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越南“摸石头”容易“过河”难

出处:国际 作者: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汤艺甜 网编:王巍 2018-07-03

8

未标题-2 拷贝

从导入市场经济到扩大对外开放,从制造业到轻工业,越南一直循着中国的路子向前走。然而,这个革新开放中的“亚洲下一个小虎”也因此而烦恼。美元的升值迫使越南盾持续经历着贬值的煎熬,改革进程里跌跌撞撞的越南或许“摸石头”容易,但“过河”却绝非易事。

货币快速贬值

国门打开,让越南的货币贬值问题备受瞩目。上周数据显示,越南盾兑美元一度触及22965:1的低点,越南央行已到了不得不出手的时刻。越南央行行长黎明兴周一在央行官网发表声明,称央行已准备好干预外汇市场。目前所有必要的工具和完善的计划已经准备完毕,将全力确保宏观经济稳定。

越南外汇储备在6月创历史新高,达到635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FDI上半年增长8.4%。在随后的另一份声明中,该行政策部门主管也表示,越南央行将密切关注本地市场上美元的供求情况以及国际市场的变化,随时准备灵活制定适当的日参考汇率,甚至将不惜以低于市价的水平抛售外汇,维护资本市场和宏观经济稳定运行。

越南央行的一纸声明似乎成效并不明显,越南盾/美元仅有小幅拉升,报22952。金融博客Zero Hedge评论道,虽然新兴市场的央行们一次又一次地宣布,它们有意“维护市场稳定”,或承诺“大力干预市场”,想以此吓跑投机者,并遏制资本外流的现象,但当全球宏观趋势发生变化时,似乎没有什么地方中央银行能够拯救本国货币。

根据越南海关总局的数据,2018年一季度,越南出口额累计达556亿美元,商品进口额达528.7亿美元,出口额的走高促使越南呈贸易顺差之势,其贸易顺差额达27亿美元,这是多年来越南贸易差幅度最高的一次。虽然贸易顺差带来了高额的外汇储备,提高越南对外融资能力和引进外资能力,但过高的贸易顺差也暗藏危机,意味着越南经济增长对外依存度过高;同时外汇储备的膨胀,也给越南盾带来了更大的升值压力。

事实上,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越南呈现这一局面并不奇怪,自1986年越南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革新”路线以来,越南导入市场经济并积极扩大开放,加强国际经贸合作,以优惠政策大力吸引外资,对国际市场依赖程度较高,对发达国家出口比重较大,这也是越南在全球化浪潮侵袭之下逐渐暴露的隐藏问题之一。

制造业崛起

1986年越共六大开启了市场化的改革,以农业领域为例,价格开放了,集体化的机构逐渐解体了,咖啡业乘改革开放之风迅猛发展。20世纪90年代,越南咖啡业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机遇,1994年和1997年巴西气候异常使得巴西的咖啡产量大减,国际市场咖啡价格大涨。革新开放后的越南咖啡业和国际市场挂了钩,马上抓住这个机遇。

如果说咖啡是越南农业国际化的一面镜子,那么Zara等快时尚品牌产在越南则是制造业国际化的象征。目前,国际鞋业巨头阿迪达斯、耐克等品牌,在越南的产量已经超过中国,“越南制造”正逐步扩展到全球每一个角落,这得益于30多年来的革新开放。

在实行革新开放的30多年来,越南经济增速明显,1990-2006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7%,经济总量不断扩大,三产结构趋向协调,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2008年越南GDP为910.64亿美元,到2017年已达到2238.64亿美元。

凭借战略区位优势、廉价的劳动力、年轻的人口结构以及灵活的制造能力,越南已经成功地将三星、英特尔、西门子的制造基地从中国吸引到了国内,也成为一大批服装与制鞋企业进行产业链全球化延伸的首选。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统计数据,越南工人的平均月薪仅为250美元,而泰国和中国分别为420美元和830美元。

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杨丹志表示,革新开放这条路,就经济领域取得的进展来看,还是很适合越南的发展需要的,可以说因为革新开放,使得越南在整个中南半岛发展一直稳中向好。一方面,因越南整体社会较稳定,民众受教育程度教高;另一方面,越南也一直积极参与各项国际化组织进程,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承办过两次APEC等大型多边国际会议,体现出良好的组织协调能力。

经济特区的期待

大步融入世界也意味着危机到来,开放的越南很难独善其身。2008年,越南盾不断贬值让贸易赤字迅速拉大,紧接而来的是恶性通胀。加上货币贬值、失业率攀升,经济增长开始放缓,越南的改革遇到了不小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越南的改革基本与中国路径相同,但自1986年开始的革新开放却比中国晚了近十年。由于自身经济基础薄弱,越南一直通过减免税收等强化对外招商引资。大量外资流入也催生了越南经济发展的新问题,由于外资大举进入房地产领域,楼市泡沫迅速累积。”

过高的贸易顺差、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等问题,也在越南大踏步的前进过程中凸显出来。与中国相比,越南工业化较晚,工业部门参差不齐,在无强力支援的情况下,发展速度不强致产业链不够完备,缺少大量原材料,如服装业、鞋业所需的棉花、皮革等需要依赖进口,因此只能扮演加工者的角色,因而这些“制造业”的可替代性较强。

就当下的形势来看,越南在招商引资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小,为了进一步释放发展潜力,积极改善营商环境,突破当下所面临的困境,进一步吸引外资的目光,越南政府自2017年底开始促进设立三大经济特区:广宁云屯、庆和北云峰以及坚江富国岛。

“越南经济呈现典型的‘外向型’及‘信贷驱动型’驱动,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并不是来自消费刺激,而是靠大规模的制造业出口拉动,经济结构依然单一,这种粗放型增长水分很大。此外,每年高达50%以上的信贷增长率致使银行坏账风险不断攀升,尽管官方公布的数字是6.6%,但惠誉国际认为这个数字仅仅是真实坏账的1/3。”许利平分析称。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汤艺甜/文 李烝/制表