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上市公司

科拓生物“蒙牛依赖症”加剧

出处:上市公司周刊 作者:记者 董亮 马换换 网编:王巍 2018-10-31

未标题-2 拷贝

排队历时近11个月,主要营收来自于乳制品行业的北京科拓恒通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拓生物”)IPO有了新进展。10月26日,科拓生物的首发申请获证监会受理。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内蒙牛乳业一直稳居科拓生物第一大客户之位,且科拓生物的主要营收对蒙牛乳业的依赖度有加剧情形。在当下我国乳制品行业市场集中度还在继续提高的背景下,科拓生物能否摆脱对单一大客户的依赖则要打上一个问号。

对蒙牛销售额逐年攀升

10月26日,科拓生物首次对外披露了公司招股说明书,但在报告期内科拓生物主要营收对蒙牛乳业的依赖度不断升温引起了市场关注。

成立于2003年的科拓生物,是一家主要从事复配食品添加剂、食用益生菌制品以及动植物微生态制剂研发、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科拓生物来自乳制品行业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82亿元、2.29亿元、2.57亿元和1.3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98.05%、87.76%、90.58%和87.27%;来自于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81亿元、2.31亿元、2.64亿元和1.34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97.81%、88.77%、92.88%和90.31%。

而在前五大客户中,科拓生物的主要营收则来自于第一大客户蒙牛乳业。

报告期内,蒙牛乳业均位列科拓生物第一大客户,且对蒙牛乳业的销售额也在逐年攀升。具体来看,报告期内科拓生物来自蒙牛乳业的销售收入分别约为1.42亿元、1.82亿元、2.32亿元和1.15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81%、69.91%、81.9%和77.49%。

在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重大客户依赖并非IPO的实质性障碍,却是一个重要的审核风险,因为它能直接影响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和独立性。“证监会非常重视企业的成长质量,对于大客户依赖型企业,证监会将着重关注。”许小恒如是说。

而在今年6月监管层曾向各家券商投行发布的最新IPO审核51条问答指引中指出,发行人来自单一大客户主营业务收入或毛利贡献占比超50%的,原则上应认定为对该单一大客户存在重大依赖,在发行条件判断上,应重点关注客户的稳定性和业务持续性,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

在对蒙牛乳业销售额逐年上升的情形下,科拓生物对蒙牛乳业的应收账款余额也呈现逐年攀升态势。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科拓生物对蒙牛乳业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620.86万元、5545.34万元、7548.22万元和6832.06万元,占各期末总应收账款余额的60.07%、69.57%、79.37%和73.88%。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0月,科拓生物与蒙牛乳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书》,该协议书自2018年1月1日起执行,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其中,蒙牛乳业承诺采购科拓生物的相关产品份额不低于70%,科拓生物承诺在三年战略合作期内对相关产品每年降价依次为3%、3%、3%。

其他大客户销售额波动明显

与对蒙牛乳业的销售额逐年上升不同,科拓生物对其他重要大客户的销售额则呈现波动性。

招股书显示,在2015年,蒙牛乳业、伊利股份分别位列科拓生物第一大、第二大客户,其中,科拓生物对伊利股份的销售金额为1908.34万元,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10.29%。据了解,由于我国乳制品行业的集中度较高,伊利股份、蒙牛乳业、光明乳业占据了我国乳制品市场的主要份额;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度伊利股份和蒙牛乳业的液态奶销售额分别为557.66亿元和530.15亿元,合计超过行业的50%。

但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伊利股份却从科拓生物的前五大客户中消失。

伴随着伊利股份在科拓生物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离场”,2015年位列科拓生物第三大客户的光明乳业于2016年成为了科拓生物的第二大客户。2016年科拓生物对光明乳业的销售额为2172.96万元,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8.34%。

2017年光明乳业虽仍位列科拓生物第二大客户,但销售额却出现了下滑。在当期科拓生物对光明乳业的销售额为2000.1万元,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下降至7.05%。

除了光明乳业出现在科拓生物前五大客户中的频率较高之外,圣牧高科也均出现在科拓生物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但销售额波动性较大。

具体来看,在2015年圣牧高科位列科拓生物第四大客户,之后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则位列科拓生物第三大客户。但在报告期内,科拓生物对圣牧高科的销售额分别为318.46万元、2031.45万元、457.81万元以及268.52万元。

另外,在2015年位列科拓生物第五大客户、2016年、2017年位列第四大客户的云南欧亚乳业有限公司,则在科拓生物今年上半年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

旗帜乳业、上海牧迪饲料有限公司则分别在2016年、2017年位列科拓生物第五大客户,但也仅在科拓生物报告期内出现了一次,之后再未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而在2018年上半年,科拓生物的第四大、第五大客户分别为完达山乳业、赛科星。上述两家企业之前均未出现在科拓生物前五大客户之列。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乳制品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还在继续提高,就科拓生物其他大客户的变动情况以及科拓生物对其他重要大客户的销售额来看,科拓生物逐步改善依赖单一大客户的不确定性比较大。

资产的“加减法”腾挪

实际上,集中在2015年、2016年科拓生物曾收购了内蒙和美、金华银河、青岛九和等多家公司。与此同时,科拓生物也出售、注销了多家公司股权。在科拓生物此次拟募集资金约4.57亿元当中有约3.72亿元的募集资金实施主体为之后收购的金华银河、青岛九和。

时间回到2014年,在当年5月科拓生物以1000万元的交易对价收购完成了大地海腾的100%股权。

之后在2015年12月科拓生物分别以1578.34万元、326.53万元、54万元、363.05万元的价格完成对内蒙和美、金华银河、青岛九和及和美科健的100%股权收购。上述4家企业除了和美科健之外,在收购之前的2014年均为亏损。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5月,科拓生物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天松及其配偶张和平分别借予科拓生物180万元和140万元用于收购大地海腾100%股权。2015年10月,科拓生物分别向孙天松和张和平归还借款本金180万元和140万元。

但该笔借款的年化利率却相对较高。2015年12月,科拓生物分别向孙天松和张和平支付借款利息31.08万元和24.36万元。以此计算,孙天松及张和平的上述借款年化利率均超12%。

另外,科拓生物此次拟募集资金约4.57亿元,其中实施主体为青岛九和的拟投入募集资金金额,合计约为2.83亿元;实施主体为金华银河的拟投入募集资金金额为8989.05万元,合计约3.72亿元。

除了并购资产,科拓生物也积极引入外部投资者。科拓生物表示,2015年末至2017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及理财产品合计金额分别约为4758.81万元、9084.93万元和1.22亿元,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是由于2016年、2017年公司引入外部投资者以及原有股东对公司进行了现金增资。财务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公司的财务费用为-10.57万元。

在收购资产的同时,科拓生物也在出售资产。诸如,2017年12月科拓生物将持有的和美科健股份转让;在2016年6月、2017年5月科拓生物将其持有的深圳百澳飞25%股权、天津瑞益美45%股权转让,转让完成后,科拓生物不再持有上述公司股权。

报告期内科拓生物还注销了益生和美生物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渊跃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青岛君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元亨康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科拓生物方面发去了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文 高蕾/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