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产经中心 > IT互联网频道

地图新战局(三):从资本、测绘到应用 高精地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魏蔚 网编:产经中心 2020-10-30

如果不考虑时间成本、技术要求等硬指标,高精地图这种有资质门槛且高投入慢回报的行业大概率会被资本遗忘,但现在面对一大块蛋糕,传统图商、整车厂商、自动驾驶创业公司主动或被动地“抱紧”彼此,以期在数据安全等前提下,用合作的方式、资本的力量补上最短的那块木板。

以迄今拿到高精地图牌照的28家企业为例,2013年之后的16家企业中,除一家是事业单位外,其余的投资方背景较前辈们复杂得多,有互联网巨头+投资机构、整车厂商组合、投资机构组合、整车厂商+创业公司等,这种融合自然也体现在数据采集、地图应用等方面。

他们是不是秉持着“如果你不能战胜对手,就加入到他们中间去”的理念去合作,我们不得而知,但未来高精地图市场不会被一家或少数几家垄断,已成为行业共识。

官网截图

三种势力交织

高精地图赛道,主要有三种参与者:传统图商,如四维图新、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整车厂商,如奔驰、宝马和奥迪等;自动驾驶领域创业公司,如宽凳科技和Momenta等。

最先入局的是传统图商,接着自动驾驶创业公司进入,最后是整车厂商。“因为整车厂商和创业公司较晚入局,所以整个高精地图市场,目前还是以传统图商为主导”,易观分析高级分析师覃承萍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

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割裂的。

比如2018年8月就拿到高精地图资质的Momenta,天眼查信息显示,Momenta的投资方中既有GGV这样的投资机构,也有腾讯投资这样有产业背景的金主。

再如刚刚拿到高精地图资质的亿咖通,是吉利投资、独立运营的企业。不久前,亿咖通公布了A轮融资,由百度领投,“投入高精地图技术研发”被列入本轮融资的使用计划中。此外,双方的关系还能追溯到2019年7月,亿咖通与百度Apollo达成合作,未来将在小度车载、AI大脑、语音技术、车载地图等方面持续合作。

还有2019年5月拿到高精地图牌照的江苏晶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晶众”),根据天眼查信息,江苏晶众是上海晶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晶众”)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晶众的投资方包括江铃汽车、东风汽车集团和上汽集团,核心产品是晶众地图。

之所以能形成多种投资组合,是为了供需对接。

比达分析师李锦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四维图新这种侧重B端的传统图商,是有地图要找场景,整车厂商是有应用场景需要地图,而互联网图商尤其是拿到资质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先鸡后蛋还是先蛋后鸡问题就有点复杂,但也绕不开解决需求和输出方案。资本看重的,自然是高精地图未来的商业价值”。

这也说明拿到高精地图资质的创业公司,身份也不唯一。在与创业公司交流的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他们一般不会强调自己是高精地图厂商,而是更喜欢自动驾驶公司或汽车智能化科技公司这种称呼,也更乐于介绍相关业务。

以Momenta为例,定位是“打造自动驾驶大脑”,以软件算法提供商的身份,为客户提供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软件。

近日,Momenta研发的Robotaxi车队(即自动驾驶出租车队)在苏州落地,对外提供试乘服务。Momenta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们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使用的是自研的高精地图”,但是对于高精地图行业产业链的分工以及三种参与者的异同等细节未予透露。

有合作不绑定

官网截图

不同背景出身的参与者,在产业链中处在不同的位置。

根据沙利文研究院的总结,中国导航电子地图产业链上游包括高德地图、百度地图、四维图新等基础地理信息测绘、POI(信息点)数据供应商;中游包括导航电子地图制作商、软件及系统方案供应商,也是以高德地图、百度地图、四维图新等为代表;下游包括B端消费者、C端消费者,其中B端消费者有整车厂商、车载导航设备厂商等。

具体到高精地图生产过程,百度地图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百度高精地图的生产过程主要分为外业采集、预处理、数据生产、数据发布四个部分。外业采集由百度专业的采集车队,行驶在全国道路上,将道路上所有的标志、标识等要素以照片、激光点云、GPS的方式采集进入自动化的预处理过程。在预处理的过程中,将集成图像识别、激光点云、融合、点云识别这些AI算法以及GPS大数据挖掘,将照片、激光点云、GPS中的车道线、护栏、路沿、交通标志、标牌、文字、箭头等信息予以提炼,输入给数据生产阶段。在数据生产的过程中,将这些提取生成的要素经过一系列人工修正、质检,就可以形成一个合格的、可发布的高精地图。再经过自动化编译过程,发布给客户”。

该人士还透露,“在数据初期是各家自己采集,后面合作对数据进行众包更新”。

创业公司对于上述细节,则不愿披露太多,除了文远知行。

文远知行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们自己做高精地图,有一个专门的地图和定位的工程团队,在安徽安庆有专门的标注团队,做点云、高精地图的标注。标注的能力、效率和质量比第三方提供的更好,符合我们L4级的要求和研发的时效需求”。不过该人士并未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文远知行拿到了哪个级别的地图资质。

覃承萍提供的信息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更多是以众包的方式,获得相应的数据和资源,这是与传统图商的明显区别。优点是成本较低,获取数据的方式灵活、周期较短,但会存在一些数据不准确、数据缺失等问题,也就是说在数据质量上,没有很好的可控性。另外,很多创业公司是自产自销的模式,对下游商业化的诉求比较了解,这对企业商业化是一个利好。”

整车厂商的特点在于,处在高精地图产业下游,有很大的主动选择权。

据覃承萍观察,“整车厂商在初期就不会对某一家地图供应商有特别高的忠诚度,有的会有多家高精地图企业合作,有的不仅与地图厂商合作,自己也亲自入局”。吉利就是个例子,它不仅出现在高德地图的高精地图合作伙伴名单中,自己控股的亿咖通也拿到了资质。

沙利文数据中心

不会寡头化

采取上述合作模式,是基于数据安全的考虑。

“传统图商以BAT系的厂商为主,所以整车厂商在数据共享层面,有一定的顾虑,这会影响传统图商高精地图更新的速度。整车厂商的优势在于有丰富的车辆数据,能较好地把握高精地图未来的应用方向,存在的问题是,为了不将数据传给第三方平台,它们更多是用投资、收购的方式入局的,这种方式可能会让整车厂商缺乏对高精地图最核心技术的把控和掌握”,覃承萍进一步解释。

有这样担心的企业不止整车厂商,也不止发生在高精地图行业。李锦清举例:“这就类似很多企业不会与一家云计算公司合作一样,他们不想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会多选一家服务商,这就让市场分散了。现在高精地图市场规模还在猛增阶段,所以市场集中化较难。”

站在准入门槛、技术壁垒的角度看,未来高精地图和自动驾驶要形成绝对的寡头垄断的难度也较大。相反,出于收集数据、营销推广等诉求,整车厂商、高精地图厂商、创业公司之间,各种合作越来越多。

C端用户感知最多的合作自然是应用,各种应用中关注度最高的是Robotaxi。

今年6月,高德地图与文远知行合作上线了Robotaxi,广州地区用户除了使用文远知行的WeRide Go App,还可以通过高德打车一键呼叫使用文远知行的Robotaxi。两个月后,AutoX上海自动驾驶示范应用正式向公众开放,用户通过高德地图App,即可呼叫AutoX自动驾驶车辆。

在C端用户不太关注的资本层面,高精地图创业公司和传统图商们的动作也值得关注,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来自于亿咖通,另一个来自于百度。亿咖通披露A轮融资后不久,有报道称其目前正在筹划科创板IPO事宜,但尚未有明确计划。同一天,央企易华录宣布,旗下智慧交通企业华录易云引入百度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完成后,百度将拿到华录易云55%的股权,

“亿咖通筹备上市,说明高精地图创业公司在追求更充沛的资金。百度控股华录易云,反映了互联网巨头对智慧交通赛道的重视程度,而高精地图是实现智慧交通的基础”,李锦清直言。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