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经

王思聪光环不再 熊猫直播的四年黄粱梦

出处:产经 作者:记者 魏蔚 网编:产经中心 2019-03-07

微信图片_20190307113740

熊猫直播遭遇的种种危机,足以证明王思聪IP在游戏直播行业失灵。3月7日,“熊猫直播被曝破产”仍在微博热搜榜坚挺,有关熊猫直播落败的讨论也未结束,前一日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2018年底,熊猫直播已开始想重组方案,曾负债7亿多元。另有消息曝光,熊猫直播本月就申请破产,将关闭服务器。以上消息虽未获官方回应,但游戏直播行业集中化加剧、熊猫直播活跃用户下滑已是板上钉钉。

负面缠身一年

3月6日,熊猫直播的负面消息集中性爆发。接近熊猫直播的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2018年底,熊猫直播已开始想重组方案,但到目前为止,王思聪(熊猫直播CEO)仍持有熊猫直播的股份,没有抛售,也没有转让给其他投资人”。有消息称,“半年前熊猫直播和虎牙、斗鱼、网易谈收购时,已负债7亿多元,因高额负债,交易并没有结果”。

从熊猫直播内部员工处流传出的版本则是:熊猫直播将于本月18日关闭服务器,熊猫直播资金链断裂,目前银行账号已被封禁,具体原因不明。流传在微博、脉脉等社交平台上的各种截图,也不断佐证上述传闻。根据天眼查信息,王思聪目前仍是熊猫直播的大股东,持有40.07%的股份。

其实从2018年开始,熊猫直播的好消息就屈指可数。

2018年初,有消息称,熊猫直播的合作工会,甚至熊猫直播员工工资无法按时结算,大主播出走、员工离职等消息也被陆续曝光。针对这一系列传闻,熊猫直播方面在2018年6月集中否认,但利空消息仍不断传出。

2018年7月,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游戏直播在寻求买家,作价30亿元。此后,多个熊猫主播的跳槽纠纷抢夺了业内人士的注意力,出售的消息也没了下文。

2018年底,熊猫直播迎来难得的好消息,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对外宣称,熊猫直播将被腾讯或虎牙等公司收购,以及王思聪退出的撤资均为不实传闻。2019年一季度熊猫直播将宣布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同时,公司2019年底还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

如今,马上跨入2019年二季度,熊猫直播破产的新闻却上了热搜。有主播甚至在微博感慨,“错过了你最辉煌的时期,却见证了你的低谷”。

优等生“出局”

熊猫直播的辉煌时期是在上线的前两年,基本上所有的热门游戏领域都拥有大神级主播。加上王思聪的IP为熊猫直播做了很好的品牌宣传,形成了早期用户积累。使得熊猫TV在游戏直播领域迅速崛起,熊猫直播刚刚上线时,服务器被挤爆还成为新闻。在一定程度上讲,王思聪的光环还帮助熊猫TV完成部分融资。

根据公开信息,截至目前熊猫直播完成了三轮融资,分别是2015年11月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9月的6.5亿元A轮融资以及2017年5月的10亿元B轮融资,此后再无融资消息披露。也就是说,熊猫直播在成立的前两年内获得了资本的赏识。

“对于当时有用户、有主播的熊猫直播来说,超越斗鱼和虎牙是有机会的,之所以熊猫直播之后陆续走下坡路,核心原因有对签约直播管理松散和公司运营策略”。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表示,“很多核心大神级主播当时是王思聪邀请入驻熊猫直播的,因为存在这层关系,使得熊猫平台与主播关系较为微妙,平台对主播约束性较小,甚至一些主播还同时在多个平台进行主播,用户粘性不高”。

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也认为,熊猫直播落后跟内部问题有一定关系,他说,“熊猫内部高层内讧引起的管理失衡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熊猫直播的运行紊乱。导致主播流失,无法形成大IP留住粉丝等等之类的因素,都成为熊猫未能跻身一线的原因”。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管理松散,熊猫直播的业务扩张节奏也较慢。对比页面布局,熊猫直播更重视游戏直播的权重,而斗鱼和虎牙则更希望显示自己全娱乐网络直播的形象。

对此,李锦清表示,“早期熊猫直播对待秀场直播态度较为排斥,导致大量用户流失,这是直播平台最容易实现盈利的业务”。

从业务的角度看,“电竞直播竞争者多,2018年多为’吃鸡游戏的直播,’吃鸡’的鸡肋就在于电竞化难度高,竞赛娱乐性和观赏性相较于其他游戏相对较差。和LOL等游戏相比,变现规模化的差距也就逐步拉大,熊猫直播逐渐与第一梯队的游戏直播拉开了差距”。刘杰豪说。

在创立初期,王思聪的IP效应让熊猫直播成为公认的优等生,但是直播平台的核心还是在于主播规模、合作方式、运营策略等,这些都是王思聪IP补不了的。

寡头化的反面

从第三方数据上看,熊猫直播未获融资的2018年开始下滑。对比极光大数据,2017年12月,熊猫直播日均活跃用户数为260万,到2018年同期,该数字下落到230万。而斗鱼和虎牙的日均活跃用户数双双攀升到700万以上。也就是在那一年,虎牙和斗鱼同时获得腾讯投资,虎牙还成为首个中国首个美股游戏直播。

从那时起,业内人士就普遍认为,游戏直播一二线阵营的差距将继续拉大,游戏主播的频繁跳槽从侧面印证了市场向头部企业倾斜,第三方数据也直接证明了这个趋势。

极光大数据《2018年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12月熊猫直播的渗透率为1.2%,位于游戏直播第三,斗鱼和虎牙的渗透率分别为4%和3.6%,霸占行业前两名。市场留给二线品牌的空间也不大,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人,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人,增长速度放缓,行业降温。

在寡头效应更大,市场增速放缓的双重压力下,刘杰豪认为,“原有的流量短缺、运维弊端、资金难题对中小平台的反噬更加明显,加之官方监管高压,许多中小平台被淘汰出局。在此形势下,新玩家继续入场,利用平台流量和生态冲击行业壁垒,进一步考验直播市场。重新寻求市场定位,挖掘垂直领域潜力成为中小平台的求生策略。”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