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特刊

长城文化带:从点到面的联动考题

出处:特刊 作者:记者 武媛媛 网编:王巍 2018-08-03

未标题-4 拷贝

古有“千金募战士,万里筑长城”的奇迹,现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口号。长城作为我国重要的地理标识,融汇了千百年的人文历史,象征着中华民族的不屈脊梁。一直以来,长城都是北京标志性旅游目的地,而随着三大文化带的建设,更让长城实现了从“点状分布”向“带状发展”的升级,对旅游、酒店、特色民宿、衍生品开发等都起到了更大的带动作用,还可以推进京津冀三地文化带联动发展,促进周边区域经济发展。与此同时,包括开发欠缺一致性、旅游形式单一、各段发展不均衡等仍是北京段长城的待解之题。

文旅建设 加速落地

北京域内长城始建于北齐,大规模修建于明代,东起平谷,西至门头沟,跨越北京市6个区,全长达629公里,关隘多达70余座,比较著名的有平谷的将军关、黄松峪关;密云的司马台、金山岭、古北口;怀柔的慕田峪、黄花城;昌平的居庸关、长峪城;延庆的八达岭、四海冶;门头沟的沿河城、方良口等。目前,墙体保护完好的约67公里,保护相对较差的295公里。八达岭、居庸关、司马台、慕田峪、水关、八达岭残长城等段落已经对外开放,其余部分属于自然状态。

众所周知,早在长城文化带提出之前,长城就一直是国内游客打卡的重要景点。随着长城文化带建设持续推进,相关的旅游产品销量也呈现增长趋势。携程旅行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市场主要由三大景区形成了以点带面的长城旅游格局。一是八达岭景区,是初次前往北京旅游最受欢迎的景区之一;二是慕田峪景区,得益于众多影视作品在此取景拍摄和接待众多国际政要,慕田峪清新秀丽的景色得到众多年轻人的青睐;三是古北水镇景区,作为司马台长城脚下独具北方风情的度假式小镇,独特的夜游司马台长城旅游产品,吸引了大批爱好摄影和度假的游客。“长城文化带是一个巨大的旅游IP,它的特殊性在于依托长城这一重要载体,突出长城文化是中华民族重要的文化标志,应尽可能地实现产品多样化。”

另外,基于长城文化带,关于长城国家公园的试点建设也为行业热议。据悉,目前北京长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总体规划已初步完成。公开资料显示,北京长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先期选址于延庆区八达岭长城区域,总面积59.91平方公里,长城总长度27.48公里。试点区涉及的主要保护地分为五大类,包括世界遗产、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森林公园类,如世界文化遗产明十三陵、八达岭-十三陵风景名胜区(延庆部分)、密云雾灵山自然保护区、北京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中国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八达岭园区。

对于长城文化带建设,北京市旅游学会会长安金明指出,北京要充分挖掘长城文化资源,推动629公里长城两侧2公里内核心区的保护利用与规划,形成1258平方公里长城文化遗产保护区。据悉,北京市计划用5-10年的时间,使长城文化带成为北京北部的历史文化体验带和生态环境保护带。

IP开发 形式多样

北京长城旅游格局由多个城区相互竞争和错位发展形成,各长城景区的开发利用不尽相同。极具知名度的八达岭长城,是明长城中保存最好的一段,也属于多元化试验区。最初,八达岭长城在景区开发、运营模式、文化体验等方面,成为其他长城景区的开发参考模本,并形成带动作用。目前,八达岭长城文化旅游产业集聚区围绕“长城文化”核心价值体系,已形成文化旅游业、文艺演出业、广告会展业、设计创意业四大主导产业。

无论从国内外知名度而言,还是从国民长城旅游首选景区来看,八达岭确实在国内长城旅游景区中极具代表性。但业内人士分析,经过多年发展,八达岭仍主要以观光游览项目为主,在文化内涵方面,缺乏国家级高水平的长城文化博物馆、展示馆等载体,缺乏为游客带来可听、可看、可参与的鲜活文化形态。目前,行业对八达岭长城文化的研究还比较零碎,民俗、非物质文化方面的调研与延伸还比较缺乏。

怀柔慕田峪长城和周边社区的开发,则属于亲近长城的度假产品。据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一力介绍,慕田峪长城景区主要是村庄式、生活化,这是活化的载体,是较好的长城产品模式。慕田峪的长城村庄度假旅游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到上世纪90年代就小有名堂,是“本土意义、国际审美”的度假产品,是在市场引导下“自然创造”的升级产品。北京市旅游委曾把它称为在乡村旅游中的“国际驿站”,但当时慕田峪长城景区的发展不平衡,对先锋产品的总结还不够到位。目前周边的慕田峪村、北沟村等创造的是一种坐在家里亲近长城的新生活方式。这种“活化利用”最大的成功是村庄自然面貌基本没有改变,依靠与长城的自然共生关系,打造出旅游度假精品。

对此,旅游行业资深专家王兴斌表示,慕田峪长城现有的短期度假文化旅游模式,将历史文化生活化,这方面值得提倡和肯定。之后慕田峪长城在文化深度和广度方面不断提升,是一个可期的过程。怎样进一步将长城的历史文化、戏曲、餐饮、民俗等与旅游产品相融合,更加立体化和生活化,仍是慕田峪长城大有文章可做之处。

而依托司马台长城的古北水镇,宣传定位为密云区“长城下的星空小镇”,集观光游览、休闲度假、商务会展、创意文化等旅游业态为一体,是后工业方式的标志性度假旅游产品。古北水镇被解读为对原生村庄的逆袭,对传统村庄进行本质改变。北京商报记者实地采访后了解到,古北水镇旅游度假区在三个原生自然村落基础上落成,以“长城+水镇”为项目卖点,项目运作上类似乌镇模式异地翻版。该度假区内呈现出中西文化、南北文化共存的特点,既保留了民国时期北方古镇风貌,又有江南水乡的影子。古北水镇作为开放式小镇,日常生活所需配套设施较为齐全,住宿方面有多家星级酒店、精品酒店以及特色民宿。

值得一提的是,据古北水镇工作人员透露,为保证古北水镇品牌形象和价值,区域内所有景点、住宿客栈、餐馆食铺等均由古北水镇统一管理。目前古北水镇致力于打造精品旅游度假目的地,并围绕长城核心文化内涵,扩大景区文娱业务外延。另外,古北水镇投资方还与地产开发商龙湖地产合作,共同打造该房地产项目“龙湖·长城源著”,拟通过地产板块实现资金快速回流。而京郊知名文艺大盘“长城脚下饮马川”地产项目也在古北水镇周边落地。

“实际上业内对于古北水镇的观点较多。古北水镇主要是以长城为背景,打造出的‘北方水镇’主题度假项目。古北水镇中的建筑风格以及旅游项目跟长城文化缺乏有机联系,其文化内涵也与长城结合得不紧密。古北水镇下一步需要在旅游活动、文化演出等方面向长城文化渗透,这样才能体现出‘长城星空小镇’文化旅游度假产品的意义。”王兴斌指出。整体而言,长城文化带由长城历史及其相关军事防御设施的文物遗产系统、山地沟壑森林草甸的自然生态景观系统以及与长城相关的村落、家族、宗教等地域民俗文化系统组成,开展长城文化带旅游要有效保护、综合利用这三大系统,深入挖掘与长城相关的地方民俗、历史传说、民间技艺、人物传说等无形资源,用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化长城遗存;以长城遗存为基础,使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依存的载体,深化活化游客的文化体验。

T08WHDs001

未标题-5 拷贝

景区保护 仍存隐患

经过近几年的发展,长城文化带建设持续优化,但仍存在部分问题还未得到根本解决。“目前,北京段长城缺乏统一规划和管理。且长城旅游展示接待形式单一,长期停留在浅层次的观光游览上,没有凸显出长城各段的特点,也没有系统展示长城全貌及其历史、经济、军事、文化和民族关系的深厚内涵。”王兴斌表示。

此外,长城旅游景区存在各开放段游客量分布不均匀等问题。在旅游旺季,部分知名度较高的长城景点易出现游客超载现象。虽然高游客量给景区带来丰厚收益,但超负荷运营会使旅游生态环境遭到污染,同时高密度的游客踩踏也将对长城形成直接损坏。例如,八达岭-居庸关段旅游旺季人满为患,在一些未开放的长城点还存在游客随意攀登现象,这两种情况对文物及游客而言,都是一种安全隐患。

“目前,各长城景区缺乏专业的长城研究人员,对长城的保护研究不够深入,各长城景区在经营和保护之间更侧重经营,而轻视保护。”安金明指出,从开发利用方面来看,各区对长城的利用方式不一。目前北京段长城所在郊区延庆、怀柔、密云、平谷、昌平、门头沟都有长城,经过不同程度的开发利用,只有个别长城景区成为热门旅游地。部分长城开发利用不到位,而已经开发的长城,由于属于不同的区,又由不同的单位经营使用,因此彼此之间的综合协调差,缺乏规模效应。

另需要注意的是,长城景区在营销推广中,也存在各自为战的情况。安金明表示,北京段各长城景区都以自己的名称进行宣传,在推广过程中缺乏对品牌的培育,品牌价值低,对市场缺乏认同感,形成长城“窝里斗”,并造成长城市场混乱的局面。久而久之,恐将影响北京长城在全国长城中的龙头地位。

据了解,对于北京段长城的研究管理,安金明曾提出成立北京长城管理委员会,主要负责保护长城、疏解功能。特别是净化品牌、管理一日游等。同时组建北京段长城旅游管理公司,对北京市所属的八达岭长城、居庸关长城、慕田峪长城、司马台长城、水关长城等已开发的和未开发的各长城景区的特许经营权进行资产评估。对北京段长城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及经营应推行所有权、管理权、经营权与监督保护权的四权分离、强化监督管理的模式。对北京段长城采取门票,标识、营销、管理、保护统一,以长城为品牌分段推动系列工程。但目前,关于引导北京段长城联动发展的相关政策还未得以采用及落地,长城文化带如何从点状发展转至带状发展,仍需要时间实践。

北京商报记者 武媛媛

专家观点

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一力:

单一项目需多元化延展

在长城文化带的格局下,一定是构建更加开放、活力、包容的长城旅游带,对此可从四方面提出建议:一是在长城文化带的格局下整合旅游发展,要更加突出长城文化的整体精神,基调要协调。长城文化需要更多保留和体现传统生活状态,说是“文化带”,布局只能是点状的,在关、隘、村、堡、口上“据点而居”,保持戎守和牧耕的基本生态社会格局。

二是长城文化带格局下的旅游新发展,要更多地惠及长城脚下的村庄村民。长城度假带发展,是长城沿线的村庄、小镇的大机会,但是也可能引发一堆乱象。治乱不是限制村庄和村民的发展,而是建立利益分享机制和利益制衡机制。

三是在长城文化带的格局下推动旅游发展,每个区域每个村域的特色和分工最重要。长城旅游模式单一其实是个问题,从文化带的观念看长城,应该有更多的探索维度。长城文化带共享的格局,必然是在代表长城大景区进一步提升的同时,更大范围内以乡村旅游为主体形式,以自然村庄为主要载体,实现尽可能的产品多样化,尽可能的主体多样化,用沿线居民活态的生活,体现长城文化。

四是防止我们自己的“模式引领”、“行政推动”,导致的千村一面。确定整体精神,明确主要原则,不断跟进市场趋势,多种维度地总结和提练。防止用已经落后的观念和模式去“ 统一”和规范市场。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