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比特币应声暴跌 美国财长的话刺痛了谁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 陶凤 汤艺甜 网编:段跃 2021-02-24

一路狂飙突进的比特币,在美国财长耶伦的一句话后,惨遭血洗,暴跌16%。投机性强、风险高、非法交易活跃……耶伦一针见血。这并不意外,毕竟伴随急涨而来的就是冷静的声音,美债收益率的飙升更是让风险资产无处遁从,就连一向唱多比特币的特斯拉CEO马斯克也开始怀疑了。当然,耶伦不止戳中了比特币的痛点,公司税也山雨欲来了。

北京商报

“高度投机的资产”

比特币惊魂一夜。2月22日晚间,逼近6万美元的比特币价格突发短线暴跌行情,周一美股开盘前10分钟,比特币5分钟内跌超3000美元,跌穿5万美元大关后迅速跌至4.8万美元下方,24小时内跌幅超17%,当晚最低跌至47668美元。

到了23日,下跌仍在继续。当天下午,比特币价格向下击穿45000美元,随后震荡反弹。截至北京时间23日20时,比特币价格报45900美元,24小时内跌超16%。另外,24小时内,数字货币合约共爆仓299亿元,涉及币民49万多人。

此轮比特币闪崩,耶伦或许“功不可没”。当地时间2月22日,耶伦参加了纽约时报组织的线上活动,提到对美国债务、比特币及公司税等问题的看法。

对于比特币,耶伦直言,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是一种“极其低效的方式”,处理这些交易所消耗的能源惊人。比特币经常被用于非法融资,效率低下,比特币在合法性和稳定性方面仍然存在重大问题,因此,耶伦不认为比特币可以作为一种交易机制被广泛使用。

“比特币还是一种高度投机的资产,数字货币可能会带来更快速和更便宜的支付体验,但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包括消费者保护和反洗钱。”耶伦说道。

在当天闪崩前,比特币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猛涨之后,价格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比特币价格上涨了86.96%,近一年来的涨幅则高达446.36%,2月21日最高点达57492.9美元。

比特币价格急涨猛跌的这一幕并不罕见。2017年,在比特币第二个牛市中,其价格曾一度攀升至近20000美元,但在之后的第二年,其价格随即下跌了80%。

在耶伦之前,对于比特币的急涨态势,一向是忠实拥趸的马斯克也心有怀疑。在价格涨超5.7万美元的当天,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货币只是数据,让我们免于物物交换的不便。该数据与所有数据一样,都存在延迟和错误。这么说来,比特币和以太坊似乎确实高了”。

大佬表态之下,比特币遭到绞杀似乎并不意外,毕竟前者代表美国监管层,后者则是暗示了当下机构的投资态度。摩根大通的策略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日前也曾表示,比特币过去三个月已上涨约两倍,但比特币市场的流动性已恶化。

北京商报

数字美元的可能性

“不用说,比特币的新投资者应该做好大幅波动的准备,价格可能暴跌,就像之前的暴涨一样。”Markets.com首席分析师Neil Wilson说道。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分析称,像比特币这种风险资产,如果缺乏监管,肯定会出现一些投机行为,而现在既然这种货币形式已经存在,那么对于美国政府而言,问题就在于如何纳入到正规的监管框架之下。

刘向东进一步表示,“各个国家也不可能让法币之外存在另外一套货币系统,这会降低法币的地位和信用,现在耶伦的表态可能也是暗示,未来政府会防止比特币过度投机和市场操纵,将加密货币引向一个更正规化的方向”。

的确,即便价格一路狂飙突进,在各国监管层眼中,比特币仍然仿佛洪水猛兽。与耶伦的态度类似,欧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也对比特币持悲观态度。

2月10日,拉加德表态称,不认为比特币是一种真正的货币,各国央行也不会很快将其作为储备货币持有。在此前1月,她也曾呼吁对加密货币进行更多的监管,称比特币已经被用于包括洗钱在内的一些“有趣的业务”。

事实上,虽然对比特币加以了炮轰,但在数字货币方面,各国反而有些松口了。拉加德就曾表示,希望在五年内使数字欧元成为现实。

相较于欧洲,日本早就蠢蠢欲动,三大主要商业银行与30多家企业共同组建了数字货币研究会,日本央行更是计划于2021年春季开始数字货币的实证实验。在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也表示,央行数字货币一事,将按既定计划构建虚拟环境下的测试系统,并开展相关测试工作。

在此次谈话中,耶伦指出,美联储发行的数字美元可能有助于解决美国向低收入家庭实现普惠金融的障碍,“太多美国人无缘便捷的支付系统和银行账户,我认为数字美元在这方面会有帮助。这可能带来更快、更安全和更便宜的支付,我认为这是重要目标”。

不过,正如对比特币的担忧一样,耶伦也补充称,在可能推出数字美元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比如监管机构将如何“管理洗钱和非法融资问题”,以及数字美元对银行和美联储的影响存疑。

渐近的公司税上调

在此番表态中,比特币是焦点,但在比特币之外,作为美国财长的耶伦也透露了一些未来财政政策的走向。

比如备受瞩目的公司税问题。耶伦表示,总统拜登希望将公司税从21%提高到28%,以支持长期经济重建计划,保证债务可持续性;另外,耶伦还称提高资本利得税是“值得考虑的”事情,将仔细研究金融交易税对普通投资者的影响,但会同时避免征收富人税。

“其实关于提高公司税,去年7月,民主党纲领里面就表达过意愿。”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分析称,此前,特朗普政府把公司税从35%降到了21%。今年1月19日的听证会上,耶伦曾表示,经济没有完全复苏之前不会提加税事宜,当时市场猜测可能在2022年之前不会加税。但到了上周,风向就有所变化,耶伦的说法是,政府为帮助支付巨额支出而寻求的任何增税措施都将逐步实施,或于2021年晚些时候出台。

杨水清指出,公司税征收的范围是比较大的,除了特殊的一些行业可能会有减免。现在耶伦态度的变化跟美国财政吃紧肯定是有关系的。为了经济复苏,拜登政府要用钱的项目是挺多的,无限印钱也是不大可能的。

在杨水清看来,除了提高公司税之外,美国政府可能还会在资本利得税方面做文章,现在这个税收是在20%以下,不排除未来可能会加到跟公司税相匹配的水平。

的确,当前对于美国而言,债务是个不可忽视的问题,但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也是箭在弦上了,不可不发。刘向东指出,民主党一直是倡导政府作为的,但各项支出都需要钱,但在量化宽松的情况下美国当前的债务规模很高,因此加税是很有可能的选择。

不过,虽然一面在倡导加税,但另一方面,即便债务高企,耶伦也没放弃继续推出经济刺激计划的可能性。耶伦称,在当前低利率环境中,债务占GDP比重这种评估债务的传统指标已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指标是联邦债务利息占GDP比重,这在当前约为2%,没有高于2007年的水平。耶伦称,可以通过经济更强劲的增长来部分收回债务成本。

杨水清分析称,现在美国债务占GDP的比例大概是120%,市场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财政收入能支付债务产生的利息就可以继续扩大规模,当前美国实际的利率是负利率,因此产生的利息是很少的,所以后续可以逐渐通过加税来弥补财政收入。当然,是否加税还是要等经济恢复,相较于经济复苏的增长率,从耶伦的讲话来看,更多是看就业指标,如果实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就可能会推动加税。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