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文化 > 文化创意

疯狂夜场拍卖的冷思考

出处:文化创意产业周刊 作者:卢扬 陈丽君 网编:郭丹丹 2015-12-10

QQ截图20151210230003

QQ截图20151210225923

继1.84亿元成交的李可染《万山红遍》成为今年内地秋拍首件破亿拍品后,保利日前也上演了一出可圈可点的夜场拍卖,这场近现代书画夜场不仅诞生第二件突破亿元大关的拍品,而且该夜场成交额达6.38亿元,亮眼成绩也着实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以如今的“夜场策略”来看,不同于以往拍卖市场火热时名家字画“高烧”不退的现象,在目前低迷的调整期,不仅要名家,还得要流传有序的名作才能有市场,疯狂的夜场拍卖下,保真、精品已经成了拍卖场上的“标配”。

三件过亿拍品均诞生于夜场

目前,内地艺术品秋拍已接近尾声。今年的秋拍市场,嘉德领拍,诞生了首件过亿元的拍品——李可染的《万山红遍》,随后举槌的匡时、传是、华辰、翰海等,也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以成交业绩来看,效果并不突出。

压轴的保利十周年秋拍也于日前落槌,总成交额达29.5亿元。作为保利重头戏的夜场拍卖,自然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保利“国风——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共六大专场,最终实现总成交额6.38亿元。115件拍品,超千万拍品共计12件,其中,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以估价待询的形式上拍,经过多方买家的激烈角逐,最终以1.15亿元成交,领衔整个夜场拍品。

这件齐白石草虫册页是首次露面,又有权威著录与详尽出处,势必成为市场抢手货。据北京荣宝斋原副总经理米景扬回忆,该十八开作品一直分六个镜框挂在荣宝斋会客室墙上,后经两次交易被著名收藏家霍宗杰一直完整保留至今。而且,齐白石一生中所绘的花卉工虫册页数量极其有限,该作品创作于齐白石风格成熟期,是其花鸟草虫题材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尽管中国书画仍是市场中的主力品种,但今年的秋拍,像佛像、唐卡、西方艺术品、银器、家具等拍品品类的受关注度越来越大”,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实际上,在另一场“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夜场中,共推出英国传奇古董商Jules Speelmand珍藏的12件佛像,总成交额达1.906亿元,斩获白手套佳绩。其中,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以3800万元起拍最终成交价为1.035亿元,成为今年秋拍第三件破亿的作品。此外,一尊十三世纪交脚弥勒菩萨像和一件清乾隆燃灯佛分别以3910万元和3392.5万元成交,远超估价。

精品冒尖普品平淡成常态

“拍品呈现两极分化,今年的秋拍成交情况和春拍差不多,个别拍品冒尖,一般拍品则表现平淡。古代拍品仍受欢迎,也比较稳定,近现代名家中像齐白石、黄胄等名家精品则更受市场青睐”,季涛分析道,以书画为例,以前市场上更多用一平尺作为衡量价位的标准,按此方法,名家的普通拍品尺寸大,价格就贵,但如今,这种通行了十几年的平尺计算方式正在被打破,像1.15亿元成交的十八开齐白石册页,价位就高于同等尺寸多倍。

与前两年拍卖市场相比,过亿元拍品相对较多,生货、精品受欢迎程度也更大。2012年以前,名家字画行情“高烧”不退,像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李可染等名家作品一经问世,就会引起拍卖场上的争夺战,但实际上,拍卖市场上,齐白石、徐悲鸿等名家的拍品数量已经远超其真品的存世量,所以目前的拍卖市场,没有流传有序、能保真的精品就很难掀起波澜。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2015年嘉德秋拍共上拍近40件齐白石字画,总估价为9500万元。相比较2013年60件拍品的估价约为1.1亿元。由此来看,2015年拍品数量少,但总估价高,拍品质量和层次相对就高。

北京保利执行董事赵旭也表示,“60%是生货,比如齐白石的册页、傅抱石的《云台山记》等,这是保利十年以来生货比例最大的一次”。实际上,在市场持续调整的情况下,拍卖行也只能不断推出名家精品来刺激市场。

市场因调整进入低迷期,但实际上好拍品并不缺市场,名作才能引发马太效应,艺术市场研究专家龚继遂也表示,不仅是名家还得是名作,是生货、硬货、精品之作。相比之下,普品成交并不理想,市场在成熟,买家也在变得更理性、谨慎。

今年嘉德新推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和保利的“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专场,以及匡时的张光宇专场,无论是西方艺术,还是中国大师,都是由精品效应诞生的白手套拍卖。实际上,日夜场、各专场之间也因拍品质量显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冷热不均局面。夜场拍卖以前多为高价位、大尺幅,现在则更多是生货、精品。上拍的数量少,集聚70%-80%佳作的夜场已经逐渐形成一个品牌,成为精品的代名词。而节奏慢日场因时间、氛围等因素的影响,更多成为普通拍品拍卖专场。

行业格局面临大洗牌

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曾表示,“养几只兔子就想做动物园,肯定会出问题。而随着行业自律和市场发展,整个行业将更透明,市场参与者将更冷静”。如今在“动物园”都难经营的情况下,“兔子”也遭遇了极大危机。

拍卖行业近30年来最大的一次调整还在持续,季涛分析,“整体而言,拍卖行业的业绩都在下降,而拍卖行的两极化趋势也愈加明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近半数中小型拍卖行歇业停拍,而且拍卖行股份转让增多,新老更替速度加快”。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甘学军认为:“处于虚假繁荣状态下的拍卖公司,在很多人看来,赚钱似乎容易,但实际上,当下拍卖公司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很多企业在静观其变,歇拍只能保本过冬,如果未来两年市场持续大幅度缩量,藏家投放热情不高,会导致大批中小拍卖行被拖垮。

在市场调整中,大拍卖行相对抗跌,能够维持业绩持平。雄踞第一梯队的保利、嘉德今年依然保持实力,体量大、精品多,整体行业地位毋庸置疑。其中,今年保利以29.5亿元的成交额继续蝉联榜首,同比增长15%,增长幅度最大。其次,嘉德为18.31亿元,同比增长8%,增长幅度较小。而匡时总成交额为10亿元,同比下降34%。原本后来居上的匡时已经掉出第一梯队阵营。对此,季涛认为,“今年匡时精品、名品、大尺幅的拍品较少,成交情况不如春拍,尽管匡时整体实力没有明显下降,但拍品普通,亮点不多”。

买家不断精细化、专业化,也会促使拍卖行加强梳理传承、学术、精品存世量等拍卖内容,提升自身专业度,而市场竞争的白热化也是拍卖业洗牌、进行兼并重组的好时机。对于经营时间久、品牌坚实的大公司可以利用低谷期集中力量,整合市场资源,有利于未来进一步做大做强。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陈丽君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