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理财

定向非国资 龙江银行混改启程

出处:理财周刊 作者:记者 刘双霞 吴限 网编:尹文武 2018-10-10

a1

在金融去杠杆、监管加码、同业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中小银行经营压力加大,混改成为部分银行突围的战略选择。黑龙江省级城商行——龙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江银行”)四家大股东日前集团挂牌转让股权,其中逾20%股权明确要求受让方为非国资企业股东。这也拉开了龙江银行的混改大幕。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龙江银行业绩表现不佳,会影响混改的进程以及股权估值,此外,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或难寻民资买家。

逾两成股权寻求非国资买家

9月28日,龙江银行股东黑龙江省大正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正投资”)、上海上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上实”)以及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际”)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合计挂牌出售该行23.769%的股份,转让底价约为35.78亿元,挂牌截止日期为10月30日。

消息未落,9月29日,龙江银行第二大股东中粮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资本”)也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所持有的龙江银行14%股权,转让底价为210774.18万元,挂牌截止日期为10月31日。此次龙江银行四大股东拟转让股权共计37.769%,转让底价总计约56.86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挂牌的四家公司,均位于龙江银行前十大股东之列。其中,大正投资、中粮资本分别为该行第一大、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0.5%、20%;上海上实、上海国际依次为第五大、第六大股东。上述四家企业分别挂牌转让14.5%、14%、5.02%、4.249%的股权。如果股权转让成功,大正投资和中粮资本的持股比例下降至6%,第一大、第二大股东将易主;而上海上实和上海国际则将完全退出股东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两大交易所的股权转让对受让方资格条件有不同的要求。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的23.769%股权转让明确要求“受让方为具有法人资格的非国有性质公司”。而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的14%股权只要求“意向受让方应为依法设立并有效存续的境内企业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

据了解,此次挂牌前,该行前十大股东以国资为主,持股比例接近全行总股本的70%。为此,龙江银行在2017年就开始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工作。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认为,龙江银行现以国有控股为主,通过混改,可以增加经营体制的灵活性,提高投资者的信心,扭转业绩下滑的压力。

关于龙江银行股权转让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龙江银行董事会秘书处,并发送采访提纲,不过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业绩下滑恐影响股权估值

不过,龙江银行此次混改大幕开启正值业绩下滑之时,这也让部分分析人士担忧,业绩表现不佳会影响该行混改的进程以及股权估值。

公开资料显示,龙江银行于2009年12月25日正式对外挂牌营业,是在原齐齐哈尔市商业银行、牡丹江市商业银行、大庆市商业银行和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基础上合并重组而设立的省级城市商业银行。截至2017年末,该行资产总额为2427.25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1.24%,不良贷款率为2.22%,拨备覆盖率179.88%,主要指标均符合监管要求。

不过,在盈利能力方面,2017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为50.39亿元,同比减少4.9亿元;净利润为15.96亿元,同比仅增长2.38%,较2016年36.33%的增速出现大幅下滑。

事实上,对于龙江银行,净利润增速断崖式下滑并非首次出现。2014年,该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18亿元,相比2013年的18.3亿元,降幅高达55%。而2015-2016年局面有所好转,这一数据分别为11.57亿元、15.78亿元。而这种向好势头在2017年再度出现逆转,除了当年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该行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更是下滑12.53%至13.8亿元。

在刘澄看来,龙江银行业绩表现不佳,甚至有一定程度的下滑,确实会影响混改的进程,影响潜在购买者对龙江银行的投资信心。

和很多地方银行一样,龙江银行也面临着一定的资产质量压力。虽然2017年底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22%,较2017年初下降了0.27个百分点,不过据该行披露的《2018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该行去年9月末的不良贷款率曾高达3.56%。对此,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采取现金清收、诉讼清收、呆账核销等多种措施处置不良贷款,实现了不良贷款率的持续下降。

除业绩不佳外,资料显示,2013-2015年,龙江银行陆续有监事长杨进先、副行长杨宝仁、副行长王贵彬三位高管先后落马。2016年以来,该行又陷入票据违规、同业理财违规、融资担保公司巨额金融连环窝案等案件。

谈及混改过程中面临的阻力,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当前商业银行进行混改可能会面临估值偏低的问题,一方面是由于整个资本市场低迷,造成银行整体估值较低;另一方面是因为一些银行的经营业绩表现不佳,也会影响混改的进程。

混改之路仍然漫长

事实上,受金融去杠杆的影响,中小银行经营压力加大,纷纷寻求国资企业增资入股。而龙江银行却选择开启混改,引进非国资企业股东,此举也引起市场关注。

有市场人士指出,龙江银行此时进行混改,一方面是落实国家层面关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要求,有利于盘活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另一方面龙江银行国资比例确实太高,引入非国企有利于完善其公司治理,推动上市等工作。

黄志龙认为,部分商业银行进行混改有两方面综合考量:其一是许多城商行、农商行都是本地国有企业,对这些银行进行混改是贯彻落实中央推进国有企业混改的精神;其二,在利率市场化、金融强监管和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时期,许多地方性商业银行面临同质竞争的压力较大,同时面临较大的补充资本金的压力,迫切需要引进战略投资开拓发展思路。混改将缓解这些银行的资本金压力,同时可能为提升银行竞争力提供机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也指出,商业银行混改可以进一步改善银行的股权结构,通过民营资本的引入,使国有资本和非国有资本能够在经营过程中实现优劣互补,进而强化外部监督机制,避免“一股独大”。

不过,有银行业人士指出,目前金融监管趋严,整体的监管导向还是在限制跨业投资,龙江银行或难寻民资买家。对此,刘澄建议,龙江银行一方面要扩大宣传面,把混改作为一个体制创新的契机,一方面应加强与潜在投资者的联系,尤其是能给龙江银行带来资金资源和管理优势的潜在大型非国资企业、民营企业中的龙头企业,以期望通过这次转让,在保持股东相对稳定的情况下,龙江银行能够找到一个比较有实力的、能给银行带来正向支持的股东,协助龙江银行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

“混改是一味温和甚至略带苦味的中药,混改不会一蹴而就,其疗效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开始显现。从长远看,这将提升银行的估值水平。”董希淼进一步补充,以混改为契机,商业银行尤其是大型商业银行要进一步提升公司治理水平,深化内部体制机制改革,激发银行作为真正市场主体的生机和活力,提升银行的市场竞争力和价值创造力。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吴限/文 宋媛媛/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