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文化 > 典藏

大写意绘画的“即兴”状态

出处:典藏周刊 作者: 网编:段跃 2020-03-23

C2020-03-24典藏周刊1版01s005阮晓晖 《紫藤》 纸本水墨 34×68cm 2017

名家点评

在我眼中,阮晓晖是一位真诚且善于思考的艺术家。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接受了比较系统、严格、完整的中国画教育,基本功非常好,在绘画作品中又善于运用不同于他人的笔墨语言表现自己的感受,这正是丰富的人生经历给了他不一样的观察视角。

从晓晖近年来的一些作品可以看出,他在艺术上是不断探索、不断创新的。他的写意花鸟既有直抒胸臆的内心冲动,又对画面有很强的把控能力,让情绪在控制与不控制之间自在游走,画面中微妙的细节变化体现出晓晖是个内心细腻而丰富的艺术家。阮晓晖的个人素养和对艺术的独特见解,必然会让他的艺术道路越走越宽广。

—— 著名策展人、鉴赏家杨建国

C2020-03-24典藏周刊1版01s006

阮晓晖,生于北京,199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获学士学位,师从张立辰、郭怡孮、金鸿钧、许继庄、赵宁安等诸位先生。

茂密、葱茏、繁复——我站在植物的群落中,看着它们互生、缠绕、攀缘,下意识地想要找出它们各自生命的依托,而此时,我只是一个生命的旁观者,久久地站着,聆听它们的声音。

对于艺术,我始终遵从自己的内心感受。在美院读书期间,从工笔到写意,从对中国画传统的认知到对自然造化的提炼,美院的学习时光给了我良好的艺术积淀。中国传统水墨画强调意象,这种意象是人的生活经历与文化积淀,在特定历史时空中的凝结。艺术家将主观能动力与水墨在宣纸上自然生发融合,动静相生,而生宣的特性更是让水与墨时刻保持着“即兴”的状态。这是我沉迷于大写意最主要的原因。

“即兴”对我而言,既是绘画时水与墨的“即兴”,更是情感的“即兴”。置身当下,此时的花鸟画意象已不同于古代传统花鸟画的笔墨程式,虽以古人为师、以传统为法,但更多的养分来源于生活。

近几年特别愿意到原始的村庄和山野中去写生,蓬勃的山野之气和真切的生命气息感染着我,让我觉得一花一木都有自己的情感,而在写生中不光写下它们的生命状态,也加注着我的情感。这种思绪与情感让我在绘画创作中保持了当时的“即兴”状态。

《荷声系列》就是深秋写生中偶得的一个感受,想突出当时荷塘的整体形象,便大大弱化了荷叶的具体形象,只留下了深秋中的莲蓬,仿佛能听到荷花开过的声音。之后又画了《绿梅系列》《秋收系列》等作品,在创作过程中我不想约束水墨和生纸碰撞产生的自由痕迹,同时也不想丢弃细节处传达出的视觉张力,在松阔与放达之间,对事物造型进行变化与提炼,笔、墨、水、色、纸的敏感关系,让我体会到“即兴”的快感,用自己的笔墨语言传达着内心的感受。

笔墨是一种性情文化,承载的是一种心性。而大写意的“即兴”状态下,是对水与墨极强的控制力咬合着严谨的造型结构,同时也更是一种情感的“即兴”表达。我希望我的绘画在单纯和热烈的自我表达中,更是一种直抒胸臆的“即兴”。阮晓晖/文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