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旅游频道

债务压顶 华侨城频繁出售资产“减负”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肖玮 蒋梦惟 网编:肖玮 2020-11-23

华侨城又又又卖资产了。11月23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信息显示,华侨城旗下涿州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拟转让涿州侨城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而这距离上一次华侨城系挂牌转让旗下公司股权仅间隔了3天。据不完全统计,近2个月来,华侨城系企业已先后近10次公开转让资产,出让总金额逾50亿元,项目遍布云南、重庆、河北等多地,其中还包括多个涉及文旅业务的企业。对此,华侨城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系列动作是华侨城按照相关要求,探索在新的发展模式下实现企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实施新战略指导下的产业结构调整。同时,通过各项市场化的经营行为,公司进一步聚焦文旅主业,保证有更多的精力和资源集中到文旅项目的开发建设中”。不过,业内也有观点认为,该公司频繁卖资产,除了缓解债务压力外,还有可能是为了解决旗下亏损企业偏多这一痼疾。

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截图

密集出售文旅资产

为缓解疫情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卖卖卖”似乎再次成为了近期华侨城系企业处理资产的一大关键词。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11月23日正式披露的产权转让信息,华侨城涿州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将转让涿州侨城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转让底价为5124.4万元。据悉,被转让的这家企业去年6月才刚刚成立,由华侨城涿州文旅100%持股,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展览展示服务等。截至今年10月31日,该企业营业收入为0,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亏损了0.01万元,且应付转让方的股东借款本金为2.77亿元,利息按照7%的年化利率计算。

其实,这宗转让只是近期华侨城系资产出售潮中的一隅。据不完全统计,近2个月,华侨城已接连公开发布了近10个旗下子公司的股权、债权的出让消息。而且,与以往大多抛售地产类子公司不同的是,近期华侨城出让的多个企业都涉及其旗下文旅业务,其中甚至还反复出现了此前华侨城下大力气布局的云南文旅板块。

实际上,从各平台披露的华侨城系转让资产相关信息可以看出,这一轮被“割肉”的项目中,有相当一部分都存在债务高企、发展状况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举例来说,10月中旬华侨城子公司云南创意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创意”)拟转让香格里拉市蓝月山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月山谷”)46%股权及相关债权、香格里拉市石卡雪山索道开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石卡雪山”)46%股权及相关债权。公开信息显示,云南创意是在约五年前入股蓝月山谷和石卡雪山并成为两家公司控股股东的。

然而,财务报表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蓝月山谷净利润-292.77万元,资产总计8019.87万元,负债总计9459.79万元,所有者权益为-1439.92万元;石卡雪山的净利润为-760.74万元,资产总计7686.46万元,负债总计8614.37万元,所有者权益-927.91万元。两公司负债总额接近2亿元。

同样位于云南、一度声名鹊起的大理华侨城杨丽萍大剧院项目,也没能逃脱被华侨城“放弃”的命运。据悉,截至今年8月底,该公司仍处亏损状态,且负债近2000万元。10月上旬,华侨城(云南)投资有限公司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披露了“转让大理华侨城杨丽萍大剧院有限公司95%股权”的消息,将这个筹备多年、今年9月才刚刚揭幕的剧院“拱手让人”。此外,就在上周,由华侨城间接控股的云南世博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作为大股东持股的迪庆茶马古道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也被挂牌转让。数据显示,被出让的这家企业也属于 “成绩不佳”资产系列。截至今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115.99万元,资产总计31.24万元,负债总计162.34万元。

纠错与减压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华侨城出售资产的逻辑还是比较清楚的,一方面在艰难时期通过各种途径回流资金,为自身减压,另一方面就是想解决旗下公司亏损偏多等问题。

根据华侨城上市公司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侨城A”)公布的三季报数据,其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33.94亿元,同比上升11.83%;实现归母净利润为52.48亿元,同比下滑12.50%。与此同时,该公司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9.6%、净负债率是96.44%、现金短债比则为1.11,踩中“一条红线”。虽然华侨城强调,“尽管现金短债比大于1,但华侨城A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正在持续得到改善,且流动负债中预收账款和合同负债所占比例也越来越高”。不过增收难增利以及债务压力仍是华侨城头顶的两大难题。

在景鉴智库周鸣岐看来,根据三季度报,目前华侨城A的负债率确实相对较高,而最近这一轮变卖资产中多次出现了文旅项目,可能是由于旅游+地产的综合性开发模式,已经让其肩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对于华侨城来说,那些即使把折旧摊到房地产部分中却依然存在经营性亏损的文旅业务,已经到了必须舍弃的时候了”。

“近年来,华侨城一直都在‘买买买’和‘卖卖卖’间腾挪,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大手笔并购过程中,动辄就是百亿元、千亿元的项目,而如此极速扩张后,一般都会带来资金压力,再叠加今年疫情冲击,出售资产变现也成为必然选择。”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还指出,在大举并购过程中,如果对市场判断出现偏差或管理没有跟上等,旗下企业很容易陷入亏损,这很可能也是华侨城不断处置不良资产的一大原因。

事实上,国资委党委第四巡视组对华侨城集团有限公司党委进行巡视后也曾提出,该集团存在产业发展不够均衡,利润过度依赖房地产;文化产业发展方向比较笼统,盈利模式不够稳定;文化企业经营困难;旅游产品开发创新力度不够,产品升级换代跟不上市场需求以及降杠杆控风险成效不够稳固,亏损企业仍然偏多等问题。

转型路漫漫

为了摆脱房地产依赖症,华侨城一直在向“文旅+新型城镇化”方向转型,不过从实施效果来看,可谓道阻且长。

据华侨城提供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已确立了以“文化+旅游+城镇化”“旅游+互联网+金融”的战略构想。在今年的特殊形势下,华侨城开启了襄阳奇梦海滩水公园、深圳欢乐港湾、江门古劳水乡度假区、南京欢乐谷及玛雅海滩水公园等项目。

对此,林焕杰提出,“华侨城的文旅资源分布在北京、深圳、上海、武汉、南京等一二线城市,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特别是主题公园板块发展可圈可点,未来进一步加码文旅业务,将是华侨城的必由之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则分析,华侨城在延续“文旅+新城镇”的发展模式之外,由于这家公司也投资了不少科技企业,接下来数字化、智能化也可能成为其一大发展方向。

此外,周鸣岐还进一步分析称,这一轮,华侨城集中出售了几个云南文旅项目可以看出,该公司可能在有意调整此前提出的“云南大会战”战略,收缩这部分业务,开启新的战略转型。

不过,吴丽云也坦言,文旅在华侨城营收中的占比越来越大,而当前,疫情阴霾并未散去,短期内这项业务仍存较大不确定性。而长远来看,林焕杰认为,华侨城文旅在IP打造方面仍存短板,如果接下来,环球影城、乐高乐园等海外巨头在华开园,很可能抢占华侨城旗下主题乐园客流,故该公司需要进一步讲好文旅故事,才能让转型更为顺畅。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蒋梦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