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特刊

那时您在干什么?有着怎样的记忆?

出处: 作者: 网编:康秋炎 2015-11-25

特别问答

 

  1978年,改革开放

  戴政:我1975年出生,那个时候我还不到4岁,许多记忆都很模糊。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到父亲服役所在的大连探亲,一路走来,我看到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个标语:“计划生育”和“包产到户”,因为还小,对这些词语并没有太深印象。

  阙登峰:我是1978年出生,当时改革开放对我来说并无印象,但在我的家庭中,却是一个转折。我的出生,对于家庭来说,算是一种新的希望吧!

 

  1992年,南方讲话

  戴政:1992年我在读高中。因为我是军人家庭出身,根正苗红,所以从小就很关心政治议题,那时又接触到一些先进思潮,对改革开放十分神往。因此,当时我在考大学的时候,决意报考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的学校,但很遗憾,像深圳大学、厦门大学等在大连都不招生,只有福州大学招生,后来我就去了福州大学。

  阙登峰:那时候,我的记忆就比较深刻了,当时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同时还从事一些领导职务,我发现他们常会干一些跟老师身份不太相干的事情,他们把学校的溜冰场、舞厅等承包下来,然后带着学校的老师去创收、去赚钱,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老师生活的窘况。

 

  2001年,中国入世

  戴政:那时我应该刚离开新浪,自己创业了一家公司,后来卖给了洪晃,当时感觉会有一点小成就吧!但是,世界发展太快,我有一种跟不上世界节奏的恐惧,因此我想出国,去国外看一看,但是我的托福成绩很一般,未能如愿。2002年的时候,我出了一趟国,算是对自己的一次充电吧。

  阙登峰:2001年,我已经毕业,在工作了。当时互联网行业开始崛起,于是我选择进入互联网行业。但随后互联网的冬天来了,我所在的公司被收购。当时我做过很多尝试,还去过新东方当兼职讲师,当时是六七百人的大班,两个半小时,税后工资是880元。

 

  2008-2009年,金融危机

  戴政:当时,我在去哪儿网做副总裁,那时候我们刚好做完了B轮融资。我们的老板是一个老外,因为对信息的接触面比较广,所以他看到金融危机的迹象较早,也提前做了一些布局上的调整,因此金融危机后,去哪儿网才有了大的爆发。从我们老板身上,可以看到对大事的判断会影响到对企业小事的执行,这对我后来的创业帮助非常大。

  阙登峰: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多人会预测很糟糕,但我发现留学行业反而成了一个刚性需求,而且“留学热”也兴起了。当然最直观的感觉是留学人数开始飙升,我记得我帮美国的一所高校做代理招生,仅一年,我就招收了200多名学生。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