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特刊

京东数科的数字化新版图

出处:特刊 作者: 孟凡霞 网编:尹文武 2018-12-19

JRT14(新闻纸)s001

数据,究竟可以做多大的生意?自2013年互联网金融热潮诞生以来,随着数据、算法、硬件处理能力的不断提升,人们对金融科技、数据科技的认知和期待不断被刷新。刚刚过完5岁生日的京东数字科技(以下简称“京东数科”)在经历了多次战略调整后,已经成为金融科技领域无人不知的独角兽。从自营金融业务到转型B2B2C模式再到品牌升级、更名,京东数科不仅走出了“娘家”京东集团的荫庇,更是走出了金融行业。目前京东数科旗下独立子品牌已经涵盖京东金融、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京东少东家,并向着数字科技这一更加广阔的空间疾奔。

141

初出茅庐 后起者凭爆款突围

伴随着2013年互联网金融兴起热潮而诞生的京东数科(原“京东金融”),已经数次更新整体战略:2015年,率先提出金融科技的战略思路;2017年8月,作为一家独立公司正式从京东集团拆分;2018年7月,京东金融完成新一轮融资,最新估值已经达到1330亿元,而在2017年3月时,京东金融的估值仅有500亿元。

事实上,在巨头林立的金融版图中,京东金融的起点规模和入局时间并不占据优势,早在2011年,阿里巴巴旗下支付宝、腾讯旗下财付通等企业就已率先拿到央行首批支付牌照。

而在2004年便开始涉足电商领域的京东集团彼时并没有涉足金融业务的想法。2007年,京东开始启用支付宝,但在2011年5月,因为手续费问题,取消了京东与支付宝的合作。直到2012年10月,京东集团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网银在线”,正式进入在线支付业务,但支付宝彼时已成为中国在线支付领域的通用平台,而近年来腾讯系微信支付的崛起更让移动支付市场几乎被这两大巨头垄断。

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让互联网金融迅速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新风口。不过,当时市场对于这块蛋糕能做多大、如何切分,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京东金融在只有不到100人的情况下,被委以重任。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回想刚刚成立时的状况,还颇有感触:“五年前,我带着原先财务部做供应链金融和数据的二十几个人,在北辰世纪大厦A座12层的西北角租了一个200平方米的办公室,开始了这个事业。那会还有网银在线的70个人,两边团队加起来还不到100人。”

那时,互联网的江湖,没有人不知道京东,但没有人知道京东金融。不过,电商系出身的“富二代”京东金融,凭借着供应链金融迅速找到了方向。依托京东电商的生产、采购和物流数据,京东金融可以利用供应商在京东平台上清晰可见的流水及运营状况进行分析,并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

根据这一逻辑,在成立短短两个月后,京东金融便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个产品“京保贝”,向自营品类的供应商提供融资。2014年10月,“京小贷”上线,这是开放给京东平台上第三方卖家的信用贷款,解决第三方卖家短期资金紧张问题。围绕B端用户的需求,京东金融还推出了企业定制信用支付产品“企业金采”、企业理财产品“企业金库”、企业信用产品“蓝鲸征信”等产品。

而真正让京东金融一炮而红的是白条业务。在解决B端用户的金融需求后,C端消费者的消费信贷需求也随之进入了京东金融的视野。2013年11月,京东白条正式立项,次年2月14日正式上线,成为中国第一款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彼时,蚂蚁金服的同类型产品“花呗”还未诞生,京东金融终于有了自己的“爆款”。当年的数据显示,用户在使用白条后,月订单数量增长了33%,月消费金额增长了58%。在白条用户中,有55%使用了分期付款服务,分期付款的商品客单价(用户的平均购买金额)比非白条客户的客单价高了50%。

142

改换赛道 B2B2C模式转型 

对于当时国内金融版图来说,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金融机构的碰撞与摩擦是主旋律。由于与信用卡功能非常相似,白条这一爆款产品火了之后迅速引起了银行的关注,并且在业内引起了争议。2015年,部分银行关闭了京东白条的信用卡还款通道。

不过,也有银行乐于与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2015年8月,京东金融和中信银行合作推出小白卡,上线100天内申请人数就超过了100万,效率比传统渠道高出10倍以上,在线申请的核准率提高了2-3倍。

这样的化学反应,让京东金融意识到,必须要和金融机构牵手合作发展业务。同年10月,京东金融首家提出“金融科技”定位,为金融机构提供科技服务,这也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整体向金融科技转型的转折点。

2016年9月,京东金融成立金融科技事业部。从自营金融业务向金融科技的迭代,也成为京东金融从1.0向2.0级阶段发展的转折点:服务模式转型为“B2B2C”,第一个B是京东金融、中间的B是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政府,C是消费者或中小微企业。也就是说,京东金融从原来的赚to C的钱,逐步转为赚to B的钱。

“对于这个新方向,我花了一年多时间来说服团队。”陈生强表示。当一家公司有客户,又有做金融的能力,却放弃赚全产业链的钱,为金融机构做服务,这本身是一个很难的决定。但在原来“用金融科技的方式做金融业务”的模式下,限制其发展的瓶颈是净资本,因为资本的多少决定了业务规模可以有多大。

要想与金融机构展开更加紧密的合作,必须要以非常开放的心态,与金融机构真正地融合在一起。2017年6月,京东金融与宇宙最大行工商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11月推出智慧贵金属店与工银小白数字银行;2018年1月工银京东白条联名信用卡上线。上述产品的落地,均是围绕着“互联网时代线上线下双维获客”这一逻辑展开。

以“智慧贵金属店”为例,这是一种线上线下打通的O+O模式。在这个场景下,银行通过超声波热力监测、图像融合技术、WiFi探针等技术,帮助金融机构更好地洞察它的客户,并且可以预测网点的客流量,提高网点坪效,还能智能匹配产品,提升网点的服务效率。体现在服务感受上:当客户走进网点时,银行就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和步态识别等技术分辨出客户的性别、个性,推荐符合客户财力和审美的贵金属产品,同时还能判断客户此刻的心情,门店的音乐、氛围乃至消费动线都可能发生个性化的改变。这样的银行网点的体验感和可玩性大大提高。同时,人流分析、客群画像和营销预测等技术将原本不能产生数据的线下零售门店也变成了可数字化的场景。

获客+识别 输出全流程解决方案

在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一些巨头纷纷向金融科技领域挺进。但陈生强认为,很多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公司大多都是卖一套硬件、一套软件或者一个数据库,大多是产品导向,为经营过程负责,它们的作用只能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但不能给金融机构带去新的用户,也不能带去商业模式上的升级。

2018年3月23日,京东金融瞄准中小银行发展线上信贷业务的痛点,发布了业内首个关注商业银行信贷全流程的产品解决方案——“北斗七星”智能信贷产品,通过开放式、模块化的方式为银行业全面赋能,输出智能信贷系统、智能身份识别、大数据风控、信贷场景覆盖、用户挖掘、贷中贷后监控及资产云工厂七大功能板块。

针对低成本获取新客的痛点,“北斗七星”中的“天枢”信贷平台和“天璇”量化营销模块分别从场景接入和大数据营销两处着手,提出解决方案。

“天玑”负责智能身份识别。在获得了新客户后,银行必须要具备识别出恶意欺诈用户的能力。在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及京东超脑实验室技术支持下,“天玑”智能身份识别可以实现人脸识别、卡证识别和声纹识别,有效地降低恶意骗贷的发生,其中人脸识别可抵挡照片、视频、静态3D模型的攻击,准确率可以达到99.9%。

同时,银行现在普遍面临风险评估模型方法陈旧、风险数据维度不足的问题。针对这些痛点,“北斗七星”中的“玉衡”大数据风控模块推出了定制化联合建模服务。从实际的效果来看,“玉衡”大数据风控能够帮助银行的信贷审核效率提高10倍以上,客单成本降低70%以上,授信白名单扩充接近一倍。

151

·战略意图·

架构调整 数字科技的新版图

帮助金融机构赚钱带来的真实成效从京东金融“朋友圈”拓展速度便可探知一二。目前,京东金融与400余家银行,120余家保险公司,110余家基金公司,40余家证券、信托、评级机构展开合作。截至2018年9月,京东金融已实现全年盈利。

正当外界认为京东金融将在金融科技领域深度发力之时,“变身”悄然而来。2018年9月,京东金融低调将其官方微博、头条等名称改为“京东数科”,引起市场的强烈关注。11月20日,在JDD-2018京东数字科技全球探索者大会上,陈生强正式宣布,京东金融从即日起正式进行品牌升级,京东数科将成为整个公司的母品牌。

从金融数字化到产业数字化,京东数科的“数字化”生意版图在不断扩大。而这样的变阵早有伏笔。年初以来,京东金融进入了较为密集的架构和业务调整期。今年2月,京东城市计算事业部正式成立,由于该业务与金融并无直接关系,外界也多将此视为京东金融“科技化转型”进入落地阶段的标志;4月陈生强在博鳌论坛上提出“京东金融去资产化”的战略方向;5月,京东金融改变了以金融产品线为划分的组织架构,从服务的对象上调整为企业服务群组和个人服务群组。

原有的架构已经无法满足京东数科的能力和“野心”。陈生强表示,升级是战略演进、业务范围拓展的要求,随着业务种类越来越多,京东金融这个品牌已经盛不下现有的业务了。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底层逻辑并无改变。他希望未来能够用数字化金融的能力来服务其他产业,“把对一个产业的理解再放到另外一个产业去,去帮这个产业做数字化”。

除了京东数科作为母品牌外,京东金融、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京东少东家也成为独立子品牌。这些品牌彼此之间是平行关系。京东金融副总裁、金融科技事业部总经理谢锦生透露,京东金融初步的目标是30%的收入来自科技的收入,三年之后直接从事金融业务的收入占比将压缩到20%。

不过作为“大儿子”,京东金融仍旧是最为核心的板块,“金融业务是我们的收入和利润的重要来源和支撑,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才敢也才有资源投入到新业务中,也才能做更长期的规划和布局”。陈生强说道。

已经掀起各位大佬抢地盘的城市计算领域,成为京东数科的下一个战场。今年6月,京东数科推出了落地福州的国内首个智能城市信用平台,覆盖数据储存与处理、模型算法、应用搭建三大功能,可以为政府和企业提供信用档案、信用诊断、信用风险预警等服务。这一产品出自京东数科今年新成立的城市计算部。除了城市信用,城市计算还可以应用于城市交通、环境、能源等领域。截至目前,京东城市已经为雄安、天津、南京、福州、宿迁、成都等城市提供技术服务,并承接数字雄安和信用城市等一系列国家战略任务,还与国家能源集团、中国联通等多个大型国有企业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