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产经 > 教育

鱼乐贝贝的加盟之殇

出处:教育周刊 作者: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网编:尹文武 2018-11-29

 

近日,有家长向本报反映,婴幼儿游泳机构鱼乐贝贝北苑店出现老板突然跑路的情况,会员游泳通卡被撤销资格。总部在门店贴出了与该加盟商解除合同的通知,引发家长维权。总部称加盟商为独立运营,无法为家长退费,而加盟店老板跑路似乎又有“苦衷”。为此,沸点调查小组展开了相关调查采访。

预付费风险高

“我办理的是6660元99次的通卡,也有办理12000元200次的家长,还有些家长交了三四千元不等”,家长维权代表刘女士(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据了解,鱼乐贝贝采取预付费模式,单次游泳费为198元,而一次性缴费越多折扣就越大,最低单次只有几十元,记者了解到,事主缴费从900-2万元不等。北苑店涉及预付费会员90余人,金额共40余万元。

刘女士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发现其闭店的第二天,总部贴出与其解除合同的通知,是撇清责任的行为。而鱼乐贝贝北京负责人王先生表示,北苑店属于加盟店,跟总部不是上下级的关系,是独立经营,我们的加盟合同里有明确规定,不允许加盟商老板私自闭店,如果出现这样的行为,属于违约,必然终止合同。

北京商报记者随后联系了家长维权时上海总部派来的谈判代表杨女士,要求查看加盟合同,她表示不便提供,已交给警方。当记者问到对加盟商的管控时,她说:“会为加盟商提供课程、技术、人员招聘、培训等支持,但在运营上所有加盟商都是独立的,费用不交总部,我们除了一次性收取加盟费和通卡保证金5000元外,跟加盟商没有金钱往来。在北京有3家直营店,如果是直营店发生闭店情况,总部会予以赔偿,但如果是加盟商跑路,我们只能协助警方追回店主本人,并起诉该门店,无法为其会员退款。”

就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北苑店老板的跑路并非“突发”。早在9、10月该店卫生就出现问题,店面管理越发懈怠。

而且该店老板分别在淘宝、美团及闲鱼上售卖低于市场价格一半的全国通卡,其他加盟商纷纷向鱼乐贝贝总部抵制此举。北京负责人王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曾约谈了该店老板,要求其停止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但他没有积极配合,尽管删除了网络上的售卖信息,但并没有为低价买卡的会员退卡。其他门店拒绝北苑店会员去消费,引发会员去门店讨要说法,间接导致了北苑店老板的跑路。王先生重申,总部管理加盟代理权,不负责其他加盟商经营情况。 

管理诟病多

鱼乐贝贝官网显示,它在全国共设有2000余家门店,覆盖了30个省市,在北京有150余家门店。且网络上有不少关于鱼乐贝贝跑路闭店的信息,面对如此庞大的门店数量,上海总部代表杨女士说:“总部不可能管到每一家门店,公司在商讨如何对加盟店加强管控,但目前还是处于讨论阶段。”

不仅总部无法顾及每家门店,就连加盟合同也有不严谨之嫌。北京商报记者从家长维权代表提供的北苑店老板和总部客服的录音中发现,北苑店老板对停止他会员通卡的做法表示不认同,并质问客服,鱼乐贝贝跟加盟商签订的合同中并没有通卡的统一售价和不得低于多少价格进行售卖的条款,客服没有对此否认。

而北京负责人王先生表示,合同是没有统一规限,但是北苑店前任老板跟公司签过补充合同,北苑店跑路老板是从前任老板手里承接此店的。当北京商报记者追问那为什么该店老板不知情时,王先生表示那是他个人的事情。

除此之外,北苑店老板闭店前在家长群的话术与北京负责人描述的也有出入。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微信截图显示,北苑店老板说总部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关闭店内通卡资格,但他本人没有签署也不知情任何关于低价售卡的合同,希望总部能给出合理解释,但总部不配合,他要积极解决但没有回馈,要用法律维权。该截图时间为突然闭店前6天。

同时,从家长提供的付款凭证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家长在付费后,除了2017年的有部分手写收据外,北苑店所有家长没有任何合同和收据,只有转账记录。而收款方从最初北苑店注册的北京雨晗水育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到后来的门店老板个人名字及化名的微信和支付宝。

而北京负责人王先生表示,是有给加盟商提供制式合同的,但加盟商是否使用我们不予制约。而上海总部代表杨女士说需要再跟相应的运营部门了解是否有这个合同。

可见,与直营店的全方位管理不同,加盟店与总部更多就是一种“弱连接”的关系。之所以鱼乐贝贝能在全国范围内遍地开花,原因恰恰在于松散的“联盟”式合作满足了品牌方与加盟者双方的需求。但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引发双方对峙的局面。事实上,即使是管理、监督更为严格的上下级关系,也很难保证加盟商服务的“品控”。尽管大多品牌都宣称有严格的加盟标准和加盟商管理体系。

行业规范存空白

针对此事,北京商报记者向家长维权时去到的八里庄派出所致电询问找人进展,但派出所表示不便透露,随后记者向消费者协会12315热线咨询,工作人员表示,如没有合同,消费者可向消协投诉举报,工作人员将联系属地工商部门协调解决,如果协调无果,消费者可走法律途径处理。截止到记者发稿前,还没有获得北苑店老板的相关信息。

有曾经意图加盟鱼乐贝贝并多方了解考察的张女士(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鱼乐贝贝的输出模式盈利空间有限,总部只是通过加盟形式获利,没有考虑加盟商利益;而且加盟商的房租、水电、人工等投入成本过高,运营压力巨大。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公开表示,因为总部跟加盟店之间的利益关系,它们之间的加盟合同对消费者来讲是不透明的,所以不能用加盟店独立运营的说法来抗辩,不还这笔钱。而且,消费者给商家付款的账户实际上是没有被第三方监管的,很多小型商家把消费者预付款跟自有资金混为一谈。当他一旦出现亏损的时候,就会使用预付款。所以总部该对加盟店账户实行第三方监管。

2018年《中国早教蓝皮书》预测,2020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元,在“吸金”力强大、前景看好的巨大市场利益面前,近年来各类型培训机构圈钱“跑路”事件呈多发态势。据悉,早教市场缺乏明确监管部门,行业没有统一标准,助长以加盟扩张为主导的早教市场乱象丛生。

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谈到,既然授权加盟商使用品牌,加盟商出现问题总部必须承担责任。维权时可通过法院,根据银行转账记录,要求法院调查该店老板的个人财产。

他还建议家长最好多实地考察几家早教机构,在报名时可以要求机构提供相关的资质证书和从业人员的资格证书。尽量避免选择预付费的模式,并要签订合同,同时避免签订长期合同,压缩缴费周期,仔细审查合同条款,相关违约条款要有详细约定,付费后更应该向机构索要相关票据,以便日后作为维权依据。从而选择出一个性价比高、前景广阔并适合的早教品牌。

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