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特刊

北京银行:换挡金融科技

出处:特刊 作者: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网编:段跃 2019-08-06

即将投入使用的北京银行顺义科技研发中心 (企业供图)

宏观经济周期、贸易摩擦、金融业开放、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等因素,将传统商业银行带离利润高速增长的“舒适区”。面对金融科技的高速发展,客户需求多变、产品迭代迅速成为新常态,商业银行不可避免地走进变革洪流。在中国银行业协会城商行工作委员会发布的《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报告(2018)》中,北京银行成为城商行中为数不多的运用了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生物识别、区块链五大金融科技技术的大满贯得主。今年5月,北京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城商行首家。对于北京银行来说,金融科技的探路历程遇到了哪些艰辛?对于未来商业银行科技革新又有着哪些思考?

微信截图_20190806223414

从“大集中”到“瘦核心”

对于银行来说,核心系统就好比人的心脏。一颗健康、高效跳动的“心脏”成为一切业务正常运行和未来技术迭代、场景拓展的保障。

核心系统的升级换代通常伴随着相关业务系统的升级优化。因此这不仅仅是一个项目,更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随着银行业务的不断发展,业务复杂性、不同业务之间的耦合度都在不断加剧,银行需要更加合理的架构,同时,也对系统处理的敏捷程度、智能程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成立23年来,北京银行信息系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始终坚持自主开发路线,是国内为数不多具有独立开发、自主掌控核心系统能力的商业银行之一。

从大学毕业实习起就一直在北京银行的胡浩青目前担任北京银行业务总监、软件开发部总经理、北银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在大学学习数量经济的他,1996年来到北京银行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参与建设北京银行第一代综合业务系统的软件开发工作。

彼时,北京城市合作银行在北京市原90家城市信用社基础上组建成立,在系统方面一直是处于分散状态。“每个信用社有一套自己的微机系统,由微机带动终端,相当于各干各的,没有形成统一。在合并之后必须要构建一个综合系统来进行会计处理工作。”经过了一年多的封闭式开发,1997年,北京银行第一代综合业务系统正式上线,北京银行各支行网点开始通过统一的前端系统办理业务,成为该行信息系统发展迈出的第一步。此后,北京银行又对综合业务系统进行了多次改造。

2005-2006年,北京银行开启了核心系统一次大的“瘦身”,将综合业务系统进行功能解耦,剥离成为核心系统、前置系统和渠道系统。“以前银行很讲究数据大集中、业务集中操作,实行的是大集中概念。但近几年来随着金融业务的快速发展,银行业务种类、服务种类越来越多,物理机不堪重负,需要进行升级改善。”胡浩青介绍道。但随之而来的又是一个新的问题,银行各个业务之间的耦合度非常高,一个部分改版,与其相关的环节也都要进行改版,导致系统响应不灵活。另外系统改版过于频繁的话,风险较大。因此,这次系统更新时,北京银行选择采用松耦合方式,把银行真正的核心系统剥离出来,围绕着核心系统建设信息总线,也就是“瘦核心”理念:稳定的“瘦核心”系统与灵活的外围共同组成银行处理系统,容易随银行业务需求的变化快速响应市场。

事实上,在当时的城商行,乃至整个商业银行领域,这样的升级工作都是前瞻性的。“在当时的市面上,还没有供应商厂家能够提供这样的服务,可以说,我们当时是跟厂家一起尝试打磨,并且不断地完善。”

在经过历次核心系统升级后,北京银行分布式金融业务平台正在稳步建设中。胡浩青透露,“目前北京银行所有的对外支付业务和互联网业务全部在分布式数据库运行。北京银行分布式数据库建设一直寻求自主可控能力。同时打造企业级分布式应用生态圈,提升系统整体服务品质”。

事实上,在IT架构、核心系统方面的升级每年要花费不菲,据了解,仅2018年,北京银行在信息科技方面的投入同比增长41.22%。但对于北京银行来说,这笔支出很“值得”。胡浩青表示,“北京银行发展到今天的体量,要求我们必须牢固掌握自身科技供给能力。银行获得科技服务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银行科技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方也已逐步发展演变成为银行的竞争对手。今天的发展与创新,需要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分布式数据库等科技基础能力,而这些能力是不能从互联网巨头手中买来的,必须坚持掌握核心竞争力”。

微信截图_20190806223431

从借力到自立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间,银行正面临着互联网金融、移动支付浪潮的冲击。“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从人们眼中的一句戏言发展为预言。这对于正处在利率市场化深水区的商业银行来说,无疑是又一场战役。

C端用户支付、财富等业务出现流失。余额宝的草根逆袭神话令银行正视来自互联网领域的挑战。而更为重要的是人才的流动。胡浩青表示,近年来,科技人才在全国范围内呈现新的流动性趋势。许多互联网科技企业,凭借自身技术优势闯进金融领域,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这不仅抢夺了银行科技人才资源,也使得传统银行被互联网科技企业后端化,对银行的盈利与长期生存造成了实质性冲击。

也正是基于此,众多商业银行选择与金融科技合作,分享场景与用户。然而,在胡浩青看来,这并非长久之计。“互联网公司与银行的合作目前更多在导流业务和风控辅助两方面,银行相当输血者,但这样的关系并不稳固,且在同业竞争越加激烈的情况下,转换率下降的问题也会出现。”

为摆脱转型的被动局面,商业银行开启了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大幕。2019年5月16日,北银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揭牌成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北京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定位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为北京银行自身提供足够科技支持及人才储备保障;二是将其打造成具有金融科技能力输出的公司,服务金融同业。

对于金融科技子公司独立运作的思考,胡浩青认为,以科技公司方式可以更好地实现科技资源整合。“相比于银行内部的一个部门或事业部,成立金融科技公司在发展理念和经营模式上可以更加市场化运作,提高运营效率,服务银行的金融科技转型,更好实现技术突破,扩大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研发和场景应用落地。”

仅从吸纳优质人才来看,独立运作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就已显示出了优势。胡浩青透露,北银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大多数人员均是揭牌成立后招聘而来。“只有进入到科技圈子,思维和圈子才能打通。”据他透露,目前已经有众多来自于科技公司、商业银行的技术人才入职,预计在半年内,北银金融科技人员就可达到百人规模。

构建“生态圈”

在商业银行纷纷投身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转型的浪潮下,北京银行也将数字化转型上升至全行核心战略层面。2018年北京银行全方位开启数字化银行建设。在组织机构方面,北京银行成立数字化转型领导小组,围绕数字化转型推出客户需求的快速响应机制、跨线联动的专业评估机制、执行有力的项目落地机制、有力的督办和后评价机制“四项机制”,以敏捷化的体制机制带动科技创新与业务创新的敏捷开展。

在胡浩青看来,银行服务模式的变化其实是顺应通讯技术的变革。在2G时代,银行服务是以网点为主;3G时代,主要依托于网银;4G时代,移动支付大行其道,手机App成为用户业务办理的主要渠道。

“5G如果结合IPV6就是万物互联的时代。”胡浩青认为,一方面,银行可借助科技公司方式构建属于自己的金融科技生态圈。“新技术在一定程度上革新了传统金融的服务模式,银行已进入构建金融科技生态的阶段。通过建设客户平台、产品平台、同业合作平台等,营造场景生态、流量生态、数据生态、资金生态,逐步形成金融科技服务生态体系,助推传统银行业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为银行提供更有力的科技支撑,实现市场化科技能力输出,形成科技与金融深度融合的业务创新局面。”

另一方面,手机银行仍会是一个全功能的服务载体,一些银行的业务将会以原子化的形式嵌入进各个场景,例如,智能家庭环境中,洗衣机可能会嵌入进银行服务,帮助用户更加方便地购买家庭清洁用品、在汽车里可能会提供维修保养、购买耗材等相关的支付服务。不过,由于商业银行是属于金融强监管的行业,因此一些业务并不适合通过这样的方式进行嵌入。因此,如何在创新与合规之间求得平衡,也是银行未来金融科技方面要探讨的问题。

胡浩青认为,在竞争越加激烈的今天,银行拼的是思维,一定要对新的技术保持高度关注,找准变化趋势。“这很有可能是银行营销方式或者客户数量、结构变革的重要时期,更有可能是银行业格局改变、重新洗牌的关键节点。”

微信截图_20190806231031

仰视金融背后的科技力量

遥想十余年前,我们还处在手拿存折、银行卡,去网点排队办理业务的场景。而如今,绝大多数零售业务都可在手机App上快捷办理。可以说,商业银行对客户变得越来越亲切、友好。而对于商业银行从业者来说,压力与竞争正变得激烈,除了同业之间的资源争夺,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也意图“分一杯羹”。

科技的力量已经对银行业务、架构乃至思维、基因都进行了一场重塑。在一层层浪潮的涟漪下,银行不得不进入自我革命的时代。从2015年首个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现身以来,投身于金融科技的银行数量不断增加,不过,时至今日,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仍是“稀缺”品种。对于一家城商行而言,北京银行率先出击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勇气可嘉。

从自渡到渡人。这是北京银行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初衷,也是大多数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战略的方向。对于身为城商行领头羊的北京银行来说,数字化转型是确保领先优势、稳固行业位置的重要举措,而北银金融科技的首要工作就是服务于总行的数字化转型战略。

而更为重要的意义,是作为中小银行金融科技探路的先行者、科技创新的推动者。从现实情况来看,中小银行的科技转型将是一片巨大的蓝海。面对金融科技变革,众多城商行、农商行措手不及,研发周期长、产品迭代慢、资金投入巨大、人才吸引困难等诸多因素的掣肘,令许多中小银行心有余而力不足。

北京银行作为国内城商行队伍中的领头羊,将自身成功经验、能力进行输出,不仅能够提升中小银行金融科技能力、促进业务创新,更有助于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从改善用户体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等方面助推银行业健康发展,推动普惠金融的实现,引领银行的客户服务由“经验导向”转为“数据支撑”。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北京银行经历了向死而生、发展壮大、领跑同业波澜壮阔的23年历程后,正在向着金融科技新征程迈进。“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期待着这家创造了中小银行发展神话的银行再度续写传奇!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