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债务压顶 美国政府急不急

出处:国际 作者:陶凤 杨月涵 网编:王巍 2019-02-14

8

未标题-5 拷贝

赤字和负债就像是压在美国经济身上的两座大山,即使是被总统特朗普不断强调向好,但这两项数字却仍旧在背后发出隐隐警告。预算赤字再度扩大,负债跨过22万亿美元关口,曾经轰轰烈烈的税改或许能为这一数字“买单”,但如今的税改却更像是强弩之末,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也开始预警:“预算赤字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后果。”

入不敷出

花钱如流水,收入却不见增长。当地时间周三,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月度预算报告显示,2019财年一季度,财政预算赤字同比增长了42%,扩大至3190亿美元。更明显的是,数据显示,政府收入仅增长了0.2%至7712亿美元,而支出却增长了9.6%达到1.1万亿美元。

而在这份触目惊心的预算数据公布的前一天,美国财政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月11日,美国公共债务有史以来首次突破22万亿美元,攀升到了22.1万亿美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又增加了1万亿美元。更为重要的是,数据显示,自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的公共债务已经增加了2.06万亿美元。

高额的赤字和负债并没有停下的趋势。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曾预计,到2022年,财政赤字将继续增长并在那一年超过1万亿美元。更关键的是,预计这一数字还将以每年1万亿美元的速度继续增长。不断飙升的巨额赤字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推动公共债务稳步成长,曾有预计显示,到2029年,美国公共债务将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93%。

美国财政状况不仅不可持续,而且在加速恶化,面对美国不断飙升的债务,关注美国财政问题的彼得·彼得森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彼得森此前在一份声明中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根据他的解释,万亿美元量级的债务增长会导致高昂的利息成本,这将会使政府难以为未来的重要项目提供资金。据了解,目前美国政府平均每天需要支付10亿美元的债务利息,而在未来十年需要支付的债务利息将达到约7万亿美元。

真假增长

对于此次赤字的增长,美国政府将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税改以及政府的支出增加,而这也基本上可以解释美国的负债问题。但白宫却表示,这些措施将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并创造就业机会。2017年底,美国将公司税从35%下调至20%,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立竿见影,美国2018年二三季度的GDP增速分别达到了4.2%、3.5%,均超过了市场预期,与此同时,失业率也保持在历史低位。

但现在,这份荣耀却出现了褪色的迹象。上个月,摩根士丹利便称,美国的税改红利将在2019年逐渐消退。去年11月的一轮美股大跌中,Clarity Financial经济学家Lance Roberts便撰文称,对于投资者来说,在分析公司利润增速时看的是同比情况,因此减税所带来的增速提振通常都非常短暂,仅有一年时间。

“700万美国人拖欠汽车贷款90天以上”,宏观的经济数字往往不如贴近生活的数字让人感同身受,近日《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便用这种例子生生打了美国政府的脸。文章报道称,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金融危机后的数字,此外在失业率处于50年来最低水平的同时,许多美国家庭的情况却并不好,尽管当权者不断鼓吹经济,称就业机会多于求职者。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经济学者孙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一直都是扩张性的,包括基建和税改等,而且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主要还是债务经济模式,如今债务规模如此之大、如此敢花钱的一个原因也在于美元的支撑和霸权的支撑带来的“不愁卖”心里。

隐藏危机

面对攀升的赤字负债,已经92岁的格林斯潘坐不住了。近日格林斯潘在接受采访时明确提到,如果最终预算赤字一如既往地飙升,则很有可能会引发通货膨胀。去年11月,同样的警告已经率先出炉,“我已经开始看到通胀的初步迹象,这一现象首先出现在紧缩的劳动力市场。众所周知,美国劳动力市场现在已经非常紧张了”。

更让人担心的是,在唱衰美国经济的声音越来越多的当下,美国坚硬的外壳似乎变得越来越脆弱。上个月,摩根大通的最新预测显示,未来12个月内美国发生经济衰退的概率已经超过了60%,并一度逼近80%。

祸不单行仿佛成了一个铁律。最近一段时间,全球主要央行频繁放鸽,先是欧央行暂缓加息,随后美联储又按兵不动,一改去年每季度加息的节奏,此外包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国央行也下调了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这也导致市场上对于下一轮经济衰退的担忧越发浓重。

但高盛CEO索罗门却认为,尽管美国经济增速正在放缓,但出现衰退的可能性非常小。当地时间13日,索罗门对CNBC表示,“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处境是我们应该在今年看到合理的增长”。

此外,高盛经济学家大卫·梅雷克也与他的同事们达成一个共识,如果全球经济增长比预期多放缓1个百分点,那么明年美国经济衰退的基本概率将从14%上升到20%。“在目前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可能会显著增加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但这种全球增长放缓必须相当大。”

孙立鹏也认为,目前的情况还是相对可控的,但这也证明,美国不断透支美元的信誉,债务风险正在逐渐累积。债务膨胀会对美国造成不利影响,包括引爆债市危机及金融危机等,但现在如果不买美国资产,其他的国家是没有替代资产可以选择的。在货币政策方面,美联储持有很大一部分的美债,一定程度上能够平息市场的波动。而在财政政策方面,虽然受债务影响,但也有一定空间,包括正在筹备的二次税改等。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图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