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美国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冲刺最后一关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陶凤 实习记者 赵天舒 网编:段跃 2021-02-28

在多轮拉锯后,美国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终于在上周末前进了一大步:众议院投票通过,这意味着,只要能再闯过参议院这一关,法案就将尘埃落定,民众盼望已久的“救命钱”也近在眼前。发钱自然是好事,但巨额投入背后的财政赤字和可能超出预期的通胀却是不容忽视的担忧。

北京商报

最后的冲刺

当地时间2月27日凌晨,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1.9万亿美元新一轮经济救助计划。这项由美国总统拜登提出的新一轮经济救助计划,旨在为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美国家庭和企业提供财政支持。

在众议院通过法案后,该计划将交由参议院审议,预计将在下周对经济救助计划进行讨论和投票。经参议院修改后的版本将重新送回众议院进行投票,通过后交由拜登签署。同时,拜登也在上周六呼吁参议院迅速通过刺激法案,“我希望它能得到快速回应,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此外,该计划还得到了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的力挺,理由是为了拯救失业。早些时候,耶伦曾表示,如果国会通过拜登提出的经济救助计划,美国民众就业状况可在明年完全恢复。“如果不提供额外的联邦支持,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分析报告表明,美国失业率将在未来几年内保持较高水平。要到2025年失业率才能回落到4%。”

此前公布的美国1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1月就业市场整体表现较为疲弱。有研报分析称,美国1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数增加4.9万人,远不及预期的增加10.5万人,同时1月共有40.6万人流出了劳动力市场,相比之下,实际就业人数增长仅20.1万人。

美国此轮经济救助计划的进展可谓一波三折。此前就有多名共和党议员认为法案的规模过大,曾要求缩水至1/3,也就是6000亿美元,但拜登最终没有妥协。而在本次投票中,虽然民主党总体以多数通过了该法案,但仍有两位民主党议员及所有共和党众议员投了反对票。

此外,有分析人士称,由于可能会遭到反对大幅扩张财政赤字的议员抵制,该计划能否获得参议院批准仍存在巨大变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到,从现在的美国政党格局上看,拜登所在的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刺激方案并无意外,而参议院的目前两党比例并不会造成很大阻碍。美国此前救助法案中关于失业救助和失业保险的条款将在3月中到期,顺利情况下,新一轮的法案可能在届时会提交拜登签字通过。

大规模的撒钱

如果法案最终获得通过,那这将是拜登就职美国总统以来推出的第一个重大立法提案,也是疫情打击后美国第三轮大范围经济救助法案。而1.9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2020年美国名义GDP的9.1%。

那么,这1.9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都包含什么?根据拜登的提案,刺激方案主要内容仍是现金支付、失业救济等转移支付。包括向低收入群体再直接支付1400美元,连同已确定的600美元在内,总金额将达到2000美元;为符合条件的失业者提供每周4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时长从今年一季度延长到前三季度;此外,还对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提供育儿补贴、提高最低时薪以及增加新冠检测和疫苗接种资金支持等。

最直接的受益者无疑是民众和一部分中小企业。孙立鹏认为,中小企业在美国经济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救助也是为了让它们不要裁员,因为它们集纳了很大比例的就业人口,对经济稳定有很大的作用。

而在上周三公布的致美国国会高层的信函中,来自160多家公司的CEO表示支持拜登提出的1.9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涉及的公司包括高盛、谷歌、英特尔、AT&T、贝莱德、万事达卡、摩根士丹利等。

当时,这些公司呼吁政府“立即制定大规模的联邦立法”,以应对疫情的影响。CEO们在信中表示,与疫情刚开始时相比,现在美国的就业人数减少了1000多万人。全国各地的小企业面临破产的境地,学校也难以重新开学。拜登的援助计划提供了一个框架,可以协调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努力,共同战胜疫情。

此外,民调显示,大多美国人对拜登的刺激方案也心怀期待。据美国晨间咨询公司与《政治报》联合进行的一项对2013名美国选民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共和党人和选民都表示支持拜登的计划。

受调查的选民中,76%的人表示强烈支持或比较支持该计划,只有17%的人表示非常反对或比较反对该计划。美国民众苦没钱久矣,此番的救命钱或许可以一解燃眉之急。

瑟瑟发抖的股市

有分析人士认为,即使没有进一步财政刺激,美国经济反弹本已“蓄势待发”,如再叠加新一轮刺激的效果,预计美国GDP同比增长将在今年二季度回到潜在增速。虽然美国指望着这笔钱来提振经济,但巨额拨款的背后,无疑是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的压力。

还有一些人对巨额刺激计划的效果存在担忧。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在内的经济学家,都对新一轮纾困计划的规模感到担忧,担心它会导致需求上升到经济无法满足的程度。

萨默斯就指出:“接近二战时期规模、而非正常衰退时期规模的宏观经济刺激政策,可能导致通胀压力升至我们这一代人从未见过的水平,进而影响到美元价值和金融稳定。”

因此,一些反对者仍对刺激法案持保留态度,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华尔街日报》分析称,未来几个月,通胀将会抬头,而且幅度可能很大,这将加剧一些人的担心,即美国政府出台的巨额纾困计划,累积起来后或许会超过美国经济能够承受的程度。

美联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美国家庭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比2019年底多出2.2万亿美元,现在这个数字可能更高,如果规模高达1.9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出炉,更多现金将被注入美国经济,将会有更多投资者“押注”通胀。

事实上,“再通胀交易”已经让一些投资者苦不堪言。受到美国经济复苏和再通胀预期加强,美债收益率近期直线上升,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飙升到1.6%之上。

美债的持续上涨也导致了美股的震荡,近日来“跌”声一片。在美股,特斯拉已经从年初高点的900美元左右跌到了675.5美元,跌幅接近25%。亚马逊的年内回调幅度也接近10%。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认为,“通胀交易”给市场带来的冲击已经非常明显,随着通胀预期增加,美债收益率持续飙升,带来的风险主要是两个方面,首先是对股票市场的打压,因为股市和债市本就是金融产品中的互补品。美债收益率上升,导致全球股票市场大幅波动,A股也难以幸免于难。如果通胀进一步上升,A股整体市场会更加动荡。

杨水清进一步指出,“美债收益率上涨还会影响证券市场的价格重估,我们通常认为国债是无风险利率,它的收益率上升会导致其他资产价格的回调”。

虽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仍将维持目前利率,不过业内预期,短期内美债收益率将持续上升,如果未来上行速度引发金融市场恐慌,美联储及其他央行或会出手干预。

另一方面,拜登的刺激方案还引发了人们对需要提高公司税来为支出提供资金的担忧。Bright Trading LLC驻拉斯韦加斯的自营交易员丹尼斯·迪克表示:“拜登担心的不是股市,他关心的是普通民众,这是一件好事。但这就告诉人们,公司税将被上调。”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赵天舒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