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对人民币汇率保持平常心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韩哲 网编:段跃 2021-01-08

一年之内,人民币汇率升值了10%左右,新年伊始更是涨势“凶猛”。

在2019年,人们还在纠结人民币汇率破7的心理防线,现在已经开始担心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

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是短期性的,在全球疫情的特殊时期,中国防控得当,在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而相比之下欧美国家防控失据,经济迟迟难以重启。因此贸易顺差叠加避险需求,共同推高了人民币汇率。

对于2021年全球经济的走势,人们预期随着疫苗上市接种,各主要经济体将有所反弹,此长彼消,人民币汇率将难以强劲升值。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我国面临着严峻的外部环境,对外贸和投资构成压力。过快的升值既在长期不可持久,也会在短期内形成波动。

这也是市场较为普遍的观点,人民币升值不宜过快,但央行也无需进行过多干预。对央行而言,当下最重要的事情,仍是稳物价和稳增长。

按照诺奖经济学家蒙代尔提出的不可能三角,即在开放经济条件下,一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汇率稳定和资本的自由流动不能同时实现,最多同时满足两个目标。一般来说,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向来是最重要的,内部均衡优于外部均衡,这是毫无疑问的。全球“放水”滔滔,中国央行没有选择加息,而是动用各种创新工具释放流动性,以维持短期经济增长于不坠,避免紧货币环境伤及仍在市场出清中的实体经济。

当然,形势是不断变化的,政策就是要审时度势,便宜行事。当人民币升值或贬值的程度超出政策阈值,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就成为首选。

自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已经变得富有弹性。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还将处于升值区间,在这个时候去进一步推动汇改,成本是划得来的。不过,任何改革都不是单兵突进的,而是彼此成就和相互支撑的,汇改也是如此。

汇改无疑对我国的资源要素价格进行重新修正,改变各种资源竞相流入出口部门,从而为转型内需型经济做好制度上的铺垫。中国的经济转型,需要温和的压力,而不是剧烈波动的汇率环境。人民币汇率快速大幅升值,属于在真空实验室的模型推论,理论是二维的,而现实往往是三维的。我们的目标,是让人民币汇率更有弹性,而不是对人民币汇率做一个大幅的重估。

人民币的币值管理,近期靠央行,远期靠改革,后者既是金融资本市场的供给侧改革,更是整个国民经济层面的全面深化改革。在长期,只要中国经济变得更有效率、更富创新,人民币汇率就不成为问题。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