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文化 > 燕京书画

娄述德:看两代人的燕京路

出处:燕京书画周刊 作者:记者 隋永刚 胡晓钰 网编:王巍 2018-10-11

未标题-3 拷贝

娄述德为燕京书画社题写匾额

娄师白先生生前在燕京书画社作画 

娄师白老人与娄述德两代书画家都是燕京书画社成长的重要见证者。谈及40年的往事与发展历程,娄述德表示,当年的燕京得到众多老辈艺术家的支持,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眼下的“新燕京”更是不断推出新举措,强化了书画面向大众的理念。

传承人文关系

燕京书画社成立于改革开放的初期,走过了近40年的历程。在娄述德看来,聚集名家,与书画家保持良好的交谊,是这家京城文化名片一以贯之的传统。老一辈艺术家之后,与燕京的来往也在下一代人身上体现并延续着。回顾娄师白老人与燕京的往事,娄述德谈道:“燕京的开拓者有老石总,王成喜是当时的业务骨干,还受到崇文区区委领导的支持。当时他们都是我家里的常客。由于这些燕京的开创者尊重艺术、尊重人才、尊重画家,所以有许多知名画家都愿意与燕京来往。我父亲一开始便是燕京的顾问,他还曾经介绍过两三位知识青年加入到燕京的行列中,培养了年轻一代。”

在娄述德看来,燕京模式与一般的商业画廊有极大不同。画廊中管理者与艺术家往往只谈“画多少画,支付多少稿酬”,在燕京却向来没有这种传统。“燕京从一开始是一个面向社会的基层文化企业,顺应解决就业等社会需求,画家也愿意参与其中。燕京的经营者也从不与艺术家谈条件,亲和力和诚信是燕京书画社的重要特质。”

随着时代发展,燕京不断壮大,40年中也迎来了新一代经营者。老一辈画家身后,燕京人延续着这份可贵交谊。娄述德表示,“在新的时期,燕京书画社把目光转向了我们这一代,这是对人文关系的传承,也许比绘画技法的传承更重要”。

深耕大众市场

作为40年来燕京发展变化的重要见证者,娄述德眼中的新老燕京既显得一切如新,又有所坚守,一切如常。2014年石占成开始继承父业接管燕京书画社,此时书画市场正步入调整期。为了应对市场变化,将办公旧址打造成一个文化大院成为新经营者的首要工作。在娄述德看来,这也最直观地体现着燕京这些年来的新变化——与旧时相比,形成了300多平方米的专业展厅以及多家艺术家工作室,四年来接二连三地做了五六十场展览。燕京大院中,装裱机构、书画学校也有着良好的运营。

“书画市场冷静之后,有许多艺术机构都显得衰败冷清,经营规模都在萎缩。但是燕京大院却是充满活力的、有创新精神的。直观看来,燕京书画社在市场的调整期是有底气的。”据娄述德介绍,除了燕京大院的改造,近几年燕京的几件大事都做得出彩:“燕京书画社与北京商报达成长期的合作,这是其他艺术机构鲜有考虑的事,把握住了媒体宣传的重要阵地。还与企业建立合作,尝试艺术与家居结合的新路子。这些举措都形成了燕京特色。”

这个金字招牌在不断创新求变之下,也显示了燕京人一些不变的坚守。“琉璃厂中的许多画廊现在每天变来变去,是因为缺少生存基础。燕京书画社始终面向的是广泛的群众受众,这点未曾改变。建立之初是解决青年就业问题的基层文化企业,销售对象很多是旅行团。现在依旧如此,致力于艺术进万家的大众消费。”瞄准大众市场,深耕与艺术家的关系,在娄述德看来都是燕京多年来经营的一条未曾偏航的正路。

试水经营新路

娄师白老人有名句“厚今而不薄古,基中而可融洋”。娄述德认为,燕京书画社多年来的发展实践也是对这句话的生动印证。

今年8月,燕京书画社与居然之家正式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依靠既有优质资源,推出适合百姓的看得懂、买得起的文化精品,共同探索卖场艺术化成为这一老字号书画社的新探索。

在业界人士看来,新路也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作品如何定价,艺术性与装饰性如何均衡等问题。娄述德对前景却充满信心:“很多艺术家只认准改革开放以后艺术市场过热的非常时期,通过许多非正常手段抬高的价格,这其实并不是老百姓给定的价格。现在燕京的实践有助于让艺术品的价格回归理性,也是为艺术家提供了新的渠道。”娄述德认为,与家居结合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值得业界一起来摸索。“如何作出特色,如何将原创艺术和普通装饰画作出区别,都需要在提高大众对传统文化认知方面作出努力。燕京经营者未来也应该通过多种方式引导消费者。走向繁荣需要过程,燕京的起步已经很早了,会迎来更好的前景。”概括燕京这40年历程,娄述德讲道:“继承传统,开拓创新,再创辉煌。”字字凝聚了两代书画家与两代燕京人的故事与交谊。

北京商报记者 隋永刚 胡晓钰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