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特刊

搬过7次家才终于安顿

出处: 作者: 网编:康秋炎 2015-11-25
 
 

  随着市场经济的提升和物价水平的上涨,每年16万元的租金让松堂关怀医院的房东感到10年的合同期太过漫长,用李松堂的话说,这时已经难以避免“人家给你找茬了”,不是停水就是停电,门口保安需要不断用香烟打发,否则就不允许家属进院看望老人。

  “搬家!”李松堂下了这个决心后,开始四处寻找房源。可是,由于死亡和临终关怀这样的字眼太过敏感,在那几年的时间里,李松堂和团队带着老人们几乎很难在一个地方待长久,他们总是为了搬家而找房子,等搬过去之后马上需要再找房子。

  7次搬家之后,李松堂不愿再成为一名终日辗转的搬家者,在相中管庄附近的一幢三层小楼之后,他决定以自己的四合院作为抵押,贷款将小楼以千万元的价格买了下来。

  搬家时正值2003年北京“非典”时期,为了避免老人在转院过程中被感染,所有老人和医护人员都配备了口罩。知道全国最大的临终关怀医院要搬家,北京出租车爱心车队在当天放弃了出车义务帮助老人转院,红色富康出租车队打着双闪,成为当时非常平静的北京马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个事情也成为当天京城媒体集体关注的焦点。从那以后,松堂关怀医院再也没有搬过家。

  经过了几年的稳定经营,现在的松堂医院每年能有100多万元的盈余,其实,把这栋小楼出租出去,每年的租金远高于这个数字,但李松堂从未冒出过这样的想法,他只想把临终关怀事业做好。

  如今,年过六旬的李松堂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将几十年来的经营进行总结研究,对10713名临终者的病历(其中74%的人是被其他医院医生确诊为不可逆转的病人)分析,认为他们中93%的病人存活期为9-10个月,7%的病人超过10个月。平均临终期的存活日为280天,而280天也正是人类在母体中孕育的时间。

  “当发现这个规律时,我兴奋地在屋里来回踱步,感叹人的生命从出生到终结,过程竟然如此美妙。”李松堂此前曾经出版过一本名为《我每天拥抱死亡》的书,通过记述松堂关怀医院16000个病例中的14个真实感人的故事,传达了他对生命存在价值的感悟和思考。 而将几十年来对生命的感悟再出一本书,是目前李松堂最大的心愿。

  李松堂说,他希望请一些经验丰富又富有爱心的人组建一个董事会,将松堂关怀医院成功的经营模式复制到其他省份,而他只以顾问的形式出现,这样就可以让更多临终老人享受到关爱。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