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上市潮助推直播平台新排位赛

出处:文化/旅游 作者:记者 卢扬 王嘉敏 实习记者 金延娣 网编:尹文武 2018-07-11

4

44

距“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直播上市不过两个月,7月11日,映客直播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12日于香港挂牌交易。相比以往,近两年直播平台的热度略显回落,然而各大平台寻求资本市场的热情却未因此降温,除了虎牙直播与映客直播外,斗鱼直播也释放出正在筹备上市的信号。但是在密集的上市之后,面对日趋激烈的行业竞争,直播平台又该如何拓展业务领域,在不断变化的市场格局中占据优势地位呢?

密集上市

上市,为直播市场格局提供了新的划分维度。7月11日,映客直播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12日于香港挂牌交易,确定发行价格为每股3.85港元,共发行3.0234亿股。映客直播表示,这些款项净额将用于拓展业务、丰富内容、开展营销活动、进行品牌推广、开发技术并进一步提升实力,而这也意味着国内直播平台的上市阵营中增添了一名新的成员。

就在两个月前,国内“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头衔刚被虎牙直播收入囊中。5月11日晚间,虎牙直播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开盘价15.5美元,较12美元的发行价高出30%,截至美国当地时间16时收盘,虎牙直播股价上涨34.75%,收于16.17美元。从2014年成立,到后期战略引入资本独立运营,上市给了虎牙直播一个不容争辩的行业第一。

今年以来,不少直播平台都密集地释放出了上市的信号,除了已经挂牌的虎牙直播与映客直播外,斗鱼直播同样进驻了筹备上市的赛道。1月13日,在斗鱼直播平台举办鱼乐盛典颁奖典礼,斗鱼宣布在2018年将投入10亿元用于培养优秀主播,打造“主播星计划”,斗鱼直播COO程超也表示斗鱼直播有IPO计划,仍在筹备中。

与映客直播同属泛娱乐直播的花椒直播,也传出谋求上市的消息,不过6月花椒直播与宋城演艺旗下子公司六间房进行重组后,明确表示暂无上市安排。但有业内人士指出,为谋求长远发展利益,引入新的融资或者上市对于花椒直播来说都是可期的。

“上市就是企业到了特定的发展时期按照资本规则增加融资的渠道,这也是对市场资源的集中整合。”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直播市场出现的密集上市潮,一方面说明国内直播平台的运营逐渐开始成熟;另一方面也显现出直播平台对更大规模资本的渴求,因为上市融资完成、资本实力加强之后,可以加快新产品的研发,可以从直播进入到其他领域,从而拓宽营收渠道。

资本双刃剑

回看被喻为“网络直播元年”的2016年,各种类型的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在市场中涌现,直播也成为放大行业热点的端口。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7日,在《欢乐颂》发布会上,刘涛借直播便吸粉71万;4月21日,Papi酱广告拍卖直播竞拍价达1800万元;5月18日,宋仲基的北京粉丝见面会直播赢得了1100万人的在线观看,这样居高不下的关注度足以挑动资本的神经,直播市场也掀起了一场“百播大战”。

但直播市场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轮关停潮。有报道称,爱闹直播、网聚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等10余家直播平台在2016年停止了运营,曾在2015年获1250万元pre-A轮融资、估值高达5亿元的光圈直播也在2017年倒闭。

在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看来,直播市场的人口红利期已过,在监管趋严的情况下,优质资源不断地向大平台聚集靠拢,行业也由此进入整合的状态,而平台数量减少的同时,也导致用户数量在大规模流失。“想要抢占用户时间,仅靠直播平台主营的单一类型内容是不够的,而内容的外拓也需要资本的加持,上市便成为不少直播平台选择的方式。”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指出,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上市对企业规范化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因为要做到信息市场要求的信息公开。产品做得好,可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盈利能力就会好。但直播平台在资本市场的竞争力与公司未来的业绩增长水平、带给股东的回报等息息相关,如果公司的运营不够规范,对于经营业绩的重视程度不足,便会给直播平台未来的发展埋下隐患。

格局生变

“从之前的百家混战到现在只有几家平台维持着活跃度,直播市场的第一、二、三极阵营也由此划分出来。”刘德良表示,上市后直播平台的业务将不单单停留在垂直内容的表现形式,更会拓深至垂直领域的业务层面,成为垂直领域开展业务的服务工具,再加上平台间的重组、合并,直播市场的格局也会发生新的变化。

例如今年兴起的直播答题,便是直播平台在垂直领域的探索。1月9日,美团100万元冠名花椒直播“百万赢家”中午场,映客直播孵化的芝士超人的首个广告则被趣店以1亿元拿下,不少直播平台都借助直播答题在短期内吸引了相当可观的活跃用户数。但前期直播答题的大火是水涨船高的结果,每一家都在追,而且采用这种形式代价很低,还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大量的流量,但是随着增量市场的空间越来越小,再加上政策严管,直播答题的风口很快便过去了。

在行业人士看来,直播不是答题的起点,答题也不可能是网络直播的终点。无论答题如何火爆,都不可能完全取代网络直播的既有业务,也无法形成更丰富的商业模式。相反,拓展“直播+”业务,才是试图在娱乐之外填补用户审美疲劳的有效方式。

此外,短视频行业的快速发展,也会给直播市场带来极大的竞争压力,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的用户规模达到2.2亿人,用户渗透率为21.4%,但较去年同期仅增长4.4%;而Quest Mobile发布数据称,2018年1月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了4.61亿,短视频的崛起,对直播造成的冲击不容忽视,直播行业的赛道已变得艰难。

但沈望舒指出,直播市场确实是有社会需要的,不少平台还掌握着具有市场影响力的优质资源。事实上,是社会需要使这些直播平台这些年可以坚持下来,而消费需求的扩展,让很多人既是消费者、受益者,在某种程度上又是生产制作者和传播者,这是时代进步的体现,“有需求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事业和产业,因此从直播市场上来看,总得有平台来填补这种需求,谁在这方面更有资源配置力,谁就会在行业洗牌的过程中占据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王嘉敏 实习记者 金延娣/文 宋媛媛/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