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WeWork再次寻求上市有希望了?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杨月涵 网编:段跃 2021-02-24

软银与WeWork,或者说是孙正义与纽曼的“孽缘”,或许就要结束了。据《华尔街日报》23日报道称,美国共享办公空间供应商WeWork联合创始人、前CEO亚当·纽曼正与软银集团展开高级谈判,接近达成和解。从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对纽曼当初的欣赏,到后来的决裂,期间穿插的是WeWork的失败,以及软银的误判。好在,WeWork正努力走出泥潭,再次尝试冲击上市。

“当孙正义第一次选择投资我时,他只用了28分钟。”在纽曼的回忆里,几年前,孙正义看中WeWork的时候,就是这样“疯狂”,而那时候的孙正义需要的也恰恰是纽曼这样的“狂人”。然而随着WeWork的上市失败,一切泡沫瞬间摊牌,孙正义在为软银投资辩护的时候,也承认他错误地判断了纽曼。创始人下台,软银撤资,WeWork一度濒临倒闭,巨大的烂摊子里,便包含孙正义与纽曼之间的谈判。

据《华尔街日报》,在与纽曼正讨论的和解条款中,软银或将斥资约15亿美元购买WeWork早期投资者和员工持有的股票,其中4.8亿美元用于收购纽曼在公司约25%持股,这一数值相较于最开始,已经打了5折。这一和解条款还要从此前WeWork的上市失败说起。2019年,WeWork上市失败,该公司估值也从最高时的470亿美元暴跌至150亿美元。陷入困境的WeWork被迫向大股东软银求助。

面对这一棘手的项目,是割还是留,软银必须立刻做出决策。一个月后,软银决定再次投资30亿美元帮助WeWork走出困境,但条件就是纽曼走人。根据当时的交易条件,软银同意向纽曼支付1.85亿美元的“咨询费”,并收购纽曼在WeWork持有的价值约9.7亿美元的股份,由此软银将获得WeWork的控制权。同时,纽曼同意放弃他在WeWork的投票权。

在这之前,纽曼已经宣布将辞去CEO的职位,但仍保留非执行董事长职位。当时的报道中,一直强调的是,孙正义主导了免除纽曼职务的行动,软银集团一直对纽曼拒绝接受其建议的态度感到失望。

然而几个月之后,软银便对WeWork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去年3月,因为全球资本市场的巨震,软银暂停了对WeWork 30亿美元的股份收购计划,这也意味着,对纽曼9.7亿美元的股票收购也同样按下了暂停键。去年4月,WeWork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宣布起诉软银,指控软银未能履行收购要约,违反了其对WeWork部分股东的信托责任。一个月后,纽曼再次起诉软银集团,原因直指该公司终止了此前向WeWork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票回购要约。

如今,两年过去了,这场“硅谷神话”变身“硅谷笑话”已成往事,无论是软银还是WeWork都需要往前走了。现在传出纽曼与软银接近达成和解,也证明这一举动很有可能为WeWork再战上市助上一臂之力。对于WeWork与软银的和解情况及筹备二次上市的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软银及WeWork,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不过一些信号已经有迹可循。上个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WeWork计划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然后谋求上市。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还透露,该公司还在考虑邀请更多私人资金入股。借壳上市,这是WeWork想到的办法。

事实上,WeWork可能已经做好了再出山的准备。上个月,WeWork新CEO桑德普·马塔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有望在今年四季度实现盈利,届时将重新考虑IPO。而在去年2月,为提高公司的估值,并重新获得投资者的信赖,WeWork执行董事长马塞洛·克劳雷便已公布了关于WeWork的五年重整计划,其中短期目标就是在2022年实现自由现金流回正,并在2024年进一步上升至10亿美元。彼时WeWork预计,若公司能够成功在2022年实现现金流收支平衡,那么其预期有望将25亿-30亿美元的额外流动资金投入于未来增长。

软银同样也已经走出了泥潭。本月初,软银的2020财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一个季度中,软银当季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72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550.35亿日元猛增了2029%。与此同时,2020财年前三财季,集团净利润达到3.055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倍。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