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基金

太平基金不太平的夏天

债券质押回购引纠纷 规模发展陷瓶颈

出处:基金周刊 作者:记者 王晗 网编:王巍 2018-06-06

C2018-06-07基金周刊1版01s001

未标题-1 拷贝

2018年上半年,债券市场黑天鹅频出,踩雷违约债对簿公堂的案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一则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引起了北京商报记者的注意,太平基金在去年6月与银河证券达成了4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因所涉债券违约,并且回购方未到期偿付本息,太平基金将回购方银河证券告上法庭,涉及1.45亿元本息,案件最终以驳回银河证券指责回购协议无效而告终。然而对于太平基金来说,这场风波并没有因为这纸裁定书而尘埃落定,之后公司一系列人员调整也引发市场浮想联翩。从公司自身发展情况看,太平基金长久以来凭借2只货币基金苦撑规模,主动管理投研实力也受到质疑。

债券质押回购陷扯皮

去年6月,太平基金与银河证券达成了4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在回购到期后发生违约,因此4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合计1.45亿元的本息无法到期按时偿付。无奈之下,太平基金将回购方银河证券送上被告席。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债券质押式回购协议达成的时间为2017年6月9日至2017年6月27日。今年1月,太平基金向法院提请仲裁,要求银河证券偿还4笔回购交易项下融资款共计1.4467亿元,偿还融资利息共计39.8万元,本息合计约1.45亿元,并自4笔回购交易到期结算日起分别按日计算偿付补息及罚款。

然而,对于太平基金的指控,银河证券方面并不服气,请求法院裁定太平基金2016年10月14日签署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质押式协议回购交易主协议》(以下简称《主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无效。具体理由如下,首先是《主协议》中仅有太平基金盖章,银河证券并没有盖章,也就是说双方并未实际签署该协议,也未就将争议提交仲裁一事达成合意。其次,所涉交易实际为银行证券的经纪业务,涉案回购交易是易禾水星委托给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银河证券提供的通道业务,因此,真实的正回购方实为易禾水星,太平基金对此也是明知的,银河证券只是提供了交易通道,并非实体交易中回购双方的任何一方。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涉及仲裁公告》中也指出,太平基金无法就处置方案与所涉产品易禾水星109号委托人协商达成一致提请仲裁。由此不难看出,太平基金之所以陷入这起违约债券质押回购的扯皮官司,主要原因在于银河证券、易禾水星都不愿意承担正回购的责任,银河证券认为自己是通道方,易禾水星也没有和太平基金就处置方案达成一致。

不过,太平基金反驳称,银河证券签署了《主协议》,故银河证券应受到相应约束。同时成交数据显示,正、逆回购双方直接指明是银河证券和太平基金,对于银河证券所述实际交易主体是其他公司太平基金并不知情。今年4月17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裁定,案件最终以法院驳回银河证券申请,太平基金胜利而告终。

但是,这起涉及1.45亿元的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最终赔付责任由谁来承担,是银河证券、太平基金还是私募易禾水星目前尚无定论。太平基金相关负责人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本案的仲裁程序正在进行中。根据仲裁法的相关规定,现阶段公司不便披露,以免影响仲裁庭的审理。

所谓质押式回购,是交易双方以债券为权利质押所进行的短期资金融通业务,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资金融入方(正回购方)在将债券出质给资金融出方(逆回购方)融入资金的同时,双方约定在将来某一日期由正回购方向逆回购方返还本金和按约定回购利率计算的利息,逆回购方向正回购方返还原出质债券。

高管基金经理离职引猜想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太平基金陷入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期间,公司也发生了一系列高管人员、基金经理人事变动,由此也引发市场人士将人事变动与这起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事件联系起来。

今年5月12日,太平基金发布了高管离职公告,公司总经理宋小龙因“个人原因”离职,空缺暂由董事长汤海涛代任。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宋小龙离职早有迹象,今年3月,该公司披露的产品招募说明书中,宋小龙的名字就从太平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岗位上消失,并且也不在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名单中。

除了总经理职位变动外,引人关注的还有太平日日鑫货币基金经理的变动,2017年12月该基金经理翁锡赟卸任离职,好买基金显示,翁锡赟还曾兼任太平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是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今年3月同翁锡赟一起共同管理该货币基金得另一位基金经理吴素涵,也因“个人原因”离任。也就是说,管理该货币基金的两位基金经理全部离任。3月,该货币基金的招募说明书(更新)显示,原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翁锡赟、吴素涵不再出现在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名单中。

有市场人士猜测,太平日日鑫货币市场基金经理、太平基金固定收益总监以及近期原总经理宋小龙的离职恐和太平基金陷入债券质押回购纠纷引发亏损风险不无关系。对此,太平基金相关负责人表示,宋小龙因个人原因离职,在担任太平基金总经理期间,宋小龙为公司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宋小龙离任并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造成任何不利影响。基金经理变动的原因也已公告为准。

按照业内人士的猜测,此次,债券质押式回购出现违约,踩雷的标的债券很有可能是“16亿阳”。据悉,亿阳信通2016年11月2日公告显示,亿阳信通大股东亿阳集团将亿阳信通的5.85%股份质押给北京易禾水星投资有限公司,用于资金周转需要。当时,亿阳集团质押的股份数就已占该公司持有股份总数的99%。质押时,亿阳信通股价在15元左右,2018年初该股复牌后连续15个跌停,随后继续震荡下跌,目前股价只有2.85元。今年1月27日,债券16亿阳01宣布发生实质性违约,不过早在去年10月,亿阳集团就已陷入债务问题。

非货基规模难突破

除了身陷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外,太平基金近几年的发展也并不理想。资料显示,太平基金(原中原英石基金)于2013年1月23日成立。最初的中原英石基金的股东结构为中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资占比51%,安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占49%。中原英石基金创立之初,公司公募业务资产规模发展滞缓,直到2016年7月,太平资产对中原英石基金进行了66%股权的收购。2016年8月23日,新晋保险系基金公司中原英石基金正式更名为太平基金。这也是保险公司首次通过并购方式控股一家公募基金公司。焕然一新的太平基金,也让业界充满期待,不过,太平基金近两年的发展仍不尽如人意。

2016年9月底之前,中原英石资产规模维持在0.1亿元左右低位,即使是在2015年的大牛市行情中,彼时的中原英石基金也没能借势做大公司规模,直到2016年四季度,太平资产收购中原英石,更名为太平基金后,凭借2016年11月发行的“太平日日金货币基金”,太平基金规模激增至151.65亿元,新股东的优势不容小觑。

然而,2017年一季度末,“太平日日金货币基金”份额缩水64.72亿份,天天基金数据显示,该公司去年一季度末规模缩水至87.31亿元。同年二季度,由于这只基金B份额新增39.51亿份,去年年中公司规模再度飙涨至166.78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太平基金规模为117.95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太平基金资产规模的增减取决于旗下货币基金份额的贡献。截至目前,太平基金仅靠“太平日日金”、“太平日日鑫”2只货币基金撑起百亿规模。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2只货币基金规模为100.28亿元,占比整体超八成。若按照基金公司非货币规模数据来看,太平基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规模仅有17.67亿元,在123家基金管理人中排名第95位。从公司产品线布局来看,目前太平基金旗下除了“太平日日金”、“太平日日鑫”2只货币基金,还有2只偏股混合型基金,“太平灵活配置”和“太平改革红利精选”。

公司业务发展过程中,太平基金权益类产品短板日益凸显,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4日,今年以来,太平改革红利精选业绩亏损幅度超10%,年内以10.16%的收益率垫底公司业绩排行榜,另一只偏股基金太平灵活配置收益率亏损1.73%。将时间维度拉长至三年期,太平灵活配置近三年收益率亏损48.46%,低于同期偏股混合型基金平均业绩基准超35个百分点。

太平基金偏股产业投研能力不尽如人意,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太平灵活配置”、“太平改革红利精选”份额分别减少174万份、6698万份。太平基金市场部人士表示,未来公司将持续秉承保险系公募基金稳健的投资风格,理性看待市场的投资机会。目前市场整体处于信心逐步修复阶段,工业生产保持较好的增长韧性,二三线城市消费持续复苏,经济总体运行平稳。未来一段时间内,将适当关注二季度宏观数据及利率走势变化。从结构上看,扩大内需、自主创新等方向可予以关注。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晗/文 贾丛丛/制表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