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第九起!寻找斯里兰卡爆炸案“帮凶”

出处: 作者:杨月涵 网编:陶凤 2019-04-22

8(斯里兰卡爆炸)

斯里兰卡的噩梦仍未结束。当地时间22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再次发生新的爆炸。至此,斯里兰卡的爆炸已经升至9起,没有人能够准确地预测,这个数字是否就此到达终点。内战结束的十年里,历史遗留的民族冲突始终困扰着斯里兰卡,但这次的恐怖袭击却明显区别于斯里兰卡的内部矛盾。痛定思痛,愈发突出的宗教矛盾、薄弱的安全意识以及社交媒体的侧面助力或许都值得斯里兰卡好好反思一翻。

有预兆的恐袭

路透社的消息称,一位目击者表示,第9起爆炸案发生在科伦坡教堂附近的一辆面包车中,当时警方的拆弹小组正在试图拆除炸弹。幸运的是,当地媒体称没有人员伤亡。

斯里兰卡已经无法承受再次攀升的数据了。据了解,截至北京时间22日14点,爆炸已造成290人死亡,500余人受伤,其中2名中国公民确认死亡。一天前的复活节,斯里兰卡发生了连环爆炸案,包括3座教堂和4家酒店外加一所民宅先后遇袭。

斯里兰卡终于揪出了恐怖袭击的幕后黑手。当地时间22日,彭博社报道称,斯里兰卡卫生部长确认,斯里兰卡连环爆炸事件由当地极端穆斯林组织NTJ策划。据了解,斯里兰卡警方共逮捕了24名与爆炸相关的嫌疑人,但目前尚无任何组织宣称对爆炸案负责。

如果可以早一点发现,这场悲剧或许本不会发生。就在灾难发生的当天,“今日俄罗斯”的一篇报道将矛头直直地指向了斯里兰卡政府——在惨案发生的十天前,斯里兰卡情报部门曾签发过一份警告,内容正是NTJ组织打算在科伦坡针对教堂和印度驻斯里兰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动自杀袭击。

“一些情报官员是知道这一情况的,因此他们在获悉情报后采取了行动,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为什么这一警告被忽略了。”当这一问题被甩到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面前的时候,他做出了上述回应。斯里兰卡警方22日也表示,将针对情报部门未能事前得知可能发生炸弹袭击事件展开调查。

这个极端组织早就用各种方式掀起骚乱。去年,NTJ就开始通过挑起教派冲突逐步引起人们的关注,例如大肆破坏当地的多座佛像,从而引起其它教派的强烈不满。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小雪对北京商报记者称,斯里兰卡的问题在于它的社会内战之后,民风相对温和,安全意识相对薄弱,穆斯林作为少数民族势力比较薄弱,去年又发生过针对穆斯林的冲突,能够看出是存在一定族群冲突的。

八次袭击发生位置

前八次袭击发生位置

双刃社交媒体

“我们不认为这些袭击仅仅由一群斯里兰卡内部的人实施的,这些攻击是在一个庞大的国际网络帮助下进行的”,针对斯里兰卡发生的一系列爆炸事件,塞纳拉特纳提到了一点。

21日上午,斯里兰卡在不同地区发生了六起爆炸,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8点45分。“这显然是精心策划的袭击,目的是制造谋杀、混乱和无政府状态”,在爆炸发生后,财政部长萨马拉维拉如此指出。

在这一刻,社交媒体仿佛成了“帮凶”。教训早已有之,三年前,一名来自斯里兰卡的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境内被美军击毙。而在他被击毙之前,他曾不断利用各类社交平台,用僧伽罗语和乌尔都语号召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前往IS作战。他是尼拉姆,也是斯里兰卡国内极端穆斯林的一个缩影。

在重大突发事件面前,社交媒体变成了洪水猛兽。新西兰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3月15日,一场在社交媒体上直播的枪击案搅动了整个国家,尽管被明令禁止,相关视频仍是泛滥成灾,“这是首次着眼于社交媒体的袭击,人们对社交媒体在此类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已经忍无可忍”,《新西兰先驱报》曾毫不留情地指出。

社交媒体不再安全。21日,斯里兰卡政府宣布暂时关闭国内社交媒体,以防止错误信息传播及恐慌情绪蔓延。事实上,社交媒体对恐怖势力的助长早已不是新鲜事。根据英国新颁布的法律,包括Facebook、Instagram及Twitter在内的社交媒体平台,如果不迅速删除煽动恐怖主义等有害内容的话,将面临严重的罚款,或者在英国的禁令。

刘小雪分析称,去年僧加罗族与穆斯林发生骚乱后,斯里兰卡政府也控制了社交媒体,这属于政府的应急反应之一,目的是为了让大家不乱传谣,避免出现混乱。而这也属于对穆斯林的一种保护,事态没有清楚之前,避免有人指责穆斯林导致它们被袭击。

内战后遗症

正如每次枪击案过后“控枪”都会被推上风口浪尖一般,此次斯里兰卡爆炸案发生之后,弹药为何轻易而来也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而这一切或许又要归咎于斯里兰卡持续20多年的内战。

据了解,长期的内战导致当地出现了居民拥枪情况的出现,武器管控困难就成了斯里兰卡的一个问题,而极端分子正是在这种漏洞中寻找到了购买或者制造弹药的契机。

内战后的斯里兰卡曾笃定心思发展经济,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吸引外国投资,数据显示2017年斯里兰卡外国直接投资达到了16.3亿美元,而在2016年,这一数字还只有8.02亿美元。然而与斯里兰卡经济发展并行的,却是始终不曾停歇的骚乱。

政治上一度出现“两个总理”的动荡局面,多元化的宗教也让斯里兰卡变得越发不稳定。根据斯里兰卡当地媒体的报道,今年2-4月,斯里兰卡各地的基督教礼拜活动,每周日都会受到某种程度的干扰,且已经持续了11个周日。

刘小雪称,2009年内战结束后,胜利的僧加罗人有一定的民族主义情绪,而穆斯林第一人数少,第二居住相对分散,此后随着穆斯林去中东打工,保守主义倾向开始出现,但如今僧加罗主义的人多了,民族主义情绪暴涨,这个时候保守势力也在上升,就形成了一种交叉,更容易引起冲突。但在斯里兰卡,穆斯林人整体上还是相对低调的。

政局动荡、宗教纷争让恐怖主义有机可乘,典型的东南亚和中东也成为近些年极端组织的重点关注对象。从新西兰到斯里兰卡,在悲剧辗转发生的同时,也意味着打击恐怖主义或许已经不再是某一个国家甚至某一个地区的作战了。

“恐怖主义实际上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这是一种全球性的冲突,反全球化反现代化,他的目标是全世界人。”刘小雪称。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媒体合作:010-64101871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010-82011988)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jsb@bbt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55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22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