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IT论道

IT公司密集调架构为哪般

出处:IT互联网周刊 作者: 张绪旺 网编:尹文武 2018-12-24

12月百度、京东、滴滴、知乎调整架构,11月阿里调整架构,10月美团调整架构,9月腾讯、小米调整架构……TOP级别的互联网企业密集进行组织架构变革,在这个互联网寒冬配合食用,会发现一味相似的底料——

扁平管理下的二次创业。

每家企业调整架构都有直接动因:比如阿里是张勇继任董事局主席在即,腾讯的七年一次大调整在舆论推动下提前上演,小米、美团上市后需要新一轮管理层变革,京东遭遇了创始人个人危机……

它们都选择了这样集中的时间节点,共性要从产业变局和业务变化中寻找。

2018年对各家公司都是不平凡的一年,资本环境开始收缩,共享经济等新事物的泡沫被挤破,创业者的日子不好过,巨头的日子也不好过。

对于TOP级公司而言,过往数年成熟产品和成熟商业模式带来的业绩优势、用户优势在消减,不管是阿里还是腾讯、小米还是美团,都有了生猛的新对手或者老对手生猛的新攻势。

马化腾和张一鸣(字节跳动CEO)在朋友圈“骂战”,马云不得不审视黄峥(拼多多CEO)这样的强劲对手,滴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安全风险,美团对垒合并后的口碑饿了么,小米在海外市场面对华为,京东在新零售战场追赶阿里,每家企业的未来都充满了变数和挑战。

无法改变敌人,就只能改变自己,在改变业务能力之前,改变组织架构排第一位。

对于阿里,业务诉求的核心是技术驱动和新零售提速;腾讯类似,需要提拔阿里云计算等TO B业务的地位——所以阿里让张建锋统一管理技术中台和云计算业务,把大天猫和新零售有机整合;腾讯则分别让老将汤道生、任宇昕在云计算和信息流冲锋陷阵。

美团、小米作为中生代公司,仍在探索草台班子时代之后更适合自身的组织模式,并且有着相似的趋势:总部+业务模型。所以,雷军让刘德等老将回总部做参谋和组织建设,而让更年轻的管理者在分而治之的事业部进行一线冲锋;美团拆成2平台+2事业群+2事业部,便于更扁平的公司治理。

这些频繁的大公司调整,来自各家公司痛楚的产品领悟和内部创新意识的觉醒。

走过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那些适用于移动互联网的流量思维、经营模式和消费型产品很难跟上人工智能时代的竞争形势。

2015年开始坠入销量低谷的小米是惨痛的教训;2018年被质疑没有梦想的腾讯,也是敲响的警钟。新零售、短视频、ABC(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一遍又一遍冲击着巨头建立的消费型产品的护城河。

对于大公司而言,再一次发生如同微信那样的内部创业奇迹并不容易,即便腾讯自己也很苦难。大公司的内部创业,首先要做的就是解决架构问题,解决内部竞争问题。

在风云诡谲的巨头二次创业浪潮中,一定伴随着架构和人事调整的挣扎。

大船能否好掉头,关键就在于此。

北京商报评论员 张绪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