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要闻中心 > 国际频道

全境“硬封锁” 德国急了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汤艺甜 网编:陶凤 2020-12-14

“铁娘子”默克尔失控哽咽5天后,德国祭出了最严的“封锁令”,从中小学到零售商,都在被严格限制的范围之列。这背后,是德国当下难以遏制的疫情形势,是负担日益沉重的医疗系统,也是默克尔的痛心疾首。

相较于第一轮疫情时的态度,当第二波疫情愈发肆无忌惮时,显然,所有国家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警惕性,没有谁能又一次承受大规模的生命逝去和暴跌的经济。

德国每日确诊病例数。/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网站

16日起执行

德国越来越认识到了形势的严峻性,在“防疫”方面的措施也愈发严苛。当地时间13日,德国联邦与各州政府13日商定,鉴于该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居高不下,将从16日起进一步收紧疫情防控措施,直至明年1月10日。

这一“硬性封锁令”的力度几乎约等于“全境封锁”了。根据这一措施,除销售食品和必需日用品外的零售商店将关闭,学校、幼儿园将停止面授课程但将提供远程教育,企业雇主应为员工提供假期或居家办公方案。保留餐厅外卖服务,理发等服务业将关闭。

另外,聚会也会严格限制。假期期间虽然可适当放宽,允许进行聚会,但不含儿童在内的人数上限为5人,且应为“关系非常近的亲友,如配偶或直系亲属”,具体细节可由各联邦州自行决定;跨年夜禁止售卖烟花爆竹,且不允许进行聚会;宗教活动可在保证人际安全距离的情况下进行。

据了解,这一决定是在当天紧急召开的新冠峰会上决定的,重点讨论是在圣诞假期之前还是之后实施更加严格的限制措施。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强调,从11月初开始实施的“轻度封锁令”力度显然不够,近日德国疫情又出现了“指数型增长”的势头,迫使政府不得不再次采取行动,以防公共卫生系统超负荷运转。

今年10月28日,默克尔与各州州长会谈后宣布,将从11月2日起至11月底在德国全境实施包括关闭大部分公共设施、餐饮娱乐场所以及限制个人出游等在内的多项措施。这被外界看作是“轻度版封锁令”;11月25日,相关措施被延长至12月20日,并收紧了私人聚会人数限制、戴口罩等相关规定。12月2日,收紧后的措施再度被延长至明年1月10日。

就在不久前,默克尔发表了“最牵动人心的一次讲话”,在12月9日联邦议院的一般性辩论的演讲中,默克尔双手合十,眼含热泪,她言辞恳切地希望民众能够遵守科学防疫规定。“我很抱歉,我发自内心地感到抱歉。如果我们(为圣诞假日)付出的代价是每天有590人死亡,那么这是绝不可接受的。”

痛心疾首的默克尔

第一轮疫情期间,德国曾被认为是“抗疫模范生”,0.2%的确诊死亡率几乎是全球最低,但当前的德国已经狼狈不堪了。就连向来以理性的“铁娘子”画风示人的默克尔,也不得不选择用感性的话语去苦劝民众,这几乎是史无前例的,“减少接触,否则可能会失去至爱”。

默克尔的痛心绝不是言过其实。如默克尔在发布会上所言,虽然“轻度版封锁令”已经实施了6周左右,但德国疫情并未出现好转迹象,甚至近期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双双创下新高。

“平均每两分半钟就有一个德国人死于新冠肺炎”,德国媒体的这句话形容了12月10日该国的疫情形势,当天,德国新增确诊29875例,新增死亡598例,均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纪录。

而根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12月13日0时,德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20716例,较前一日新增了20200例;累计死亡病例21787例,较前一日新增321例;累计痊愈约967900例,现存病例约331000例。

日增2万例的压力,让德国的医疗系统也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中。据德国跨学科重症和急诊医学协会的统计,德国的重症护理人员缺口多达3500-4000人,不少医院护理人员受到感染不得不停工,医院运转受到很大影响。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德国政府对疫情的管控已经升级,态度明显变得紧张。冬季是疫情高发期,高涨的确诊人数给德国的医疗体系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德国重症床位数约已经用掉八成左右,如果疫情发展越发严重,后果将不可收拾。

但让德国联邦政府心急如焚的不只是疫情自身的发展,还有民众对防疫措施的不配合。

自政府宣布实施“封锁令”以来,德国各地都会举行反防疫措施游行。上月18日,德国首都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附近爆发了数千人的游行抗议活动,民众不满于德国政府的《感染保护法》修正案,认为政府正在威胁公民的权利以及自由并且《感染保护法》的修正有违德国的《基本法》。

上周末,多家法院已禁止在12日举行反封锁措施示威活动。但在12日当天,“横向思维”组织的支持者和抗议该运动的人员仍然走上街头,并在市中心与警察发生了冲突。

在抗疫和抗议之间,德国政府一直在小心平衡,但显而易见的是,当下的局势已经不容许有更长时间的拖延了。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分析称,一方面,整体来看,现在是第二波疫情的高峰,新增病例和死亡数都创新高,再加上圣诞节逼近,聚会可能会增多,从而导致新一轮的高峰;另一方面,如果趁着假期期间加大社交限制措施的力度,收到的效果可能会比非假期期间有效,不排除德国有这方面的考虑。

至于反对声音,丁纯表示,肯定会有,但在德国不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整体来看,德国还是比较守纪律的民族,大部分民众还是比较配合的,政府的执行率也是比较到位的。

失速的火车头

疫情肆无忌惮,经济急转直下,这是当前德国的主要压力,对于“硬性封锁令”对经济将会造成的冲击 ,德国似乎也做好了准备。

当天,默克尔做出承诺,将提供更多经济扶持政策,帮助企业和个人渡过难关。德国财长肖尔茨也表示,将为受影响的企业每月提供至多50万欧元。

数据显示,当前德国IFO商业景气指数已是十几年来的最低值,11月已由10月的92.5跌至90.7。其中,贸易和服务业的指数下降最为严重,分别下降了4和3.1。同时,失业率也在上涨。根据最新公布的德国贫困报告,有15.9%的德国人(约有132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即收入不到中位收入的2/3,达到了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水平。

张孝荣坦言,短期之内德国的经济活动将受到明显的影响。

但重重压力之下,德国似乎打算“背水一战”了。为了让民众安心接受防疫措施,德国议会今年暂停了德国的“债务刹车”计划,允许政府净新增债务高达2180亿欧元,为救助和刺激措施融资。

在此背景下,德国政府日前宣布,2021年计划新增债务1798.2亿欧元,比此前肖尔茨预计的960亿欧元增加了至少640亿欧元,几乎是最初预想金额的2倍,是德国战后历史上第二大年内净贷款金额。

根据最新的预算草案,在新增债务中,395亿欧元将用于支持业务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企业。大约有27亿欧元可用来支付疫苗。

丁纯分析称,这次财政预算制定时应还没有出台严格的“硬性封锁令”。其实今年德国经济出现过较强的反弹,但在疫情的第二波冲击下,德国经济复苏又遇阻碍,且短期德国和欧洲的疫情不可能短期结束。加之,相对其它欧洲国家,德国本身财政的情况比较好,愿不愿意转向赤字财政只是一个观念改变的问题,而这个转变除了源于对其德国内疫情和经济的认知,也包括审时度势,认清德国需求、经济与欧洲其它国家经济的关系。毕竟除了德国自身经济需要赤字财政纾困之外,德国是欧洲的火车头,如果德国自身需求不振,也难带动欧洲国家经济和需求。与其让其它财政状况不好的欧洲国家持续搞扩大财政赤字,最后公共债务居高不下,拖累德国,不如德国自己扩大财政赤字,带动欧洲经济,反哺德国。

值得一提的是,不只是德国,整个欧洲已经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大肆“放水”助力欧元区应对第二波疫情的考验。

在12月10日的欧洲央行理事会上,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宣布扩大并延长紧急措施,以支持欧元区经济。其中,欧洲央行最有力的措施是将扩大主要的抗击病毒工具——大流行病紧急采购计划(PEPP),将购债规模增加5000亿欧元,使总额达到1.85万亿欧元,该计划的期限也从2021年6月延长至2022年3月。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