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特刊

二里庄:垃圾分类的社区画像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刘瀚琳 摄影记者: 网编:段跃 2020-08-06

3个月不见,阳光花园的花盆里结出了果。花园是海淀区二里庄社区借用居民楼顶改造来的。居民志愿者们时常穿着小马甲,拿起铁铲和水壶走到盆栽前松土、灌溉。闲下来的时候,他们又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边喝茶、晒太阳。如今,花园成了二里庄的风景。殊不知,它也是整个社区垃圾分类的“小心机”。

今年5月,随着《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落地施行,全市16个区垃圾分类行动鸣锣开练。这是一场战线持久的社会试验,考量着民间智慧、管理才能和组织协同的艺术。而二里庄的阳光花园像是一幅微型城市肖像,在铺垫每一道垃圾分类工序的同时,也勾勒着一座城市关于未来的美丽梦想。

二里庄社区供图“这台机器是用种花、种菜的方式,把垃圾分类的观念种到居民心里去。” 

· “玩儿”起来的垃圾分类 ·

“前些天,花园种的西红柿、黄瓜和茄子都熟了,给居民分了好几拨。”二里庄社区党委书记魏立说,“我们不想让垃圾分类变成负担,那就得动动脑子,怎么能让大家边玩儿边把垃圾分类这事儿给做了。”

魏立觉得,垃圾分类落到社区,不应该是个宏大主题,得要让居民实实在在体会到,人们是怎么能从垃圾分类里受益的。“当时我们听说上海那边有用资源化一体机的,能把厨余垃圾变成肥料,我们跟街道说了一下这个想法,最后人家还真给我们装了一台。”

现在,这台厨余垃圾资源化一体机被安置在了二里庄社区的大花园中心。每天,志愿者们轮流站岗,他们的任务就是把送来的厨余垃圾倒进一体机,经过发酵后,再从机箱把生成的营养土送去阳光花园晾晒。据二里庄社区桶站志愿者车振明介绍,机器一次可处理厨余垃圾200公斤,转化率大约是15%。

这台机器大约能消化二里庄社区厨余垃圾的10%。由于居民饮食高油高盐,并不适宜产营养土,这台机器重点消化的主要是附近小学、养老驿站和周边菜市场产生的碎枝碎叶。社区大部分厨余垃圾还是会由街道请环运公司统一收运去厨余垃圾处理厂集中处理。

“实际上,这台机器虽然是我们社区垃圾分类行动的一个亮点,但它的主要功用不是消化社区的垃圾,而是用种花、种菜的方式,潜移默化地把垃圾分类的观念种到居民心里去。”魏立说。

不仅是对厨余垃圾,二里庄也把垃圾减量做到了极致。花园四周,不论是盛放营养土的泡沫盒子还是挂在墙沿的花盆,都是用居民从自家带来的废旧泡沫盒、矿泉水瓶、油瓶甚至旧家具抽屉改装成的。

· 庞大的机器与精准的齿轮 ·

始于寓教于乐,但抽丝剥茧发现,二里庄的垃圾分类确有它的精妙所在。李紫莹是夕阳再晨公益团队的一名项目主管,协同参与二里庄社区的垃圾分类项目已有数月。“从经验来看,目前社区垃圾分类主要有三种范式,其中包括政府行政式,政府与企业联合式,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协同式,而二里庄的模式就是第三种。”

在她看来,志愿者的存在,对社区垃圾分类这项工程而言,像是一台庞大的机器里帮助各零件间精准磨合的齿轮。与政府部门不同,社区志愿团体具有相对充足的灵活性。而垃圾分类这项工作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工程,从居民个人、物业、居委会、街道到城管科,任一角色的缺位都会让整个系统工程瘫痪。

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到2020年底,要在包括北京在内的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求达到35%以上。于是,垃圾分类再度被提上城市的发展日程。

“我们发现,垃圾分类过程中,受不可抗力影响,各部门间的信息是不够对称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职能部门这些孤立的断点联结起来,让垃圾分类变成一个上下联动、逻辑自洽的工程。”李紫莹说。

据介绍,二里庄社区曾对接多家公益组织,最终与夕阳再晨团队达成合作。“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魏立这样总结。“企业端介入能够提供一些电子智能回收装置、资源化一体机等硬件设备。但社区垃圾分类的长久维系,需要一套完备的顶层设计。社区工作坊的工作人员具备系统的社会工作学科思维,他们更能找到问题的关键然后对症下药。阳光花园就是和他们商量着一步步建起来的。”

· “熟人网络”线上渗透 ·

“二里庄社区有个特点,它是个老旧小区,里面住的大部分是老街坊,这样比较容易形成熟人网络,会更好开展宣传工作。”李紫莹说。今年5月条例出台后,二里庄社区桶站志愿者数量已从个位数发展到61人。他们每天早晚各一次,值守在社区垃圾桶旁,指导监督居民们正确投放。也正是基于熟人网络,线上微信群火速建成。

魏立打开手机,微信界面陈列着十几个群,这是他们的线上联络阵地。

据介绍,全社区16栋楼共有15个微信群,其中有两栋居民楼因人数较少而没有独立建群。他们在每栋楼选拔出楼门长,再逐一将楼栋住户发展进群。居民们把看到的垃圾分类新鲜事都分享在群里。若是分得马虎,该楼栋的桶站志愿者也会在群里发提醒。“据观察,4号楼居民参与分类的比率最高,我们分析一方面是由于这栋楼楼门骨干志愿者最多,而其物业单位也高度负责,派专业物业人员时常值守在桶站旁。”

除了志愿者人力值守,社区还与浙江联运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合作,在住户数量较多的个别楼栋前安装了电子智能回收设备,每户居民都有积分卡,投放积分,凭分兑奖。

今年6月,社区发起线上楼宇调查。经粗算,通过党员云承诺、入户宣传和租户手签承诺书等方式,这场垃圾分类行动的参与知晓率达100%,满意度达83.5%,厨余垃圾投放率80%多,裸投率60%。

6月29日,市城管委再发布《北京市厨余垃圾分类质量不合格不收运管理暂行规定》,明确厨余垃圾分类质量不合格不收运。据介绍,目前社区内厨余垃圾分出量由最初的2桶/日增加到平均20余桶/日,最多时达到27桶。

· 借势旧改嵌进社区规划 ·

事实上,二里庄社区垃圾分类的快速铺陈,有集体智慧,也借了北京全城改造的东风。“巧合的是,垃圾分类遇见了老旧小区改造。于是,行动被顺理成章地嵌进二里庄的社区规划里。”魏立坦言。

自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加快老旧小区改造后,各地加大资金投入,老旧小区改造提速。新一轮老旧小区施行“菜单式”改造,由居民根据自身需求选择改造项目,进而满足不同小区居民的多样化需求。

2018年,随着《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工作方案(2018-2020年)》的发布,北京市老旧小区改造工程进入新阶段。二里庄作为建成近30年的“高龄”社区,也被纳入了全市重点整改的范畴。据了解,社区的改造重点主要包括拆除违章建筑、天线入地和社区绿化等。如今社区内道路平整,电力架空线全部入地,而社区中央的中心大花园也被翻修一新。

“在保障原有绿化面积不受太大影响的基础上,我们征集了居民意见,借改造的契机建了凉亭,安装了健身器材,还在花园一角安置了一台厨余垃圾资源化一体机。”魏立说,“机器运转会产生酸味,不宜离居民楼太近,把它规划在花园里刚刚好。”

“目前,社区垃圾分出率虽然还是无法达到100%,但两个月来,效果已经非常显著。”据李紫莹透露,目前北京疫情逐步稳定,再过几日,话剧《垃圾绑架》也要进入排练期。“演员都是二里庄社区的居民,我们还成立了一个剧社,名叫‘聚悦’舞台剧社,寓意就是想聚党心、聚民心,悦动二里庄。”北京商报记者 刘瀚琳

【亲历者说】

二里庄社区党委书记魏立:

社区垃圾分类不是一锤子买卖

北京商报:社区作为垃圾分类一线,自条例落地实施至今,有哪些心得体会?

魏立:首先,社区要意识到,垃圾分类不是简单宣传教育就能达成的,进入社区的过程中,需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量身制定出一套系统的行动方案。社区引来机器只是一个宣传的切入口,我们还排演话剧,搞垃圾分类摄影节。而这些活动,都在我们的整体规划里。培养居民垃圾分类意识实属不易,社区就需要帮忙打通各职能部门的堵点,给他们“把路铺好”,大家也就没有不分类的理由。即便是专业志愿者进入社区,也不能把这种合作看作是一锤子买卖,大事小情我们商议着来进行,生成一套活动方案。

北京商报:目前,社区垃圾分类实践过程中有无碰到瓶颈?

魏立:首先是破袋问题,我想这个问题不仅在二里庄存在,所有垃圾分类一线社区都有这个疑问。天气炎热,厨余垃圾极易变质,气味难闻,垃圾袋中汤汁很多,居民在破袋的过程中容易沾染污渍。

其次是垃圾桶清洁问题,看起来很小,但非常重要。我们在改造老旧小区的过程中,改善了小区里绿化等方面的问题。但垃圾桶的清洁如果没有做好,对环境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尤其是现在天气热起来,厨余垃圾需要裸投,我们没有专门清洁垃圾桶的环节,时间一长,垃圾桶异味的同时还会招来蚊虫,对环境清洁会有影响。

北京商报:在垃圾分类宣传引导方面,社区有哪些新的计划在酝酿?

魏立:下一步,我们打算通过课程合作,将垃圾分类的意识传导给孩子。二里庄像是一个小型的社会系统,我们社区有幼儿园也有小学。前阵子我们去了学校,见到了校长和老师,打算在他们的美术课程内容上做一些设计,这样也能起到寓教于乐的作用。垃圾分类的意识可能会花费一代人的时间才能让社会普遍接受,所以要从娃娃抓起,进而让他们也带动父母一起参与进来。

北京商报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媒体合作:010-64101871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010-82011988)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jsb@bbt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22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