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旅游 > 餐饮

金百万进退失据

出处:餐饮周刊 作者:郭诗卉 赵超越 网编:王巍 2018-11-27

未标题-1 拷贝

曾以“98的质量,38的价格”为口号在京城快速走红的金百万烤鸭登陆新三板一年半后将被摘牌。据最新公告显示,因在10月31日之前仍无法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公司将面临被终止挂牌的风险。而公司的两起官司,更是导致金百万相关公司和创始人的资金被冻结。近两年,金百万的转型动作频频,在出让多家子公司的控制权后发力外卖板块,先后布局准成品外卖U味儿、金百万网络餐厅以及金百万共享厨房,但公司营收连续三年下滑,实体门店管理漏洞频出。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金百万的转型一直显得有些“着急”,金百万似乎一直在急于通过利用互联网减轻自己的模式,押宝在外卖上,但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疏于门店管理将给品牌造成更大的伤害。

官司缠身

脱离公众视野许久的老牌餐企金百万近期频频传出负面消息。据金百万公布的最新公告显示,由于未按期于2018年8月31日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并且主办券商已多次要求和督促公司积极推进半年报的编制工作,但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的编制工作仍无实质进展。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已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出具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公司在2018年10月31日之前仍无法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半年报的推迟与公司背后的两起官司不无关系。10月24日,金百万主办券商发布金百万部分资产被执行财产保全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金百万供应商北京真功夫农产品加工有限公司8月16日向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金百万名下在612.19万元范围内的财产予以采取保全措施,金百万部分银行账户和所持的13家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金百万2017年年报显示,北京真功夫农产品加工有限公司为公司的主要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70.89万元,占公司年度采购比重为2.61%。

而在此之前,金百万公司还因与济宁杜氏兄弟餐饮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纠纷,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邓超被纳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持有的1050万股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50.77%,现如今已从限制消费人员名单中移除。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山东济宁杜氏兄弟餐饮有限公司股东杜延军、菅明昕与金百万签订协议,以1元的价格向金百万转让杜氏公司51%的股权并退出管理,协议明确在协议履行期间,若金百万或其关联企业向旗下任何企业发出上市准备的通知,杜延军、菅明昕以持有杜氏公司49%股权的方式进入到金百万或其关联企业的拟上市公司中。但2015年金百万将所持杜氏兄弟公司的51%股权全部转让给常明,导致原协议提前终止。杜延军在6月13日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金百万、北京金百万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邓超名下银行存款196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外卖虚实

提及金百万,以往不少消费者会想到社区周边的大型平价烤鸭店。但现在,这一概念逐渐被金百万的外卖餐厅所取代。据金百万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自2012年开始,金百万开始转型升级发力线上业务。截至2018年4月24日,金百万以特许加盟的方式推广的线上网络餐厅在北京已达300余家,外卖业务的流水已接近餐饮门店收入的40%。据了解,该模式中金百万负责线上运营服务和部分产品的输出,合作餐饮门店按照要求进行生产。外卖利润全部归合作餐饮门店,金百万靠整合供应链和流量来盈利。

相比此前“折戟”的准成品外卖项目U味儿,金百万网络餐厅确实发展得比较快,这也让金百万尝到了甜头。一时间,金百万2017年外卖年营收7亿元;2018年外卖营收预计将突破15亿元的消息遍布网络。但2017年金百万营收为2.67亿元,较2016年营收同期还减少10.3%。同时梳理金百万外卖餐品不难发现,热销的小碗菜、双拼套餐以及烤鸭套餐,多在5-20元上下,外卖项目的具体营收也受到不少业内质疑。

与此同时,2017年底金百万围绕外卖业务还募集资金千万改造共享厨房,招揽线上单品排名TOP3的单一餐饮企业入驻。但近期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早期不少入驻的知名餐企已悉数撤离,有品牌负责人直言,金百万曾经承诺的帮助引流也没看到落地实施,并且管理混乱。本预计2017年开出20家共享厨房,到目前也只有一家门店落地。

金百万外卖业务的动作频频似乎也牵扯企业不少精力,与之相应的是实体门店的营收下滑和问题百出。据金百万公告显示,近三年金百万营收逐年下滑,净利润由3603.92万元下滑至2204.8万元。并且,近期还有不少媒体曝出金百万加盟店撤资、充值卡管理混乱等“黑料”。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体验不少门店也发现个别门店存在服务滞缓、装修老旧等问题。

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援近期表示,“90后”、“00后”对于传统的正餐需求量跌破到三成以下。年轻人更喜欢简约、快捷、轻松的休闲餐饮、简餐厅、轻餐饮,而这些方面是传统餐饮的弱项。也有资深餐企负责人表示,消费升级下的餐饮消费对餐厅的菜品、环境、服务等多方面提出要求,而金百万传统酒楼式的风格在这些方面并未有明显优势。并且近几年金百万逐渐脱离实体门店,发力外卖向平台、服务商转型,势必影响了实体门店管控,使得品牌营收下滑。

线下门店是关键

早些年,金百万推出38元一套的烤鸭,并且打出“98的质量,38的价格”的口号,以平价烤鸭的定位在北京快速走红。并应用连锁加盟的模式,迅速开出了96家门店。随着互联网的兴起,金百万也成为北京首批尝试转型的餐企之一,相继在线上推出外卖和准成品拓展营收。甚至在2015年就开出线下智慧餐饮体验店,但受制于准成品消费频次和市场培育成本过高,发展并不顺利。

上述餐企负责人表示,从金百万的动作来看,企业确实对行业发展的判断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但无论是外卖平台还是共享厨房市场上都有更为成熟专业的品牌。并且在外卖平台补贴减少抽成上涨的当前,即使是金百万这样的餐饮品牌也未必能获得更多的优势。在该负责人看来,餐饮线下门店仍是品牌的重要获客途径,金百万在品牌方面也仍具有一定的受众群体,在发力外卖的同时,如何加强线下门店的管控与引流,拉动营收是发展的关键。

也有业内专家指出,餐饮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社交属性,正餐也符合行业的发展需求,但外卖项目更多扮演的是企业营收补充点角色,过度押宝外卖而忽略实体门店的经营更易让品牌受损。并且,金百万都是千平大店,势必拥有较高的房租、人力等成本,但除了用餐高峰期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成本增加、客流量缩减造成的门店盈利下滑是金百万急需待解的难题。

彼时,新三板挂牌第二天,金百万董事长邓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传统餐饮盈利空间有限,很难资本化。而将20年从事餐饮积累的资源、经验,从服务金百万一家企业,到服务行业更多企业,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而现如今,即将面临摘牌的金百万失去信誉保证后能否依然顺利引资、继续谱写外卖“神话”仍有待进一步考察。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 赵超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