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半年倒计时 英“脱欧”变“拖欧”

出处:国际 作者: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编:王巍 2018-09-25

8(脱欧)

未标题-3 拷贝

两年前,一场声势浩大的“脱欧”公投让英国飞出了一只“黑天鹅”,而今,距离2019年3月29日“脱欧”的最后期限仅剩半年,英欧双方不仅没能和谈,麻烦却不减反增。英国工党二次公投的声音甚嚣尘上,首相特雷莎·梅的契克斯计划又遭群嘲,伦敦金融城的地位也在“脱欧”迷雾中摇摇欲坠。半年倒计时的钟声已经敲响,谁也无法预料英国最后将以怎样的姿势“脱欧”。

“硬脱欧”风险

英国“脱欧”再生变数。据路透社援引英国《每日电讯报》24日的报道称,英国反对党工党本周将进行投票,决定在特雷莎·梅的“脱欧”方案未能获议会批准的情况下,是否推动第二次“脱欧”公投。不过,工党党魁科尔宾也说,相比二次“脱欧”公投,他更愿意举行大选。

内忧已经燃眉,外患更让特雷莎·梅焦灼。几天以前,欧盟领导人在萨尔斯堡举行的非正式会议上,特雷莎·梅关于“脱欧”的契克斯计划再度遭到反对。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称契克斯计划“并不可行”,法国总统马克龙则直接将其形容为“不可接受”。

今年7月,特雷莎·梅与内阁成员共同制定了契克斯计划。该计划提议英国“脱欧”后在境内设立“货物自由贸易区”,保留与欧盟一致的贸易规则和产品标准,同时避免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出现“硬边界”。但欧盟领导人却认为这将破坏单一市场,给予英国企业竞争优势,并对欧盟产生威胁。而这也成了目前英国和欧盟之间的核心分歧。

麻烦总是一环套一环,在被欧盟群起攻之之后,也有消息传出,特雷莎·梅的首相团队似乎准备在11月提前举行大选,拯救岌岌可危的“脱欧”谈判。彭博社随后引述英国首相办公室回应称,关于首相团队筹备提前大选的报道“纯属无稽之谈”。

虽然首选团队否定了提前大选,但种种消息透露出的危机已经不言而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称,二次公投只是工党的一家之言,可信程度不高,但就英欧目前的状况而言,欧盟要价高、英国态度硬,“硬脱欧”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脱欧”变“拖欧”

2016年的夏天,特蕾莎·梅这位留欧派的政客从前任首相卡梅伦手中接过保守党党魁的担子时,就曾明确表示,“脱欧,就是脱欧了”。然而“脱欧”带来的冲击已经给特雷莎·梅的硬气打上了问号。研究数据显示,如果当初“脱欧”公投的投票结果是留在欧盟,英国经济将比现在强大2.1%。这意味着“脱欧”公投令英国公共财政每周减少4.4亿英镑。

此前英国独立监管机构预算责任办公室(OBR)也曾预计,“脱欧”将增加英国的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从而需要减支或加税,或两者并行。OBR称,这是因为“脱欧”将导致英国在贸易、投资和移民方面更加封闭,致使税收降低。

欧盟也难从这场风波中明哲保身,欧盟内部稳定性首当其冲。据了解,英国是欧洲最强的国家之一,首先,英国人口有6488万,占欧盟总人口的12.76%,仅次于德国和法国;从经济总量来看,英国GDP占欧盟的17.56%,仅次于德国;而从对外贸易方面看,英国对欧盟的进口贡献达到14.5%,出口贡献达11.6%。一旦英国脱离欧盟,对欧盟的经贸冲击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英国离开的示范让许多国家蠢蠢欲动。刚刚举行完选举的瑞典就是其中的一分子,随着民粹势力的抬头,与英国一样处于欧盟“边缘”地位的瑞典也开始传出“脱欧”的声音,与欧洲许多反移民政党一样,瑞典民主党也是典型的“疑欧主义者”,提出了“瑞典脱欧”的口号,并号召针对此事进行公投。此外,荷兰、法国、希腊这三个国家中都有出现希望“脱欧”的一方。

金融城动摇

然而相比于欧盟,英国受到的冲击似乎更为明显。如果能找到一个地方远眺伦敦的天际线,那么你便能一眼找到伦敦的金融心脏——高楼大厦最密集的地方就是那个“地球上最富裕的一平方英里”,汇丰、花旗、巴克莱、渣打、摩根士丹利等国际知名金融机构让这片土地成了欧洲的金融标签。然而在“脱欧”蒙尘的前景下,这片大厦很可能人去楼空。

然而两个月以前,摩根士丹利已表示,由于英国“脱欧”,公司将把400-500名员工整体调离英国。路透社的一项调查也显示,由于英国“脱欧”,位于伦敦的金融机构预计转移及新建岗位多达5000余个。

与此同时,许多知名的跨国企业也开始出走伦敦。10月1日起,日本知名制造商松下就将其欧洲总部从英国迁至荷兰阿姆斯特丹。随着“脱欧”临近,除了松下,三菱日联金融集团、野村控股、大和证券、三井住友金融集团等数家大型日本公司都曾表示计划将其主要的欧盟基地从伦敦迁出。

英国金融中心地位不保,法国借此乘虚而入。早在去年末,欧洲银行管理局就决定将在2019年3月前把总部从伦敦迁往巴黎。法国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今年7月,法国总理菲利普与200名金融界人士会面,承诺放宽金融监管、取消工资税的边际税率部分、公司税降至25%等一系列措施。

相较于种种冲击,徐洪才提出了另一种思路。他认为,英国在欧盟的独立性本就较强,既有海峡隔离,又使用英镑,平时每年要为欧盟支付大约100亿英镑的费用,站在自身利益的角度,“脱欧”实际上是正确的选择。而今的贸易问题以及爱尔兰边界问题,实质都是英国还想在双方的贸易中分一杯羹,但现实的情况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而对于欧盟而言,如今英国出走已成事实,在“分手费”问题上当然能捞一笔算一笔,而且欧盟统一市场建设的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目前法德等核心国的状况也不错,财政一体化、贸易协调性都在增强,英国“脱欧”后法国的地位也会相应得到提升,对双方而言,影响其实并不算大。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3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