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旅游频道

龙江航空二次拍卖 经近百轮竞价落槌 地方航企站上命运十字路口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肖玮 蒋梦惟 网编:肖玮 2020-11-25

随着龙江航空二次拍卖收官,又一家地方航企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11月25日,备受关注的龙江航空有限公司98%股权对应股东部分权益价值项目第二次竞拍,在经过98轮的竞价后,该项目以约7.7亿元的价格成交。虽然本次竞拍的成交价,低于首次竞拍(已流拍),但如果不出意外,龙江航空也将找到自己的新归宿。

除了龙江航空外,近期接连有地方航企面临转型或易主情况。但事实上,找到新靠山之后,地方航企如何利用自身优势打一场翻身仗,才是经营者肩上最重要的一项任务。

京东拍卖网站截图

曲折拍卖

在首次拍卖后被竞拍人“放弃”、意外流拍的龙江航空,无疑成为了近期国内民航业关注的焦点之一。根据京东拍卖平台公开披露的信息,经历了上一次的流拍后,第二次“上架”的龙江航空在起拍价、加价幅度、保证金等方面都与首轮拍卖保持一致。不过,与上一次竞拍不同的是,本次拍卖设置了一名优先购买人,也就是龙江航空大股东哈尔滨亚翔航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尔滨亚翔”)。根据拍卖页面的说明,优先购买权人依照法律规定或合同规定,可在出卖人出卖标的物于第三人时,享有的在同等条件优先于第三人购买的权利。这意味着在出价、附加条件等条件相同的前提下,哈尔滨亚翔可以优先于其他出价者买下龙江航空98%股权。但最终这位“优先购买人”并未能如愿将龙江航空拿到手,竞价成交的是一家来自江苏的资产管理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业界有消息称,在首轮拍卖中出价最高的北京盛达金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其原股东盛达瑞丰的实际控制人卫洪江,就是龙江航空的董事长。而这一次,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成功拿下该项目的江苏艾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方资产”)似乎也与卫洪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就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艾方资产,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其拍下龙江航空的后续规划等,但该公司工作人员以联络不上相关负责人为由拒绝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找到了龙江航空客服,对方仅表示当前仍能正常订票,其他需联系公司方面。然而,截至发稿时,记者联络了龙江航空多个部门,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公开信息显示,本次被拍卖的龙江航空有限公司于2014年9月3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8亿元,总部位于黑龙江哈尔滨,主要经营从哈尔滨始发至国内相关城市的航空客货运输业务,是首家获得民航局批准的黑龙江省本土运输航空公司,已开通航线包括哈尔滨往返合肥、珠海、银川、兰州以及乌鲁木齐等地的线路。2016年4月和6月,龙江航空曾先后引进两架空客A321型飞机。就在上周,业界还有消息称,龙江航空刚刚还与中国飞机租赁全资子公司签订协议,购买了一架空客A321-211飞机。

格局生变

虽然经历了一次流拍,但二次拍卖仍然能引发激烈的出价竞争,并且以底价2.3倍的价格成交,龙江航空的抢手程度可见一斑。

“其实,如果未来的新股东拥有持续运营航企的能力,同时龙江航空的债务情况一切属实,那么本次成交价格即使高出底价1倍多,却仍然是相对合理的”,资深民航专家綦琦坦言,当前,像龙江航空这样的地方航企资源在市场上还是相对稀缺的,该项目引发投资方争相竞逐并不令人意外。

其实,除了龙江航空外,近期多家地方航空都纷纷接到了新买家或新股东抛出的橄榄枝。举例来说,此前获湖南省国资增资的红土航空,就于上月底正式更名为湖南航空,成为湖南首家本土航企,并将大本营从云南搬至湖南;而青岛航空日前也正式完成了股权交接,“回归”青岛,告别全资民营属性,转型为青岛国资全资控股企业。

近几年,国内民航业格局历经多轮变化,地方航企的发展境况可谓天壤之别。如今,一些苦苦支撑的地方航企又遭遇了疫情的重创,被国资收购、入股,在行业内似乎也屡见不鲜了。“受疫情影响,航空出行需求骤减,机票销量与疫情前无法同日而语,同时,维持运营还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航企的现金流已经出现了吃紧的情况。而且,不少民营的地方航企没有足够的能力拿到低成本融资,‘活着’已经成为它们面临最大的问题。”綦琦认为:“另一方面,当前,地方政府和国资也愈发充分地意识到民航业拥有强大的经济拉动能力,而相关客运牌照获批难度大、时间长,因此,拥有资质的地方航企也成了各方眼中的‘香饽饽’。双方一拍即合,越来越多的民营地方航企逐渐国有化也就是情理之中的趋势了。”

需练内功

但外援往往只能解燃眉之急,地方航企要想回归良性发展道路,还要靠苦修“内功”。

“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很多地方政府都希望拥有一家自己的本地航空公司,这样可以更贴合当地发展情况和需求,来搭建空中交通网络,而有些民资也希望借机抄底航企资源,所以接下来,民资地方航企可能会迎来更大变局。”民航观察员王疆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进一步分析,从国家民航发展方向来看,随着机场数量越来越多,地方航企有更多发展空间,由此也会吸引各路资本的目光。

此前,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冯正霖就披露,“十三五”以来,我国按照适度超前的原则,除了大力提升大型机场的容量外,还不断增强中小型机场保障能力,新建成一批支线机场、通用机场。预计到“十三五”末我国将完成新建、迁建运输机场43个,机场数量将达到241个,新增41条跑道、588万平方米的航站楼、2264个机位,机场总容量将达到14亿人次。

不过,王疆民也指出,由于航空是属于技术性强、投入高、回报期长、管理较复杂的行业,所以地方航企不管是被国资收购,还是民资入主,都只能在短时间内获得输血,但从长远来看,能否增强自身造血功能才是其生存发展的关键。另外,他也坦言,接盘者无论是谁,仅靠资金支持还不够,要摸清地方航空公司此前的问题所在,吸取教训,对企业的经营方向进行调整。

民航专家李伊则分析,受到疫情冲击,地方民营航空都处境困难,所以此时是外部资本入场的好时机,能够以较低的价格拿到航空公司牌照,对航企来说,也能有新的靠山。但同样需要关注,航空从来都不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必须要进行长时间的市场培育以及专业化的运营管理才能让企业摆脱危局。王疆民则提出,现在收购地方航企股权的公司,很可能下一步会继续引资,“可对于安全大过天的航企来说,在引入新股东后,需尽快实现融合发展,更要在变革之下坚守飞行安全底线”。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蒋梦惟

相关推荐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