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劫富济贫” 美国学生逃债有理?

出处: 作者:杨月涵 网编:陶凤 2019-04-23

1556030816

在2020年大选来临之前,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再次增加了自己的砝码——提议免除美国学生贷款债务,由“超级百万富翁税”承担。如今,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面前,上大学正在成为一场“豪赌”,动辄几十年才能还清的学生贷款让人不堪其扰,不断攀升的学生贷款数字也一遍遍发出警告,美国真正需要的,或许不仅仅是一场“劫富济贫”式的改革。

劫富济贫

如果奥巴马晚生十年,他会不会就此避免直到当上总统的四年前才还清学生贷款的窘境?北京时间23日,ABC新闻报道称,美国民主党参议员、2020年总统大选参选人提议,免除数千万美国人的学生贷款债务,并取消公立大学的学费。

提议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轮廓。沃伦提到,每个家庭年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人将被免除5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债务,收入在10万至只25万美元之间的也将被免除部分债务,最终这项提案将免除4200万美国人几乎所有的学生贷款债务。

沃伦太“大方”了。除了免除贷款之外,沃伦还提议取消两年制和四年制的公立大学学位课程的学费,以及对佩尔助学金计划注资1000亿美元,后者正是一项无需偿还的联邦助学项目。

按照这样的计划,这将给联邦政府带来6400亿美元的一次性成本,但沃伦同时也提到,免除债务和普及免费大学的费用将由“超级百万富翁税”承担,包括每年向7.5万个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家庭征收2%的税。

无论这项提案最终能不能成真,但能肯定的是,沃伦再次抓住了选民的心。早在一年前,沃伦就被预测为2020年最有可能击败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女人,站在弱势一方、拯救美国中产阶级似乎成了她的标签,也因此现年66岁的她,极受美国35岁以下年轻人的喜爱和推崇。如今,免除学生贷款的提议更是直戳年轻人的心,毕竟庞大的债务早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上学“豪赌”

20190424S08图表

美国不愁债务问题,但美国人民就不一定了。今年2月,美国债务达到了破纪录的22万亿美元,美国学生债务也无法独善其身。根据纽约联储的最新季度家庭债务报告,过去一年间,美国学生贷款拖欠激增,截至去年第四季度,这一数字已经飙涨到1664亿美元,未偿债务更是达到了令人震惊的1.46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一直以来,大学都像是学生的一份“投资”。他们花费高昂的学费,背上天价债务,去赌一份更高的学历带来的更高薪的工作。数据显示,持有学士学位的人终身收入的中位数要比高中毕业生高出近百万美元,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比一般人要多得多。

“我女儿就读的医学院提供的贷款,她得话许多许多年才能还清,我估计要还到他们三四十岁的时候”,此前一位大学生家长曾如此坦言。“我父母从我和姐姐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存学费”,这或许也成了美国大学生最真实的写照。

据了解,美国普通中产家庭年收入平均达到7.8万美元,但普通大学每年的学费却达到了5-6万美元,当家庭不能承担这份高昂的数字后,学生就不能不走向贷款的道路。就连纽约市长也曾无奈地在社交媒体上抱怨“我也负不起两个孩子的学费了”。

学费仿佛坐上了火箭,只有升没有降,而这也成了美国学生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的直接推手。根据USnews的统计,美国近两千所大学中,2018-2019年的学费平均上涨了3%,而在737所私立大学中,超过100所显示本学年学费在50000美元以上。而在过去的20年中,全美私立大学的学费涨幅达到了168%,而就读外州公立大学的学生的学费涨了200%。

每年攀升的学费几乎都会掀起一定程度的抗议。“谁的学校?我们的学校!”、“学生不是客户”、写着“The Walking Debt”的墓碑,化妆成僵尸的学生,他们表达愤怒的方式各有不同,但其背后的初衷却如出一辙。学费越高,他们负担不起了。

学校或许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据了解,美国私立大学运转费用主要靠学费和捐赠、经营收入等,而公立大学则依靠学费和政府拨款,然而随着学生的逐年增多,拨款变得越发捉襟见肘。此前加州大学就讲述了自己决定上涨学费的过程——先是政府减少了加州大学的预算,同时学生人数却略增,因此进入财政困难时期,为了不降低整体教学质量,尝试多种方式筹集资金,但在效果均不理想的情况下,选择了调高学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美国学生贷款不断攀升有三方面原因。首先与美国经济形势有关,目前美国中产阶级不断萎缩,2017年中产阶级人数首次低于高收入和低收入人数之和,社会分配从橄榄型变成了哑铃型。经济形势向好时,中产阶级可以负担学费,但如今中产阶级萎缩,负债能力越来越弱,负担学费也越来越难。此外,中产阶级工资上涨速度却没赶上学费上涨速度,这一轮经济复苏主要靠货币政策的支持,普通民众并没有太大感觉,家庭工资上涨动力常年不足,也影响支付学费能力。

“其次美国学费上涨的背后也有政府的因素。无论是联邦政府还是地方政府,对高校的支持是不足的,此前美国联邦政府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这些债务更多被共和党拿来加大军事投入,相对而言,民主党关注的社会问题并不是共和党关注的焦点。最后,美国的货币政策一直都在正常化的过程当中,但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政府并没有有目标地帮助学生,利率高企也加剧了学生贷款的负担。”孙立鹏称。

高等教育之困

连年上涨的学费,沉重的债务,这些压在父母以及子女身上的负担已经让他们忍无可忍,而这或许也是促使沃伦提出了这种“一刀切”式改革方法的主要原因。报道提到,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民主党参选人提出改革美国的学生贷款项目,包括大幅重组现有的再融资结构,但沃伦似乎是第一个提出彻底取消债务的人。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这场“豪赌”里获得胜利。此前,Third Way智库高级研究员迈克尔·伊茨科维茨就曾提到,美国高等教育的危机是,只有不到一半的大学生能真正毕业,这意味着如果我们继续资助那些学生,对纳税人来说投资回报将是微乎其微的。

另一边,66岁的安莫特仍旧为学生贷款而发愁。今年初,《华尔街日报》报道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来证明就算是60岁以上人欠下的学生贷款也依旧不是一个小数字,而这其中还包括经济衰退期间打着增加就业前景幌子而为自己贷款的人。

2003年安莫特申请贷款去纽约的艺术学院学习烹饪艺术和餐厅设计,但他在这个行业的计划失败了,现在他失业了。而他每月的收入只有从社会保险中拿到的1600美元,而在去年他还注意到,因为没有偿还学生贷款,这1600美元都被扣除了一部分。

而上涨的学费也呈现出了对美国的反噬。美国国际学生爆发式增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数据显示,2017年,只有10.9万名国际学生首次作为本科新生入学,比上一年下降了6%。投资回报比例正在下降,美国大学或许会成为被抛弃的对象,相比起来,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似乎更加合适。“就像环城公路外的所有人一样,国际学生更关心自己的钱包,而不是总统的推特”。美国企业研究所教育政策研究分析师普雷斯顿库珀如此称道。

事实上,深受学生贷款“压迫”的奥巴马就曾在2012年推广一项名为还款预扣法的按收入比例还贷计划。而在今年3月,美国国会在寻求改革《高等教育法》时还提出了一项计划,要求为学生贷款设置上限,以遏制不断上涨的大学学费。孙立鹏认为,可以肯定的是,学生债务负担严重,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也是民主党历来重视的问题,一旦民主党上台,加大社会保障力度将成为其主要的措施。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媒体合作:010-64101871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010-82011988)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jsb@bbt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22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