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文化 > 潘家园

章琴:在古玩行里来一场“侠客行”

出处:潘家园周刊 作者:宗泳杉 网编:段跃 2019-06-13

阔别四年,当章琴再次在潘家园内开起古玩店时,似乎对这里既熟悉又陌生。四年前,章琴因家庭原因离开了从事了近20年的古玩行,四年后,依然对古玩行充满热情的章琴再次回到潘家园,隔壁同样经营古玩的“二仙居”还在,店主果福君依然像当年一样对章琴“知无不晓言无不尽”,另一边经营留声机的老姐妹也依然能跟章琴聊聊家常,对章琴来说,一切都好像很熟悉。但四年过去,不断变幻的市场行情也让章琴觉得有些陌生,不得不去重新考量市场的风向标。

C2019-06-14潘家园周刊4版01s003

在古玩行中摸爬滚打的大多都是男性,章琴却是古玩行中少有的女性。虽然是女性,但在章琴身上无不体现出侠客般的豪爽气,就像她与古玩初识就大手笔买下四箱“古董”一样。1997年春节,闲来无事的章琴在河南南阳卧龙岗附近闲逛,年轻的章琴还不知道,这次闲逛改变了她以后的人生方向。

那时,卧龙岗附近的一家古玩店引起了章琴的注意,古玩店内琳琅满目的瓷器让章琴看花了眼。“第一眼就觉得太喜欢了,只能背着手看,生怕一不小心就碰碎了店里的古玩。”章琴说道。在章琴的“软磨硬泡”之下,店主最终以710元的价格将四箱“古董”卖给了章琴。回家后的章琴激动得一夜未眠,将四箱“古董”全部摆在地上仔细端详。章琴以为自己捡到宝了,但这样的美梦没做多久就沦为了泡影,当章琴满怀信心地请人帮忙鉴定时却发现,这四箱“古董”无一不是仿品。

C2019-06-14潘家园周刊4版01s004

难能可贵的是,章琴并没有因为这次买到仿品就放弃,而是通过不断的学习提升自己的鉴赏水平。在刚学习古玩那几年,每个周六的凌晨4点,章琴都会到潘家园的鬼市里淘货,在这里的地摊上章琴认识了她的师父。章琴说,“古玩行有个规矩,就是别人在看货时,只要对方没有放下,其他人就不能碰不能抢更不能说话,那天有人在师父的摊位上看上了一个康熙五彩瓶,我喜欢得不得了,那人刚刚放在地上我就立刻拿起来放在了包里,等这位买主再次询问五彩瓶时,师父告诉他被卖掉了。古玩行讲究缘分,很多东西不是有钱就能够买的。虽然师父骗了他,但是看我在学习,希望我能得到这个五彩瓶”。

“就是这个五彩瓶,在我手中20年了,不是没有人想收它,而是我舍不得卖,如果有人想买我都会开出一个特别高的价格,意思就是不卖。”章琴指了指博古架上的一款小巧而精致的康熙五彩瓶说道。虽然章琴最终以300元的价格把心爱的五彩瓶收入囊中,但作为初学者的章琴并不知道究竟什么是五彩瓶,于是在师父的指导之下,章琴也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在潘家园边淘货边看书,两者配合,章琴的鉴赏水平进步飞快。

C2019-06-14潘家园周刊4版01s005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从在潘家园的地摊上认识这位师父后,章琴便开始积极主动与潘家园里的各路民间收藏家切磋、交流。也通过别的渠道收购古玩。她坦言,捡漏和打眼都能让人迅速成长。她有过以低廉的价格从民工手中收到一个宣德鱼藻纹大碗的喜悦,也有以高价淘到仿弘治青花瓷的挫败。章琴在说起这些过往时依然不改她“豪爽”的个性,过去的种种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四年后再回潘家园,章琴感慨万千,现在想要捡漏很难了,藏家不应该再抱着捡漏的心态进行收藏,而是应该脚踏实地的将书本知识与实践相结合。“潘家园恰巧提供了这样一个让藏家们学习的平台,这里的东西包罗万象,无论是什么朝代,藏家们总能找到学习的样本。”章琴笑说。

北京商报记者 宗泳杉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