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教育

大单融资后,MOOC去哪儿

出处:教育周刊 作者:程铭劼,郑艺佳 网编:张兰 2015-07-31

QQ图片20150731154544

近日,大型开放式在线课程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领域再现巨额融资案例。7月20日晚间, 上市公司中国高科发布公告称,拟与上海观臻基金出资不超过4500万元控股过来人公开课平台。而在此前,果壳网曾获2000万美元融资,学堂在线曾获1500万美元融资。有分析称,尚未找到盈利模式的MOOC之所以屡获资本青睐,更多是因为政策红利。在大额融资后,MOOC又该何去何从?

MOOC融资后的高校竞争

2013年被称为中国MOOC元年。这种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在进入国内后便在一片质疑声中戴上光环,迎来了迅猛的发展。目前国内MOOC领域已分为两种,一为以果壳网等公司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二为以北大、清华为代表的国内高校。今年4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的意见》,进一步将国内的MOOC课程发展定义为“高校主体、政府支持、社会参与”的路线。

“MOOC实际上促进了高校的教学改革,是对传统教学模式的挑战。”上海交通大学慕课推进办公室副主任蒋健伟表示,“MOOC能有效解决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通过校际间的课程互补,提高各所学校的教学能力。”

在MOOC逐渐受到关注的同时,资本也开始发力。2014年12月,果壳网与学堂在线分别获得C轮和A轮融资。据了解,自B轮起,果壳网便开始将资金投入MOOC社区产品中,并令它迅速成为了互联网企业MOOC的代表性产品之一,而C轮2000万美元的融资也与MOOC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继果壳网后,学堂在线也宣布了获得1500万美元A轮融资的消息。相较于果壳网,由清华大学研发的学堂在线则直接面对的是来自国内其他高校MOOC平台之间的激烈竞争,北京大学的华文慕课以及上海交通大学的好大学在线都是类似的平台。

此次中国高科与过来人的合作同样身后少不了高校的身影。据了解,中国高科是由北京大学控股的惟一一家由北大、清华、人大等高校作为股东发起的上市公司。在这个以高校为主导的市场中,MOOC从一定程度上而言已成为一种展现高校教学资源和教学实力的途径。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表示,MOOC实际上引发了高校之间的竞争。“以前高等教育垄断,用户没有选择权,但现在那些知名度不是很高、师资力量不太好的学校能够自主选择好院校的课程,这也就意味着只有好的课程才可以生存下来。所以各个院校之间都在大量投入,让自己跟上时代步伐以免被淘汰。”

学历化成MOOC盈利突破点

来自国家政策的扶持令高校的MOOC发展如虎添翼,但各MOOC平台发展之余仍然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即商业模式。吕森林表示:“目前国内的MOOC以高校为主,但在高等教育领域MOOC依然尚未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现在之所以获得融资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政策红利。”高校间激烈的竞争意味着高昂的课程研发成本,只进不出的项目显然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那么在融资阶段后,MOOC又该何以为继?

过来人联合创始人张有明认为,事情无需太过悲观。“MOOC平台可以依靠自身发展,不需要政府支持。”他坦言道,“盈利从来不是问题,我们从今年开始就可以实现盈利。MOOC在学校内部可能会有一定限制,但在高校之外以及职业教育领域将大有可为。”

据了解,美国MOOC平台Coursera采取的商业模式现在已成为MOOC平台的一类范本。尽管Coursera的线上课程免费,但学生需要支付一定费用才能获得Coursera提供的认证证书。通过这样的案例便能解释为何盈利性的MOOC在校外和职业教育领域“大有可为”。 “学历化、教考分离是MOOC发展的必然趋势。”吕森林认为,传统的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体系及其制度限制了MOOC的发展,但如今高等教育普及化导致证书含金量大大降低。MOOC打破了传统招生局面,学历化是其必然的发展方向。

“海外的大学已经通过MOOC提供了包括AP课程、本科、硕士、博士等在内的所有教育体系,目前清华大学也已经提供了二学位、MBA和硕士教育的课程学习。”张有明表示,“高等教育在任何国家都是由国家主导的,MOOC已经是现在最‘市场化’的表现了。”据了解,过来人一直致力于大学生职业培训。对不少人而言都属于刚需的职业教育,在打通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壁垒,进而形成闭环后,或可成为MOOC盈利的起点。

资本助MOOC迎来新拐点

同样,此次中国高科控股过来人再次释放出了来自资本的信号。在高校面临日益激烈的MOOC竞争的时候,寻求资本的帮助是否有可能成为日益普遍的做法?张有明表示,高科与过来人的合作,既是特例,又是MOOC在中国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式的开始。

“最近几年市场上比较红火的在线教育公司基本上都属于体制外,例如英语、K12、课外辅导等,高等教育的进入门槛最高是公认的事情。”张有明说道,“高科控股过来人,可以理解为高等教育将在保持公益性的同时,通过MOOC向在线教育迈出的重要一步,将北京大学的教育资源向社会进一步开放。”

资本的进入对MOOC的发展无疑有巨大的推力,在资本的支持下MOOC的研发和推广将会更具活力。然而资本必然要求有所回报,因此商业化不可避免,但目前高校教育认为MOOC仍然应以公益性为优先。

“MOOC教育本身的作用并不是为了满足投资市场的要求,MOOC是一件越功利越做不好的事情,高校不应先从盈利的角度考虑。”蒋健伟表示,“MOOC需要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需要更多的学生和教师发现其中的好处,进而愿意把公益做下去,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但张有明则认为公益性与盈利并不冲突。“学分、学历、职业教育这些都可以成为MOOC在体制外发展的关键因素。”因此,体制外的MOOC或将更能寻求到公益与盈利之间的平衡。

由于政策等多方面原因,目前院校MOOC与体制外的MOOC尚未形成竞争格局,但吕森林预言,未来摆脱体制束缚的MOOC同样也会面对这样的竞争压力。“互联网对教育的颠覆是必然的,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但这种渗透是无法阻止的。传统模式下院校掌握了对知识的垄断权,但现在已经今非昔比,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找到自己想学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