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商业 > 电商

灰色代购谢幕倒计时

出处:电商周刊 作者:记者 王晓然 闫岩 网编:王巍 2018-10-23

电商代购的经营者们正面临着选择,在势必越来越少的灰色地带里继续游走或者告别草莽身份,成为跨境电商的正规军。随着明年1月1日将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的临近,无论是通过“人肉”代购,还是以国际包裹的形式进口境外商品,都必须依法付出更多的成本,如果在此前提下不能继续盈利,零散的代购商们将逐步淡出海淘消费者的视野。

人肉代购者的转行“官宣”

隋女士最近感到十分焦虑,原因是她一直信赖的代购微商小志最近进行了一次“官宣”。“小志说她打算打折出售手里的存货,以后将告别这个行业了。”隋女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隋女士说,小志和她年龄相仿,30多岁了,几年来一直从事美妆类商品的代购,主要在淘宝、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进行推广和销售,她的进货渠道主要是靠去韩国背货,一个月大约有一两次。小志不仅会在朋友圈里直播自己的行程,还在一些直播平台上不定期地向粉丝介绍护肤经验。隋女士就是她的粉丝之一。

小志在10月12日的“官宣”里这样写道:“由于来年《电子商务法》,可能要做授权货了。别问我为啥做这个决定,悲伤中……”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小志冷静地说:“根据《电子商务法》,我们在转型,明年几乎买不到代购的便宜货了,如果加上税,和国内价格也就差不多了。”

事情开始于“十一”长假前后,部分地区的机场海关对入境旅客行李进行了严查,被查到的旅客为随身携带的境外购买商品缴纳了进口税。对此,杭州海关回复称,个人携带入境物品的政策近期没有变动,旅检渠道仍然正常执行相关规定。其他各地海关也先后表示,政策没有变动。

据了解,海关总署2010年第54号公告中明确规定,入境居民旅客携带在境外获取的个人自用入境物品,总值在5000元人民币以内(含)的予以免税放行,单一品种限自用、合理数量,但烟草制品、酒精制品以及国家规定应当征税的20种商品等按有关规定办理。

身在韩国的唯品会韩国子公司总经理辛龙山对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说,目前很多来到韩国的中国个人代购还在接单,但是普遍担心未来的发展。市场也作出了反应。“几家韩国化妆品公司的股价都下跌了,韩国最大的化妆品生产商爱茉莉太平洋集团的股价10月以来跌幅近30%。这是市场作出的反应。”

包裹形式同样难逃监管

北京的刘先生是位影视工作者,今年以来,在工作之余,他也顺手做起了影像设备的代购生意。“我主要是走邮政包裹。”刘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他从eBay、亚马逊等电商平台的海外站点上购买镜头等二手商品,然而通过国际邮政包裹的形式发回中国,然后再在国内的淘宝、闲鱼等平台上出售。“海关主要检查的方式是抽检,如果被查到,就会缴纳相应的进口税。”

小志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明年她准备转型通过国际包裹向国内发货,但是否被征税,就要看运气了。

实际上,不论是人肉代购还是通过国际包裹,依据我国法律规定都要缴纳行邮税,也就是行李和邮政包裹中进口商品的进口税。

“但最近确实感觉到有所变化,我的一个通过包裹入境的镜头目前正被香港海关暂扣,应该要补缴行邮税才能放行。”刘先生说。

隋女士表示,之前也有微商代购通过寄送包裹的方式发货,但由于被抽检的概率比较低,如果消费者购买的商品被抽中缴税,税费将由卖家承担。但如果更检查到的概率变高了,卖家的成本便会大幅提升,最终难以为继。

“不仅仅是个人直接从海外背货,海关对邮政包裹的检查力度也确实在加强。”跨境电商平台西集网CEO陈莹倩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相关部门正在加大对代购商品的监管力度。

依法经营促海淘公平竞争

即将于2019年1月1日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第十一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同时第十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受访业内人士认为,代购作为电子商务的经营者,无论是何种形式,依法纳税都是经营者应尽的义务。

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律师麻策表示,严格来说,“海外代购”并不是一个法律用语,在实践中,其商业模式又是多种多样,主要可以分为保税进口、跨境直邮,以及纯个人海淘代购等几类。

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认为,《电子商务法》规定海外代购满足“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提供服务”、“经营”的要件。本条重点在于“经营活动”,并不是说消费者去国外帮朋友带东西就会被认为属于范畴内,而是在于其行为是否会被认定为“经营活动”。“在这一点的认定上,可能需要参考盈利数额、活动次数、时间长短等。”

隋女士说,之所以选择小志这样的代购者,主要是因为价格比电商平台便宜10%-30%左右。“每个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代购。”隋女士如是说。

陈莹倩在评价最近代购行业出现的变化时表示:“未来,无论是海外的代购者还是国内的代购者,都应该像跨境电商平台一样,受到严格的监管。无论是何种形式的代购者,在海外和国内都应具备营业执照,有相关的纳税凭据,否则没有关税和所得税成本的个人代购行为,将不利于公平的海淘市场价格体系的建立。”

辛龙山觉得电商平台有更大的优势,“很多在市场上卖断货的产品,在唯品会上都可以买到,有些商品甚至比免税店或者国外超市还便宜”。但他同时表示,中国的代购行业不会彻底消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就像余震一样,大家边习惯边转型。自身就是网红的代购,生存能力最强。私人代购会慢慢转型,或者寻求结盟,抱团取暖。”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闫岩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