe擅长的跨境支付领域,泰国正大集团的区块链跨境金融服务项目Velo“蛇吞象”美国知名跨境支付协议Interstellar,试图建立一个更快、更低廉的全球结算网络。

Stripe也试图多点开花,比如在放贷业务上做文章。根据该公司的说法,不存在“冗长的申请,很快就能确定是否符合资格,资金第二天就会进入用户的Stripe账户,企业可以在赚钱的时候偿还”。

对于这种互联网金融公司的贷款服务,苏筱芮分析称,优势是能够节约征信成本,因为查询各种征信数据需要向征信机构支付费用;不过这种风控模式是否能被传统金融机构认可还有待观察,此外还要防范支付过程中的虚假流水等风险,以免对初创企业过度授信。

“目前全球支付市场处于科技驱动创新的发展进程中,未来,能够通过先进科技水平提升流程效率、赋能实体经济的机构将会抢占先机。”苏筱芮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相关推荐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